从4年前的果园、农舍和微波粼粼的芦苇荡起步,2015年初,承办2014年APEC峰会的“国际雁栖湖岛”开始对公众开放。这个此前被全球关注的区域,成为“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游览景区。

  “这是一个带有浓厚政治与文化意义的项目。”项目整体规划设计单位——AECOM公司的亚太区规划设计经济高级副总裁刘泓志告诉本刊记者,雁栖湖仍然承担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任务,“这是我们在规划设计任务书上找不到的任务。”

  “北京在受到现代化过度冲击后,已不是原来的那坛老酒了。”刘泓志说,除了老酒本有的温存,还应该有新的滋味,“这才是一个真实的文化,这也是我觉得酿制这个项目最享受的地方。”

  显然,它比奥运区域更传统、比东三环的系列建筑更低调。但一个巨大的挑战是:真正实现中国传统文化中含蓄与显性的完美融合。

  又或者说,它并不打算显示一个国家历经30年发展取得的胜利,而是让世界更为深刻地认识这个国家的气质和力量。


对时令的敬畏

  作为一家财富500强企业,AECOM公司是一个提供专业技术和管理服务的全球咨询集团,AECOM的来源是Architecture——建筑设计、Engineering——工程、Construction Management——施工管理、Operations——营运和Maintenance——维修保养。

  它在全球有超过10万名员工,但雁栖湖是AECOM公司在2014年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作品。

  在AECOM公司进入前,雁栖湖项目已经历多轮规划设计,多个方案均因未能完美显示中国传统文化而遭否决。

  AECOM中国区建筑设计副总裁钟兵告诉本刊记者,作为设计师,他认为选址雁栖湖就是业主单位希望改变过去那种“强调人力改造自然的传统”,而是变成可持续发展、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这本身就和中国人的生存理念与文化传统高度契合。”

  雁栖湖项目与AECOM之前主要的中国作品——国家会展中心、上海陆家嘴金融服务广场等——有相同之处:“打造一个窗口,让全球能看见中国文化。”刘泓志说。

  不同的是,中国文化与全球化之间的平衡点“更加倾向中国文化”。

  总之,新奇和那种张扬直白的雄心,肯定不是雁栖湖的特点,虽然“还要探索并且展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如何扮演一个更加积极的角色”。刘泓志总结。

  在AECOM公司于该项目亮相后,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如此重要的“中国项目”,不应该由一家总部在美国的企业来做。

  “值得欣慰的是,不管是政府还是业主单位,大家都有心胸和视野。”刘泓志认为,正是国际化人才和团队才能够更好地用现代方式诠释中国传统文化和元素,并且有效地与全球多元的文化产生对话与交流。

  但是,首先提出挑战的却是“中方”。

  项目开始施工时引起一些政府部门的重视。他们提出植树节应按惯例由领导到项目区域植树,“我们理解这是对项目的认可和重视,但对我们来说,种什么树、种在什么地方,都不能违背生态保护的原则。所以我们的团队在现场非常坚定地提出意见,保证在国情与专业间能找到解决方案。”刘泓志回忆。

  由于APEC峰会在初冬举行。地处北方的雁栖湖时令植物并不好看,也曾有声音建议移除主干道路旁边的树木,换上清新的绿色草坪。

  “这个带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和考验。”刘泓志回忆,更换草坪不仅破坏了原有的环境,而且也不符合中国人对四季、对不同时令的理解和感情,“我们就想忠实地诠释不同节气之下由土地自然发散的景观美学,好在业主方支持、沟通得以在APEC峰会后妥善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中国文化内敛厚重,强调天、地、人的和谐,因此在环境的创造上,首先是对自然的敬畏和包容,而不是用个别异形的符号去突出;其次,从规划到景观到建筑,设计方都强调对四季的反映,遵从中国人喜欢接近田园的态度,尽量减少跟生态环境的冲突。

  最终,项目大量保留了雁栖湖周围原有野生植物作为景观植栽的材料。


含蓄的主宾关系

  在AECOM中国区建筑设计副总裁钟兵看来,“过去30年的改革开发,很大程度上是对西方先进文化和理念毫无保留的照搬。”

  他说,中国在不断成长,中国的文化自信同样在成长,反映在雁栖湖项目上,正是这种文化自信的回归,“不要做西方或者模仿西方的东西,而是要体现本土文化,与历史脉络进行衔接。”

  于是,在雁栖湖的整体布局上,简洁的中式“营城造园”轴线格局脱颖而出。

  应和传统中国皇家园林的布局,雁栖湖最终将会议主场馆——最公共、最礼仪性的建筑架在南北轴线上。

  这也是“由于接待的宾客来自不同地域,要包纳不同文化,所以轴线要表达得非常含蓄。而且要让主从关系能够在一个丰富的环境下呈现。”钟兵解释。

  “西方风格可能一开始就破题,然后黑白清楚,一道一道叙事;中国人则讲究起承转合,重视积淀和对不确定性的包容。”刘泓志说,包容不同的声音和态度,本身也是中国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但传统文化符号其实也是另一种显性因素,即使没到过中国的人也能看得懂。

  “中国文化不仅局限于翘起的屋檐、太师椅等具体符号,更重要的还有空间的表达等。”钟兵说,比如院落空间的群组关系就非常典型——在西方多是单栋建筑,而在中国,比如故宫,就是几百上千间的组合和序列,“这是不张扬的,体现了中国人的内敛传统。”

  一方面是现代,一方面是传统,钟兵说,从设计来讲从来都是很大的挑战,“中国更多是古典的东西,但更重要的是拿什么可以代表中国?”他觉得,以中国传统文化的广度和厚度,实际上很难用一个具象或者一个符号去代表。

  雁西湖核心岛南低北高,东水西山,这恰好与中国版图契合,“经过讨论决定,在岛屿上按照中国版图细分片区。在这个基础上,把中国文化划分成更小的地域特色,例如华北民居、江南水乡、西北村落,用不同的建筑和文化去诠释‘和而不同’的包容态度。”他总结。

  

让老酒还有原来的味道

  规划,毕竟不只是环境的塑造。比如APEC峰会中的安全问题必须首先考虑,“为了有效控制基地入口,将半岛西侧水道贯通,形成独立岛屿。”刘泓志说,新开辟的水路既能从整体上改善雁栖湖的水体动力,提升水循环并连接雁栖湖生态系统,又使滨水区域大量增加。

  “当整治按AECOM建议进行水路贯通施工时,我们才惊喜地发现这条水道历史上就存在,只是后期被村民填埋利耕。这证明我们对环境生态复原与优化的理念和判断,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刘泓志说。

  为了更好地与环境融为一体,设计团队一度想将会议主场馆放置在地下或半地下化以覆土建筑形式来完成。屋顶作为可以使用的园林,与会者在会场里面就可以感觉置身于自然当中。

  虽然从建筑的角度,采光、通风等均能在侧向得到完善的解决,但最终未实施。

  “主要考虑到这个项目在中国文化传达方面的特殊性与必要性,最终还是选择显性的形式表达。”刘泓志说,虽然他们一直认为这个方案非常能表达对土地与环境的尊重,但也能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对地下空间的忌讳,“通常人们会认为在地下不吉利。”

  无论如何,“大概最近10年,业主和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已经逐渐意识到保存和发扬中国文化,对于建筑而言是更有根基的办法。”钟兵说,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和理解,趋势也在逐渐加强。


  “项目的成功与否,不是APEC会议一结束,大家就有一个论断。一个好的作品,需要通过时间去判断。我们已经准备好用5年、10年或更长时间等待它的成长和成熟。”刘泓志希望,“10年后再看,雁栖湖形成一个自然的生态,而不是高成本维护的公园。”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