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天津北大门,地处京津“双城”核心位置,是连接京津两个特大型城市的重要走廊和展示天津形象的重要门户。

  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重大国家战略一年后,北辰如何把握这一国家战略?在产业布局、生态建设、民生保障等方面的合作和进展如何?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北辰区委书记张盛如说:“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我们抓住了,资金、项目、人才就会留在北辰;抓不住,这些就会流出去,很残酷。”


  协同发展战略的关键节点

  《瞭望东方周刊》: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对于处在京津双城核心区的北辰而言,意味着什么?

  张盛如:应该说,我们一旦抓住这个机遇,对北辰未来的发展而言,意义重大。

  在过去几年,天津市的发展主要围绕津滨发展轴来开展,重点在东南部地区。而京津冀协同发展、京津联动发展的提出,把发展的重点转向了京滨发展轴,北辰区正好处于京滨发展轴和西部城镇发展带的交汇点上。

  可以这么说,独特的战略区位使得北辰区成为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关键节点。

  不过,我们也清醒地看到这样的机遇所蕴含的变化与挑战。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我们抓住了,资金、项目、人才就会留在北辰;抓不住,这些就会流出去,很残酷。

  《瞭望东方周刊》:怎么把握这个战略机遇呢?能详细谈谈大致定位和具体的战略布局吗?

  张盛如:在战略方面,我们提出将北辰区建设成为美丽天津示范区、绿色产业创新区、北部中心活力区,重点实施科技引领、产业融合、集群发展、总部带动和项目拉动等五大战略。

  比如,我们积极引进首都基金、保险、资产管理等金融机构和金融组织,以此保障资本流动的畅通。

  同时,我们以京津产城融合创新区为重点平台,开展与北京中关村等重点区域和国家级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沟通对接,促进创新要素的聚集,等等。


  错位发展避免同质化竞争

  《瞭望东方周刊》:京津冀的发展长期以来存在同质化问题,在北辰的蓝图和实践中,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又能实现自己和周边地区共同发展?

  张盛如:对我们而言,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仅仅是帮助北京疏解功能,去抢几个项目回来,这种认识是不够的。我们的思路不拘泥于招商,更多地要放在如何科学规划布局,迎接发展上。

  北辰区提出建设京津产城融合示范区的设想,正是为了与周边区县形成错位发展态势,从而避免与武清、宝坻等区县的举措和发展重点产生同质化问题。

  北辰区位于“双城记”的中心位置,是天津的老工业基地,现有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市级示范工业园区以及正在改造提升的四个镇级工业片区,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达到1806亿元,形成了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等优势产业。另外,我们还拥有4195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和283家小巨人企业,以及65家国家和市级企业技术中心和研发中心,这些都为我们融入京津联动发展,承接首都优势资源,提供了坚实的产业和科技支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有12家央企总部和分支机构、研发机构,因此我们可以充分借助这些央企力量,做好示范区建设运营和管理,以便能够吸引北京更多优质资源来到北辰,共同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你提到了北辰建设京津产城融合示范区的计划和发展优势,那么近期的重点发展方向是什么?

  张盛如:在产城融合示范区这个大的概念和定位下,我们近期要重点做好产城融合示范区5.9平方公里起步区的开发建设。起步区初步定名为京津产业孵化谷。

  我们的初步设想是,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导向,引进知识技术密集、物质资源消耗少、成长潜力大、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项目,重点引进节能环保、科技研发、健康养老、服务外包等产业,努力打造承接北京特别是央企高科技研发成果转化项目的新型产业园区。

  《瞭望东方周刊》:据我们所知,北辰是天津最早启动实施示范镇试点建设的区县之一,在新型城镇化发展上,北辰有哪些体会?

  张盛如:在这个方面,我们的目标和路径是:坚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不断完善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和载体功能,打造特色示范小城镇。

  以北辰区双街村为例。这个村借助三区联动发展战略,实施了2个工业区、5个社区、2个创业园和2条商贸街的“2522”工程,并建成植物组培、草莓研发、种苗繁育三个中心和100栋二代节能温室。

  除了这些外,该村还努力营造全民创业的浓厚氛围,实行家庭农场模式,为年满18岁的村民每人免费提供一个蔬菜大棚,同时大力发展休闲采摘和旅游观光农业。

  早在2012年,双街村就实现销售收入51亿元、利税3.1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6万元。

  打响蓝天保卫战

  《瞭望东方周刊》:大气环境治理是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工作重点之一,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内容。北辰为京津冀的“蓝天保卫战”采取了哪些措施?

  张盛如:我们把治理大气污染作为生态环境建设的重中之重,对区内389家存在环保问题的企业逐一进行了整改,加大“煤改燃”力度,到目前为止,整个北辰区已经完成50家79台燃煤设施改燃、拆除、并网工作。

  同时,我们启动新一轮生态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构建以公路、河道、园区、示范镇绿化为重点的林网体系,计划植树造林5400亩,让全区林木覆盖率达到24.5%,新增和提升城市绿地158万平方米,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到43%。

  除了治理,在产业结构方面我们也进行了优化调整,淘汰落后产能,取缔小散低污企业,同时把更多市场和资源用来支持优质企业发展。以2014年为例,全区共有572家企业实现可转型升级,而且涌现了一批像七所高科、长荣印刷、南洋胡氏为代表的转型升级示范企业。

   《瞭望东方周刊》: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北辰还面临哪些现实困难?

  张盛如:主要是产业结构不尽合理,服务业比重亟待提高,规划建设管理标准不够完善,公共服务发展水平尚不均衡等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克服?在未来在深化改革领域,北辰将为服务协同发展进行哪些探索?

  张盛如:我们要坚持工业化和城市化双轮驱动,并主动承接京冀地区功能和产业转移,加快产业和城区转型,打造京津冀产业高地、宜居高地、服务高地和人才高地,重点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着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

  在深化改革方面,北辰区成为天津区县第一个城市建设和管理体制改革工作试点,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立项审批、建设管理、移交养护、资金平衡等方面拥有了自主权。

  我想强调的是,在新常态下,天津多重战略叠加也将使北辰“万象更新”,特别是京津城际地区开发建设和城市建设管理体制改革试点两项内容,是我们最直接、也是最现实的机遇。

  我预计,在5到8年内,北辰将会把95平方公里的试点区域,建成交通便捷、设施完善、产业聚集、经济繁荣、环境优美和生态宜居的美丽天津“北大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