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5-04-23

  换乘3次交通工具,安徽商人张广庆(化名)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抵达目的地——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镇。作为一家电器企业的业务负责人,他此行的任务是为公司即将在10月推出的净水器产品寻找靠谱的代工厂。

  张广庆的公司此前并未涉足净水器领域。在向多位业内同行咨询合适的代工厂之后,所有人给出的建议都指向了小镇附海。

  “听说附海聚集了近百家净水器代工厂,一位同行拍着胸脯告诉我,在那里绝对能找到合适的。”张广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他的公司做净水器的雄心来自于迅速膨胀的市场。

  行业研究机构奥维云网(AVC)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净水器的年销量为798万台,销售额达120.6亿元,较2013年326万台的年销量和72.3亿元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45%和67%。

  而且,做净水器似乎没什么门槛——资金不多没关系,没有研发力量也没关系,可以选择贴牌。附海镇的工厂就提供贴牌代工服务。

  然而,低门槛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江苏省质监局2015年3月公布的60个批次净水器产品的抽检结果显示,有36个批次的净水器产品不合格,不合格率达到60%;而国家质检总局在2014年7~11月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地33家净水器生产企业的抽检结果显示有13家企业部分产品不合格,占抽检总数的40%,其中包括重金属砷、铅含量超标等问题。

  一个因日渐频发的饮水安全问题而迅速膨胀的市场,一个消费者的认知还存在着诸多盲区的产品,净水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015年4月初,《瞭望东方周刊》实地探访长三角地区的净水器生产基地,试图解开谜团。


  净水器小镇崛起

  1986年,中国最早的净水器产品——“仙童”牌净水器诞生于长三角地区。在“仙童”的带动下,长三角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聚集了全国八成以上的净水器生产企业。

  AVC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经理杜天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以浙江慈溪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出产的净水器产品,能占到全国净水器总产量的50%左右。也就是说,国内每卖出10台净水器,就有5台产自这一区域。

  从慈溪市区驱车15公里就能到达附海镇。这个位于慈溪市东北部、邻杭州湾、面积不足25平方公里的小镇,是浙江省内乃至长三角地区数一数二的工业重镇。公开资料显示,该镇2012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为26.8亿元,目前辖区内仅家电企业就有1200多家。

  “来对地方了。”这是张广庆对附海镇的第一感觉。

  初来此地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被打上了净水器烙印:小镇入口处矗立的巨幅净水器广告牌、公路两侧错落有致的净水器生产厂房以及净水器专卖店。

  当地一家净水器生产厂的老板贺炜(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附海目前有近百家净水器生产厂,4年前,这里还不足20家。

  在自己创业开办净水器工厂之前,贺炜在距离附海不远的沁园集团(以下简称沁园)工作。该公司是目前国内净水器行业的知名企业,旗下的“沁园”牌净水器在国内市场占据近20%的份额。

  在杜天龙看来,沁园也是附海能成为净水器生产基地的重要因素,“这样的行业巨头具有非常大的带动力,能够吸引整个产业链在其周边地区聚集。”

  得益于在沁园的积累,贺炜和另一个同事在2011年底辞职创办了自己的净水器工厂。

  此时也正是附海净水器产业崛起的一个起点。

  AVC的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中国净水器年销售额分别达到29.2亿元和40.2亿元,同比增长了25%和37%。

  得益于国内净水器市场需求的增加,附海的净水器生产企业开始以成倍的速度逐年增加,最终达到目前的近百家规模。

  如今,附海已经成为业内有口皆碑的“净水器小镇”,每天吸引着无数像张广庆这样的外地客商。

  当地另一家净水器生产厂的贴牌业务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他最多时一天接待了十几拨客户,常常是几个客户同时坐在会议室听他介绍产品。


  肮脏的工厂

  在吸引全国客户的同时,附海也备受业内人士的批评和质疑。

  一位曾多次到过慈溪的业内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当地企业为了追求利益,对净水器的生产规范并不重视,“不管是大工厂还是小作坊都存在着违规操作的现象,并且没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实地探访中,本刊记者亦看到类似的情况。

  在一家名为宁波XX环保电器有限公司的企业,记者看到车间被分割成四个部分,两个隔间用来安装整机的零部件、一个用来测试产品、一个用来包装产品。

  在零部件区域,几名工人徒手将放置在地上的线路接口、螺丝、包装外壳等逐个装到已经成型的整机上。在一个被简单隔离的测试车间,两名工人将机器放在一排排水龙头下进行所谓“性能测试”,旁边的地上随意摆放着诸多裸露滤芯的净水器。

  该公司OEM负责人李伟(化名)告诉本刊记者,测试的目的并不是检测产品过滤效果的好坏,而是测试产品各个部件衔接是否紧密,是否出现漏水现象。

  至于为何不对净水器的滤芯进行测试,他解释说,滤芯一旦用水测试后使用寿命就会大大缩短,如果产品不在一定时间内发货很可能无法使用,“再说,滤芯都是新的,没法拆开测试。”

  在不大的测试间里,共有40个水龙头接口,一次可以测试40台已经组装完成的整机产品,整个测试过程仅需几分钟就能完成。

  记者注意到,工人们在整个测试操作过程中,并未佩戴手套一类的卫生隔离装置,随意接触净水器的各个部件。

  贺炜告诉本刊记者,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净水器的组装和包装车间要分开,且组装车间应铺设无尘地板,工人在进入车间操作时也要穿干净的工作服。

  前述专家说,这样粗放式的操作存在很大的卫生隐患,容易使空气、水甚至人手上的细菌附着在机器内部,给水质造成污染。

  实际上,这家工厂的规模相对还算较大,一些小作坊的违规情况更是不堪入目。

  本刊记者在当地辗转找到了一家小作坊——员工共5人,其中两个是老板,剩下3个是工人。

  该厂位于一条远离街区的胡同内,如果不是工厂负责人带路,外人恐怕根本找不到。厂房是从当地村民手中租来的一栋三层楼房,楼房的二层就是产品的生产车间。在几十平方米的空间内,3名工人正在进行产品的组装,地下铺满了包括滤芯在内的各种零部件。

  该厂负责人王军(化名)告诉本刊记者,产品进行组装后就直接装箱打包,并无测试环节,“滤芯都是从一些大企业采购,已经经过测试,绝对没有问题。”

  而经过工人们简单组装的机器就这样被装箱,运往全国各地出售。

  “净水器是为了解决水质污染问题而产生的,如果因为生产过程的不规范而导致净水器部件的污染,那净水器就变成了污水器。”前述专家说。


  被调包的活性炭

  导致净水器质量不过关的主要原因就是滤芯。作为净水器的核心部件,滤芯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净水效率的高低。

  以国内市场目前最畅销的RO反渗透净水器为例,其标准配置是五层过滤系统,依次为PP棉滤芯、颗粒活性炭滤芯、压缩活性炭滤芯、RO逆渗透膜滤芯、后置活性炭滤芯。其中,包括颗粒炭、压缩炭和后置活性炭在内的三层滤芯都属活性炭材质。

  中国对于涉水产品的检验指标中包含有四氯化碳、三氯甲烷等有机物的检测。“这些东西属于小分子有机物,只能通过活性炭来去除。”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常务所长赵飞虹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活性炭是净水器最关键的原料,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净水器滤芯中使用劣质活性炭以次充好的现象极为普遍。

  在多家净水器生产厂家,企业负责人均对本刊表示,活性炭的价格差异大,客户可以选择低价位的活性炭。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