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2015-06-04

未雨绸缪。有备无患。这正是城市建立备用水源地的初衷。

  所谓备用,顾名思义,是相对于一个城市的主要水源地而言。

  建立备用水源地,其必要性若何?在2000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答案似乎并不是那么肯定。

  直到1999年,北京遭遇1949年以来的最严重干旱——当时年降水量只有349毫米,仅为正常年份的58.7%。接下来的2000年,北京继续干旱,按照当时的供水需求,密云水库的可用水量只能维持一年。危机态势之下,北京的备用水源地建设才被提上日程。

  实际上,作为一个干旱天气频繁、又以地表水为水源的城市,即使没有发生1999年的特大干旱,北京也应该建设备用水源地,别无选择。

  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一车间发生爆炸,导致约100吨苯类物质流入松花江,造成严重的水污染事件,致使沿岸数百万居民生活用水中断。至此人们开始真切地认识到备用水源地建设的重要性。

  2006年8月,《全国城市饮用水水源地安全保障规划》明确:人口20万以上、饮用水水源单一的城市,应拟定应急备用水源方案,建立特枯年或连续干旱年的供水安全储备,规划建设城市应急备用水源,包括地下水水源、地表水水源、外区域调水等工程。

  备用水源地的建设由此进入实操阶段。

  令人略感欣慰的一面是:目前,在全国省会城市中,21个城市已建或在建备用水源地,占总数的75%;全国314个地级以上城市中,建设备用水源地的占到近八成。

  令人担忧的则是:广州因曾经的备用水源地流溪河下游遭遇污染,不得不把备用水源地转移至流溪河上游;武汉的备用水源地梁子湖在2011年就被曝水质不断恶化,从二类水体变为三类水体;宜昌的备用水源地梅子垭水库部分水质更是恶化至五类。

  专家认为,一方面,这说明当初在地点选择上并没有考虑周全,另一方面,备用水源地确定后并未得到有力的保护。

  以上两点也是备用水源地建设的关键所在。

  本组报道所呈现的北京和无锡的探索,或许可以给予其他城市启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