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振2015-07-30

  提到90后创业者,很多人都会想到马佳佳和余佳文。前者以情趣用品店创始人身份登上了TED讲台,后者则在《青年中国说》中以狂放言辞而成为焦点。

  他们是90后创业者的代表人物——在信息高度发达、创业氛围浓厚的时代成长起来的这个群体,最显著的特征便是“成名趁早”,他们敢想敢做,不墨守成规。

  他们是90后,但更是创业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默默打拼,踏实耕作。

  在深圳市南山区智恒产业园19栋4楼,邱秋正在与他的创业伙伴正在颠覆足球订场,在绿茵场上开疆辟土。这个90后青年和他的国内首款订场约球工具“乐奇足球”在圈里已经小有名气,在获得千万元A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2.5亿元。

  而在上海市宝山区蕰川北路988号B198室里,1993年出生、大二辍学的杨震凯,正带领着“新媒体管家”团队为超过50万用户打造手机端公众号管理工具。他创立的上海政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获得了IDG百万美元的投资。

  2014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要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新态势;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提出,要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成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双引擎”之一;2015年4月,李克强来到中关村创业大街,鼓励年轻的创业者。


  美好时代开始

  “深圳一位投资人曾经跟我感慨地说,90后小鲜肉们确实遇到了一个好时代,鼓励政策多,市场上资本充足,创业门槛比80后和70后降低了。”邱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当下,创业似乎成了一件特别容易的事。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公布的数据,自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新增登记企业485.4万户,平均每天1.06万户。其中,创新创意能力强的青年群体成为主体。

  在2015年刚毕业的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王一真看来,青年群体有着巨大的创业热情。

  “但凡鼓励大学生创业的高校,都不乏创业者。朋友圈里充斥着获得百万元投资的创业明星,身边的朋友都在忙着创业,生怕落后一步。”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所以,王一真也被裹挟进了这股创业浪潮中。他正在挖掘法学院资源做公益法律援助、小微及初创企业定制化法律服务项目,线上承接业务,线下则对接律师事务所,“既提高效率,又实现了资源整合”。

  他并不为钱发愁,因为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创业者基本都“不差钱”,只要项目够诱人,投资人自然会主动寻上门。

  科技网站36氪曾联合百度对90后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进行了线上调研,发现一线城市最受90后创业者青睐。根据参与线上调查的600多名90后创业者投票显示,深圳、北京吸引的90后创业者最多,分别为33.87%、30.65%。


  创业须趁早

  在邱秋公司附近的咖啡馆,人们开口闭口谈论的都是“商业模式”“估值”“免费”以及“粉丝经济”。2013年,邱秋就在这里拿下了关乎公司命运的百万元级天使投资。

  但是,在此前的两年时间里,他还曾有过一次不那么成功的创业经历。

  2011年,为了“赚外快改善生活”,在深圳大学学新闻的邱秋聚集了一大帮计算机系的同学第一次创业,开始为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国内珠三角地区的企业做App外包项目。

  奋斗10个月,他们挣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0万元,一下子就过上了“租三层复式楼、月入三五千元工资的生活”。这之后,遭遇创业瓶颈的团队决定进入智能WIFI领域,接着,“开发失利、团队分崩离析”令邱秋第一次听到理想破碎的声音。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于2013年再次创业,开始了今天的事业。

  同样是在2013年,还在上海理工大学中英国际学院读大二的杨震凯也着了魔似的非要创业,为此不惜为自己盖上了“肄业”的戳儿。

  大学期间,他组织开发了校园信息的O2O类App,因获取用户成本极高而放弃,他吸取了教训,转而创立微信公众号“外卖小王子”,主打校园O2O订餐平台,但终因不敌“饿了么”补贴政策败下阵来。

  然而,创业理想不灭的杨震凯最终没有让机会溜走,他看准了微信自媒体蜂拥而至的时机,在2014年初开发了媒体管理类App“自媒体管家”。

  也是2013年,就读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王锐旭还在为生活费发愁,他做保安、摆地摊,甚至做起模特经纪人。在经历了无数次兼职中介骗局后,他在广州大学城组建了创业团队,开始从事校园推广服务。

  王锐旭是非常幸运的,他成了校园创业明星:注册了科技公司,并作为青年创客代表受到了李克强的接见。

  这些90后创业者,过着同龄人不可能有的充实生活:

  邱秋几乎每日一城,早晨从深圳匆忙赶往某个城市,开完会后入住酒店已接近凌晨;杨震凯代表90后创业嘉宾参加了一个又一个电视访谈,下了节目之后仍要处理公司事务;王锐旭经常顾不上喝一口水,助理就已经开始提醒他下一个日程到时间了。


  “政策来了,抓住便是”

  “中关村有一条创业大街,创业氛围极其浓厚,人才、资金、技术、市场、圈子一应俱全,定期会有诸如李彦宏、周鸿祎这样的互联网大佬出席讲座。只要你的创业项目计划书打动了他,一切皆有可能。”王一真说。

  在他看来,北京处处“占得先机”:高校科研机构众多、兼具地缘优势、资本活跃,又依托中关村,创业者需要的资源在这里都能找到。

  而地处珠三角的广州自改革开放起就成为了创业基地,遍地机遇。

  2014年7月,“口袋兼职”创始人张议云决定在广州大学城租房子创业,那一年他19岁。产品上线不久,公司获得了比亚迪联合创始人、蓝魔数码董事长夏佐全200万元的天使投资,其后更是受到互联网大佬雷军力挺,赞其具有“老鹰”般敏锐的判断力。

  其实,1995年出生的张议云13岁便实现了财务自由。

  初二时,他靠设计木马程序挣了30万元的人生第一桶金;高一时,又联合网友创立了线上黑客培训平台,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元。自开始创业到2014年创办广州极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6年时间中,他经历了5次创业,期间积累了超过200万元收入。

  和其他人比起来,张议云的创业可谓一路坦途,目前还是大三学生的张议云,已经带着他的“口袋兼职”获得了2000万元的投资。

  投资人徐睿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90后创业繁荣景象的背后,折射出的是国家政策倾斜。“全国高校都热衷于创建创业园区和孵化基地,为创业实践提供场所,减免收费,甚至扶持90后创业的基金动辄百万元。创业者只需做一件事,政策来了,抓住便是。”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广东省141所高校几乎都有创业基地。广东佛山2012年有527位大学生创业,占总创业人数比例不到8%,而2014年,这一比例提高到了9.35%。

  张议云、余佳文所在的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成立了广东省内首家创新创业学院,在校生选修创新创业课程修完规定学时,可获相应学分,并在城市近郊租赁整栋大型物业,为创业者提供创业指导和孵化支持。


  在与父辈的较量中胜出

  许多人更愿意把这些创业者的年少成功归因为“基因”。

  “余佳文也好,张议云或王锐旭也好,这些广东地区的大部分90后创业者都成长在潮汕地区,家里本身就经商,一是骨子里透着重商、崇商基因,二是这部分创业者的家庭环境都较为宽松,不会给予他们过重的就业压力。”徐睿分析说。

  王锐旭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父母原本希望我读研深造,最不希望我经商创业。”

  他的父母在家乡经营一家羊毛厂,生意忙时,年仅7岁的王锐旭便会担起“账房先生”的重任,为100多工人发工资。在破产之后,父母不想他继续走自己的老路。直到拿到创业大赛100万元天使投资后,王锐旭才鼓起勇气说服父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