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砚青2015-02-26

  因此,为拓展市场、争取用户,大部分生鲜电商依然延续的是“送购物券”、“限时免单”、“超低价”等传统的电商价格战打法。有业内调查显示,目前在一线城市获取一个生鲜电商新用户的成本在200元左右。

  “农产品的标准化涉及从生产、采收到存储、包装、运输的整个流通链条,不是仅靠电商企业就能完成的。”张大发分析说。

  黄玲则认为,推动农产品标准化,需要政府来背书。“山东乳山有约600家牡蛎出口商,有企业想转型做内贸的时候并不清楚国内的牡蛎安全、流通标准是什么,更不懂如何利用电商平台做B2C,我们当时跟当地的海洋局局长聊,希望政府来牵头,我们一起做个内贸的标准,包括怎么捕捞、怎么清洗、怎么储存运输,等等。”

  “由于发达国家农业工业化程度较高,所以进口生鲜产品的标准化程度也更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进口水果比如葡萄、樱桃的品质、口感相比国内产品要好。”黄玲介绍说,“他们的樱桃也是一颗一颗采摘,但是摘下来会直接放入冰水,并可以保证接下来再也不脱离这个0摄氏度的温层,整个流通环节也自然进入一整套标准化流程。我们的农民缺乏这样的培训,也没有这样的产品储存设备、配送条件。”

  为保证稳定、优质的货源,许多电商公司选择投资、自建农场的方式,比如沱沱工社在北京市平谷区马昌营镇投资建设了上千亩有机种植基地——沱沱有机农场,主要种植有机杂粮、有机蔬菜等有机农产品。而京东在新疆阿克苏、山东、海南文昌等地承包了上千亩土地,种植苹果、樱桃、荔枝等水果单品,在山东烟台、海南文昌等地也建立了有机农产品直供基地。

  不过,无论是日订单量近2万的沱沱工社,还是有4800万活跃用户的京东商城,千亩级别的自营农场远无法满足平台所有的消费需求。“做生鲜电商,不仅要懂互联网,也要懂农业,只有自己做才能知道怎么管控、怎么经营。”杜非说。

  “京东自营物流、自建农场等战略举措,目的则是竖立与京东商城已有口碑一致的品牌度。”黄玲告诉本刊记者。

  上有产地、货源限制,下有冷链物流掣肘,这几乎是目前中国大小生鲜电商面临的共同困难。


  不过,在黄若看来,细分领域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他认为,从品类上可以选择相对容易做的入手,比如对保鲜要求没那么高的水果、温控技术没那么难的冷冻品,等等。其次,根据不同商品时效性划定配送城市区域半径,是解决产品保鲜、保质问题的必要举措。“在人口密度较大的城市,即使划定有限的半径,区域内的容量也足以支撑企业的发展。”黄若说。这也是多数生鲜电商存活下来,并继续坚持的原因。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