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2015-05-28

  名人洪晃不用介绍,但“中国设计师教母”洪晃,却不得不提。

  除了时尚杂志《iLook》出版人的身份之外,洪晃还创办了薄荷糯米葱(BNC),成为中国原创设计师的孵化器。

  如今,中国设计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眼球。而在这样一个热火朝天的当下,教母级的洪晃却犀利地看到了两个字:圈钱。

  设计师在圈钱,买手店在圈钱,时装周在圈钱,展览会Showroom在圈钱,地产商在圈钱。并且,打的都是中国设计的旗号。这让视中国设计为理想和使命的洪晃很看不惯。


  设计师喜欢去派对胜过下工厂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原创设计很热,越来越多的资本流向设计行业,这对设计师的发展是绝对的好事吗?

  洪晃:的确,中国有很多的经营人才,但他们眼光比较短浅,只会盯着钱。其实没有太多的人愿意为培养设计品牌投资,因为回报时间太长。有的时候资本还会反过来侵蚀设计师。

  我见过一个很好的中国设计师,自己小作坊做东西的时候很精致。但她等不及出名,等不及壮大,就找了投资。第一批样衣拿来的时候,我们就傻眼了,料子从真丝换成混纺,价格还涨了。

  我们作为零售商提出意见,设计师只是耸耸肩膀说,投资人说要提高利润,必须这么做。

  《瞭望东方周刊》:这样看来,是不是设计师群体也有些浮躁?

  洪晃:就拿生产来说,中国设计师都没几个愿意在这个环节下功夫的。因为下工厂是很苦的事情,要跟车间工人沟通,要在制造环节去解决一些困难,要研究如何通过设计把成本合理化,等等。

  中国大部分独立设计师在下工厂还是去时尚派对之间,选择了后者。

  好的设计师首先要给自己找个好搭档,这很重要,没有一个好搭档,设计师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但是大部分中国设计师太看重钱,不愿意让利建造团队,总怕被骗了,或者被占便宜。

  《瞭望东方周刊》:设计师的圈子里还流传着一句话,说没钱你就不要搞设计。

  洪晃:在中国或许有道理。但是在欧洲不是这样的。McQueen的创始人是工厂的工人;Chanel的创始人是孤儿,也就Dior是父辈有积累的。创意产业这个东西,其正面就是给底层有才华的人开辟一条出路,而其反面,不过是富家子弟的游乐场。


  说国内时装周就是圈钱,我也基本同意

  《瞭望东方周刊》:谈到买手店,有设计师吐槽说,现在不少买手店都是一把一把地堆着衣服,并不能很好地展示出来。

  洪晃:我在2010年创办薄荷糯米葱的时候,全国只有4家买手店,到今天有300多家,发展很快。

  我归纳一下有这么几类:富家子弟买手店;创意园区的噱头买手店;纺织业制造商转型买手店。

  富家子弟有钱任性,经常一麻袋钱给中国设计师砸出一个独家销售权,之后衣服就堆成山了。

  创意园区的噱头决定店面位置必须在创意园区,不是商业区,没有人流,衣服也成堆。

  纺织业转型是里面比较靠谱的,因为纺织业经营者懂得如何去优化资源,但是最终这种操作也是金融游戏,先开出十几家店,尽量不买货,省钱,然后用这十几家店编个故事上市圈钱。

  像我们这样一家苦苦经营的小店(BNC),现在还经常被设计师笑话没钱,买货太谨慎,小气。

  《瞭望东方周刊》:除了买手店,设计师还会通过参加时装周或者Showroom来推广自己的品牌,但不少设计师都反映说收效甚微。

  洪晃:时装周和Showroom都是为了卖衣服的,只有在中国,时装周和Showroom是为房地产作秀的公关活动。当然设计师收效甚微。

  说国内时装周就是圈钱的,或者说是大牌的发布会,并没有帮到体量小的设计师,我也基本同意。

  《瞭望东方周刊》:而且更严重的,可能是有些Showroom直接沦为一些快时尚公司的抄版集散地。

  洪晃:差不多,给某电商平台的抄袭大户提供方便吧。

  《瞭望东方周刊》:在时尚版权保护方面,国外是否有更先进的尝试?

  洪晃:也没有。当然,大品牌会非常严格地保证在质量上跟快时尚拉开距离,不管是材料还是店铺体验,都截然不同。


  别拿设计当幌子

  《瞭望东方周刊》:在设计师产品生产方面,国内目前许多工厂都不愿意接独立设计师的单,因为量太少,并不是理想的合作对象。

  洪晃:对独立设计师而言,生产的确是个瓶颈。

  中国纺织工业多年来给海外品牌建设了一个廉价的生产基地,为初期改革开放赚了外汇,但是这个工业一直没有帮助中国设计。工厂这些年自身难保,就更不要说帮中国设计师做什么事情了。

  《瞭望东方周刊》:国外是否有更好的模式?

  洪晃:国外的设计师也有同样的问题,但是政府会做一些事,比如阿姆斯特丹就有一个专门为设计师小批量服务的生产园区,伦敦市政府为创意产业的创业者提供初期的公司行政、财务等综合服务。这些都是海外政府为培养设计师建立的孵化设施。

  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也在建设同样的园区,可惜补助都给了房地产商,没看见一个是真的为设计师服务的。

  《瞭望东方周刊》:所以最缺的还是政府方面的扶持?

  洪晃:现实情况是,政府倾向与房地产商合作规划创意产业园区,或者是做一些形式大于意义的时装周。原创设计怎么能发展得好?


  设计既要满足生活需求也要表达价值观念

  《瞭望东方周刊》:有人评价说现在中国设计是破土前的骚动,你觉得目前中国设计到了怎样的阶段?春天来了吗?

  洪晃:设计的内涵是一种生活方式,比如四合院,这种设计反映的是中国人四世同堂的生活方式。而每个生活方式都反映了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念,比如四世同堂反映了中国人价值观念中的“孝”字。

  对我来说,一种设计的成功在于准确地服务了生活的需求,同时表达了一种生活理念和价值观念。中国设计的出头之日在于中国崛起的中产阶级有了自己的价值观念,而由于这个价值观念派生出来的生活方式和消费品需求。所以,并不是一两个设计师有名了就说明中国设计要到春天了。

  《瞭望东方周刊》:在你看来,什么才是中国设计?

  洪晃:要有一套完整的中国的价值观念的支持。比如素然这个品牌,它抓住了80后90后的生活理念和方式,并且对环保非常重视。这都充分体现了它独特的价值观念和生活理念。

  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探索一种中国人自己的当代生活方式。薄荷糯米葱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概念店,不是买手店。这是我的理想。我觉得中国人已经有消费能力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品牌。

  中国现在处于一个剧烈变动的阶段,我们可以看到一股逆城市化的趋势。比如一些80后90后,有的去景德镇学做陶瓷了,有的去山里头学藤艺,有的去学绣花,有的学做布鞋,有很多这种回归传统的现象。

  我们也需要反省,我们卖中国设计,那价值观是什么,是只要什么好卖我们就卖什么吗,还是要选把中国的传统和当下结合得最好的东西?BNC想把新的可能性和新的产品做成商业性的、可持久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所以未来我们不单单卖衣服,也会展现这些生活方式的产物。

  《瞭望东方周刊》:你觉得现在中国设计师最缺的是什么?钱,市场接受度,还是行业环境?

  洪晃:什么都缺,也什么都不缺。

  缺什么不是问题,如果你有理念有理想你总会找到办法的。相反来说,如果你没理念没理想,就想投机,不是赚钱就是出名,那我觉得你什么都有也是什么都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