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贺晓明2015-08-20

   

  父亲所带部队的特点是打仗英勇顽强,善于诱敌深入打歼灭战。在70多年前,八路军120师,是一个让敌人头疼的部队番号。


  歼灭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吉田大队

  1939年4月,他指挥的河间齐会战斗,是八路军120师挺进冀中平原后所进行的第一次歼灭战,也是八路军首次取得平原大量歼敌胜利的模范战例。

  在周围日军据点林立的情况下,父亲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经3昼夜激战,共毙伤日军700余人,俘虏7人,缴获山炮1门、轻重机枪20挺、步枪200余支,基本歼灭了曾经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吉田大队。

  敌人被包围时使用了毒气弹。正在前线指挥部队作战的父亲和120师机关20多人中毒。父亲头晕目眩,呼吸困难。医务人员要抬他进村治疗,他摆摆手,要过蘸了水的口罩戴上,又继续指挥战斗,直到把敌人完全消灭为止。

  齐会战斗的胜利,揭穿了顽固派对八路军“游而不击”的恶意中伤,蒋介石也发来慰勉电,称“贺师长杀敌致果,奋不顾身,殊堪嘉奖”。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无论是在晋西北,还是在冀中、晋察冀,父亲对毛主席提出的“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战略方针,理解得很深,掌握得很好。他指挥120师和晋绥军区部队,在抗日战争中打了一万多次仗。

  1939年9月,120师主力部队一部在父亲和关向应政委的率领下,秘密转移至河北省灵寿县城西北约50公里的陈庄地区休整。日军第8旅团旅团长水原义重少将侦悉这一情况后,调集其全部兵力共1500余人,由灵寿县城向陈庄进犯。

  父亲立即组织优势兵力将敌人重重包围。战斗历时6天5夜,击毙水原义重少将以下日军1280余人,120师仅鬼子的长枪就缴获500多支。当时日军来了好几架飞机增援,空投了6个包袱,包袱里是大米、饼干、子弹。八路军抢到了4个,敌人的弹药和粮食正好补充了八路军的后勤给养。

  抗战时期,父亲率领的120师的主力部队要么担任“御林军”在陕北保卫党中央,要么在土地贫瘠、人烟稀少的晋西北,守卫陕甘宁边区东大门,与其他部队相比,几乎没有发展。

  1937年9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115师1.6万人,120师1.5万人,129师1.4万人,八年抗战结束,1945年9月,115师暨山东军区发展到23万人,129师暨晋冀鲁豫军区发展到30万人,晋察冀军区发展到32万人,120师暨晋绥军区只有4.5万人。但是从作战效率和伤亡比例上比较,父亲所率领的120师是非常突出的。


  大数据驳倒“游而不击”

  今天已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才是硬道理,我们可以通过当年的原始统计数据来作一个比较。

  根据统计,八年抗战中,平均每千名八路军作战97次,120师每千人作战224次;平均每千名八路军歼敌1090人,120师每千人歼敌2638人,是八路军平均战绩的2倍多;八路军平均每歼敌千人伤亡486人,120师每歼敌千人伤亡461人。120师也是在对日作战中缴获敌人机枪最多的部队。

  1938年12月1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派驻120师的联络参谋陈宏谟向南京报告120师情况,他在电报中写道:“查该师每次战斗,均以少数牺牲换取多数代价,究其制胜之主因:以旺盛之攻击精神,积极而灵活之战斗动作,适当布置兵力,趁敌弱点猛击袭击,迅速结束,故每次均能获战斗良果。”

  在齐会战斗的战志中,日军第3联队3大队12中队町田一男写道:“只见敌人挥着大刀冲锋,杀声大作,我感到目前之敌为开始作战以来迄未遇到的大部队,装备有迫击炮、机枪等武器,而军装颜色均不同,在士气方面与以往敌人有显著差别。至此,方知吉田大队曾与之交战之敌人,为贺龙指挥的120师。”

  日军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在《战场回忆》中写道:“(1941年)我就任华北方面军时的形势是,对重庆政府军的作战已大致结束,周围几乎到处都有共军活动。”

  也就是说,日本侵略者最迟从1941年开始,主要力量都是用来对付敌后抗日武装的。

  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包括父亲率领的120师在内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是如何在抗战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


  无米之炊依靠党群关系

  1940年初,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蒋介石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阎锡山也阴谋占据我晋西北根据地。

  中央军委命令父亲率120师从冀中千里挥师返回晋西北根据地。严峻形势下,父亲领导晋西北军民艰苦奋斗,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扫荡,硬“把敌人挤了出去”。

  当时的根据地,外部遭到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寇的封锁,内部则是粮食、医药等物资缺乏,生活极为艰苦,根据地进入了异常困难的时期。

  晋绥根据地本来就土地贫瘠、人烟稀少,不利于抗日武装的生存发展。1945年9月抗日战争结束时有一个统计数据,当时115师主力所在的山东根据地人口有2800万,129师所在的晋冀鲁豫根据地有2400万人,晋察冀根据地有2500万人,而120师所在的晋绥根据地只有320万人。

  多大的水养多大的鱼,遇到内外封锁,根据地和抗日武装更是雪上加霜。

  抗战开始后,有一个有趣的细节。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后,毛主席给三个师的师长下完命令,就说走吧,只字不谈经费。我父亲问了一句,那经费呢。毛主席就说,你们前方还搞不到吗,你们自己解决去吧!父亲心里又有底了:那我就到前方解决去吧。

  共产党人都是做无米之炊的人。依靠的是什么?就是千千万万的老百姓。

  从1940年11月起,国民党政府军政部就停发八路军本来就不多的薪饷、弹药、被服等物资,并继续以几十万军队对抗日根据地实行包围和封锁。

  时任晋绥军区司令员的父亲,给党员干部上了一堂关于密切党群关系的党课。没有讲稿,他只在讲桌上放了3样东西:一碗小米、一双布鞋和一个盛着一条小鱼的水碗。

  他笑着指一指那碗小米说:“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我们军队要打胜仗,不吃饭不行!这粮食都是老百姓种的,打胜仗就要依靠群众啊!”

  接着,他又拿起鞋子说:“这鞋底有16层布,是老百姓一针一线纳出来的。”

  然后,他又端起盛有鱼和水的碗——要想在敌后扎下根,打败日本鬼子,就必须像鱼儿离不开水那样,一刻也不能脱离群众。


  鬼子找贺龙,就去找篮球场

  当时的晋绥根据地在内外封锁的情况下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

  1940年《贺龙关向应周士第关于建立会计审计预决算制度的电报》中特别对弹药消耗统计制度进行了明确:“各部队今后作战必须报统计所消耗之弹药,注意收集弹壳,做到一个壳换一粒子弹,否则不补充弹药。”

  同一时期,根据苏联驻华武官崔可夫《在华使命》1941年的记载:“从国外购买的或从国外的援助中得到的所有武器都归蒋介石支配。他把由共产党管辖和领导的军队视为争权斗争的劲旅,因此在分配所得到的武器时,当然,什么也没有给他们。共产党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从日本军队那里缴获来的武器装备起来的……”

  1940年《120师供给工作报告》中说,部队转战回晋西北后:“当时吃的粮食大部是黑豆,这种粮食如果作马料和喂猪是很好的,但完全用作吃饭是很少见的(营养成分很少,人吃了易生病,特别是肠胃病)。但我们连这种粮食也吃不饱。因为粮食很少,一天只能吃到2至3顿稀糊糊,有时连糊糊也吃不饱,简直就喝黑豆汤。”“严寒十月天以至十一月间,仍穿着仅仅一套贴肉的单衣同敌人搏斗,也常常光着脚行军作战。这样的生活不仅一般人员是这样的,就连师长、政治委员及伤病员同志,也过着这样的生活。”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