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傅天明2015-03-26

  碳排放增长过快导致大气变暖,已经成为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在综合利用节能减排降低能耗、能源结构调整等多种方式之外,如何开展植物储碳固碳,已经成为环保领域最关注的话题。

  降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已成为治霾通识,全世界都在探索碳捕捉技术,寻求一个容量巨大的新碳汇。

  1992年,“碳汇”一词正式出现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之中。

  碳汇是指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过程、活动或机制,包括森林碳汇、海洋碳汇、草原碳汇、农业碳汇等。

  其中,森林系统被认为是吸收、储存二氧化碳的一大碳汇,植树造林也正是国际上节能减排的通用做法之一。

  中国的碳汇工作在2004年就已起步,国家林业局将广西利用世界银行生物碳基金开展的造林再造林项目作为碳汇试点实施。四川、云南相继启动碳汇试点工作。

  目前,我国已批准北京、上海、广东、重庆、湖北开展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但备受关注的森林碳汇交易市场一直较冷清。

  本刊记者了解到,现在来购买碳信用指标的企业,大都是基于企业社会责任的自愿和公益行为。我国目前碳交易市场上,森林碳汇交易的问津者寥寥。

  誉为“绿色黄金”的森林碳汇,是目前国际社会认可的应对气候变化最经济、最现实的手段之一。

  有专家算了一笔账,通过技术改造,实行减排二氧化碳,每吨成本约100美元,而森林碳汇每吨的成本则约为10美元。

  但在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授雷学军看来,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致使世界上森林面积逐步减少,森林碳汇必然受到影响,减碳能力弱化。而且树木生长缓慢,因而增加森林碳汇并非除霾降碳的最佳选择。

  自2007年起,雷学军开始研究捕获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技术。他发现,若种植速生草本植物会具备更强的捕碳力,“这种速生草是非洲的狼尾草和象草多次杂交后产生的新品种。它是捕碳高手,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效率极高。”

  经中国质量认证中心认证:一亩速生草一年能吸收和固化14吨二氧化碳,而一亩普通的森林吸收和固化的二氧化碳一年只有一吨左右。

  “别看这种草像甘蔗一样粗壮,它两三个月能长四五米高,可以像韭菜一样在被割掉后迅速长出,一年能长五六季。换算下来,其50年的生物质总量和碳储总量,分别是相同面积森林的100到150倍。”雷学军说。

  “这种速生草能生长在比较贫瘠的土地上,耐高温耐旱,生命力十分顽强。”雷学军说,他的团队已经研制出绿心二号、绿心三号等新品种,能够完全适应滩涂、山坡、湖泊。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