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万宏蕾2015-03-19


  使用助力安全扶手,最大的功能就是消除老人因为缺乏支撑而产生的恐惧感

  与普通座椅相比,“安全老年座椅”坐高稍高,39厘米至42厘米,正好适合老年人自座椅站立起来。座椅扶手右侧有专门安放拐杖的凹槽,扶手上还可安装报警装置。

  不过,这种老年人生活中看似必不可少的辅助器具——除了安全老年座椅,还有沙发座椅助力安全扶手、床上助力防跌扶手、坐便器助力安全扶手等——却是中国老年用品产业链上最被忽视的环节——仅占总量的7.31%。

  一个小故事也许可以说明人们对老年辅助器具、乃至老年用品产业的态度。

  北京辅爱科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景云带着这些产品,希望得到国家部委老干系统的认可,虽然对方“一致叫好,认为产品值得普及”,但一位老干局局长告诉宋景云,怕被指责乱花钱,等等再说。


  “不能这样老去”

  10年前现出雏形时,中国的老年辅具用品市场细分并不明显,仅是百货业的一部分。

  60多岁的宋景云入行已近10年,2005年开始关注老龄产业,“当时街坊里住着20多个得脑血栓的病人”。看到年迈病重的老邻居们蜷缩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凄凉境况,宋景云当时就想:“不能这样老去,怎么改变这种处境?”

  曾与宋景云有过业务往来的台湾朋友发信询问:“能不能设计一款电动床?”

  在台湾地区,医院早已全部使用电动床,50%的养老院也使用这种产品,“销路非常好”。

  而当时大陆却还没有一家正规电动床企业,更别说大规模应用了。

  宋景云拿到产品图片,闭门钻研两个星期,竟然成功做出与台湾产品一模一样的电动床,同类产品在台湾每台售价合人民币4000元,宋景云只卖900元。

  “我们没有安装电机。”宋景云说,“我们的电动床可以靠、躺、卧,任何角度都能随意微调。背部最高可上升至75度,腿部最高可以上抬30度。”台湾客户来北京验收样品后,当场签下订单,一次购买了几百台。

  2010年,凭借这款电动床,宋景云拿到“北京发明大赛”优质奖。接受电视台采访后,宋景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要投资的、要买产品的,一天接十六七个。”此后,宋景云一脚踏进老年辅具用品一行,并越钻越深。


  消除老人的恐惧感

  去日本参加“福祉机械博览会”考察后,宋景云感觉大开眼界。“上世纪70年代日本老龄化走过的路,中国肯定会走。”

  在当时中国还没有企业专事老人辅具生产销售的情况下,宋景云成为第一家。

  2011年,北京辅爱科贸有限公司推出了沙发扶手、床上扶手、坐便器扶手、安全座椅等一系列适老产品,并成功申请国家专利。

  “这些研发创意都来自真实的市场需求。”宋景云说,由于老人运动机能衰退、身体活动日益笨拙,一位机械部老干局的退休老人在闲聊中提出,能不能做一个床上的防跌扶手。

  于是,一款专门为老年人设计、方便起卧时支撑保护的“床上助力防跌扶手”诞生。

  使用时将扶手固定件放置在床垫下方,床垫与老人躺卧时的自然重力就能将扶手牢牢固定,可以承载100公斤垂直力、75公斤拉力,足以满足老人的抓握需求。

  “我把办公地点放在干休所,就是为了近距离接触、观察老人的真实需求。”宋景云说,研发样品生产出来后,首先免费送给干休所的退休老人们试用,然后不断修改完善。

  “2013年新研发的安全老年座椅,就是这样不断修改出来的。”当时有子女提出,能否增加放拐杖的位置,“靠在墙上放不稳,倒在地上老人又拿不起来。”宋景云说。

  以此为灵感,坐便器扶手、安全座椅都增加了放置拐杖的凹槽,未来可以附加录音机、报警器等部件。

  使用助力安全扶手,最大的功能就是消除老人因为缺乏支撑而产生的恐惧感。如过去老人自坐便器下蹲、站起时,一定要紧紧抓住护理人员的手。

  “老人思维相对保守,适老产品外观应该简洁大方,避免机械冰冷,突出亲切感。”北京辅爱科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艳辉告诉本刊记者,“我们的安全老年座椅、床上扶手大多采用纯实木色,一看就会,简单易操作。”


  “谁开店谁亏本”

  《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4年至2050年间,中国老年人口的消费潜力将从约4万亿元增长到约106万亿元,占GDP的比例将从8%上升到33%。中国将成为全球老龄产业市场潜力最大的国家。

  不过,“老年辅具用品在销售、经营等方面都面临着比传统零售业更大的压力。”宋艳辉说,“不同于超市卖场的大众化产品,老年辅具用品往往需要个性化定制,针对不同群体老人的特质进行细分,很难大规模、标准化量产。”

  尤其是在产品供给上,适用老年人群不同,功能不一,需要生产、设计、研发一体化融合式发展,才能满足老年市场的需求。

  “国内老年辅具市场的产品结构大多是从国外进口,很多企业进口产品的应用比例达到百分之五六十,具备自主研发能力的企业并不多。”宋艳辉说。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宋景云的坐便器扶手、床上扶手、沙发助力扶手等产品刚研发成功时,国家康复辅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甚至没有对应产品的具体检测标准。

  于是该中心抽调一名工程师,与企业一起,历时3个半月,参考其他类似辅具、综合现有产品制定企业标准,两次修改后通过国家备案。“行业内都是以这个标准来进行检测,一旦销售量大了,就可以上升到国家标准。”宋景云说。

  但现实问题是“销售量迟迟上不去,投入的资金也一直没有收回来”。宋景云也想过以零售开店的形式面向大众客户,但“房租、人工等运营成本很高,谁开店谁亏本。”宋景云直言。

  对于进社区,宋景云也感觉“困难重重”。

  北京辅爱科贸有限公司曾进入北京市西城区汽南社区做宣传,找到100位患有颈椎病、骨关节炎、中风、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种疾病的老人。“我们拿了100个产品送过去,老人非常高兴,一旦说要花钱买,都退缩了。”宋景云很无奈,“他们一个月退休金也就2000多元,给孙子孙女买5000元的东西舍得掏钱,给自己花500元却不舍得。”

  宋景云瞄准了机关老干局,但单位采购需求并不稳定,必须配合财政预算。

  与国外老龄市场相比,中国老龄市场需求虽然巨大,但消费观念、老年辅具方面税收政策优惠和保险补贴的空白等因素,阻碍着行业发展。“我们从事老年辅具行业十几年了,获得了不少专利,”宋景云希望能得到政策扶植,“下一步想设计出老年人专用床等专用家具。”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