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5-04-30


  棒球场里座无虚席,比赛正如期举行,观众大多驾车从郊区赶来,而周末赛后照样放烟火。与人声鼎沸的棒球场相比,底特律河前大道风景依旧优美,只是少了来往的行人。

  2013年7月18日,底特律这座曾经作为美国第四大城市的“汽车之城”,正式申请了破产保护,从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

  体育赛事,能不能成为重塑这个城市的救命稻草?


  底特律赛事火爆

  1979年12月正式启用的乔路易斯体育馆,是底特律最老的体育设施,就在底特律市申请破产保护的时候,这座球场的主队——底特律红翼队宣布,他们将修建一座占地65万平方英尺,能够容纳18000人的新球馆,并期待以此带动城市经济复苏。修建新球场的资金大概在6.5亿美元,其中的2.85亿来自公共资助。

  美国体育经济学家安德鲁·齐巴利斯分析说,“由于有着各自体育联盟的帮扶,短期内底特律的球队不会受到城市破产太大影响。”

  城市破产之际,底特律市政府已无力提供公共服务,这座城市40%的路灯不工作,政府甚至连交通信号灯的费用都负担不起。但底特律各大体育联盟的电视转播合同费用却在不断上涨。

  美国大城市一般都有自己的球队;篮球、棒球、美式橄榄球不用说了,有的还加上冰球。这些球赛把一年四季占得满满的,随时可看的体育比赛早已成为老百姓重要的娱乐之一。在底特律,篮球、棒球、美式橄榄球和冰球职业队四球队俱全。每个球队都有自己的专用体育馆,除了比赛,平时训练也在那里进行。

  “市场经济主导下已经形成成熟的体育消费市场。国外的职业体育水平比较高,职业球队比赛就能占到大众体育消费的很重要的一部分,老百姓的收入也支撑得了。”成都体育学院教授、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生导师郝勤说。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博士后联谊会理事长余守文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以体育产业改造城市,在美国是受关注比较多的一个话题。”

  余守文在美国访学期间,研究了美国一些中心城区借体育设施转型发展的案例。比如,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维京人体育馆(Viking Stadium)的建设项目。这个斥资将近10亿美元的新体育场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玻璃顶体育场。而原来的胡伯特·哈姆佛里圆顶体育场(Hubert H. Humphrey Metrodome)于2013年拆除,新的体育场会在2016维京人赛季建成开放。

  “它不仅是一个体育场,更是一个新建的城市标志物。”余守文说。新体育场有着世界上最大的透明屋顶,极大的开放性和几何式的外观让它与众不同。

  “以体育重塑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只是中期的目标,更长远的目标是城市形象的转变,以吸引旅游、投资和人才资源。”余守文说。


  为体育重生的城市

  印第安纳波利斯是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首府。20世纪70年代,随着郊区化大量利用土地,种族关系迅速恶化,该市也遭遇了十分严重的内城衰退与白人外迁的厄运,传统的制造业增长乏力,公司外迁以及高技术人才外流,以致该城在当时曾一度被称为“昏昏欲睡的城市”。

  为应对日益严重的内城衰退,城市的政商两界积极磋商、密切合作,共同为城市再生找出路。对于既没有优越的自然环境,也没有独特的文化和产业优势的印第安纳波利斯来说,唯一的优势在于,它是一座连接美国东西部的枢纽城市:5条全美高速公路和4条州际公路横穿城市,全美60%的人口驱车一天均可以到达印第安纳波利斯,无论你是住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

  于是,一个基于体育的城市再生计划应运而生。

  但借体育振兴城市的做法一直争议很大。余守文分析说,“因为这些动辄投资上亿美元的大型体育场馆设施,很多来自于公共资金。建设好以后低价甚至不收钱地租给职业球队,通过球队比赛拉动人流和消费,发展体育旅游。可城市能否因其获得正收益呢。”

  经过20多年的努力,印第安纳波利斯已经成为全美著名的体育城市,它的赛车及相关产业实力雄厚,Indianapolis 500大赛闻名遐迩,同时,NBA的印第安纳步行者队、NFL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以及小联盟地区总部也都落户该城。

  如今的印第安纳波利斯,作为第一个基于体育再生的城市,其成功的案例,正在被欧美越来越多的城市所效仿。

  “通过兴建大批现代化的体育设施,促进赛事和职业体育的发展,从而达到优化城市商业环境,吸引投资和人才,活化城市功能。”余守文说。


  体育产业里的中国城市

  中国正经历着大规模的城市化发展的过程。虽然城市发展中依旧是房地产产业的天下,但体育产业在城市经济发展中已初见端倪。

  余守文介绍,“其实国内有些城市已经在做体育产业的规划,方法跟国外大同小异。”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北京一日游线路中除了长城八达岭、故宫——天安门以及老北京胡同游以外,又多了一条鸟巢——水立方一日游。“体育赛事对旅游有促动,标志性场馆变成了一个吸引物,这就是大型体育赛事的赛后遗产。”余守文说。

  申办大型赛事,也成为了城市发展中的一种“招商引资”。但是中国城市的体育赛事几乎全都是政府主导的,社会的力量依旧没有进来。“比如上海的F1比赛,都是政府在一手批地,引进项目;青海的环湖自行车赛也是如此。”郝勤说。

  福建省晋江市称得上是一个“体育城市”,这里聚集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体育用品生产和加工企业。在晋江,有3000多家体育用品生产企业,其中主营体育服装、体育鞋袜帽的企业1639家,占全市体育产业单位数的81.30%。可以说,几乎叫得上名字的国内体育品牌都在这里。

  “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一旦房地产不再是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的时候,我想届时潜力巨大的体育产业就会在城市发展中占有一席之地。”余守文说,“体育产业不仅仅是制造业,而是囊括了从第一产业到第三产业的多行业的组合。”

  在中国,职业体育比赛还并没有兴起,没有成型的消费市场,但是市场在悄悄萌动。

  “我在上海接触过一个赛车场项目,它现在已经在几个城市开始扩建,逐渐发展起来以后,赛车联赛就能够举办起来了,能够拉动经济的职业体育赛事会越来越丰富。”上海体育学院产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海燕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