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聂力2015-08-20

  所谓晋察冀,晋,就是山西省;察,是察哈尔省,旧省名,首府是张家口;冀,就是河北省。晋察冀,就是这三个省交界的这一大片地方。

  抗战期间,晋察冀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像一把尖刀插向敌人的心脏,直接威胁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张家口等敌人的战略要点。有了它,就可以拖住敌人。

  晋察冀是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创建的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父亲聂荣臻的命运和晋察冀的命运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3000人扎进敌后

  1937年9月24日,平型关战斗打响的前一天,毛泽东发给八路军总部的电报中说:“山西地方党目前应以全力布置恒山、五台、管涔三大山脉之游击战争,而重点在五台山脉。”10月20日,毛泽东又发电指出:敌占太原后,战局将起极大极快之变化,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此,拟作以下部署:留115师独立团在恒山、五台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115师主力转移到汾河以西吕梁山脉;总部应该转移至孝义、灵石地区。

  根据毛泽东的这个电报精神,中央决定,父亲聂荣臻留守五台山地区,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随他留下的部队除了独立团,还有骑兵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一部等,总共3000人。

  对于父亲来说,这是一次重要的转折。在这以前,他一直跟随在中央和毛主席身边,带的是主力部队,打的是主攻。可现在,他要孤悬敌后,独当一面了。受命的当天夜里,他久久无法入睡。他本来早就不吸烟了,这时又把烟斗翻了出来,一个劲地吸。

  后来我曾经问过有关人士,为什么当时要把我父亲留下?对方说,你爸爸留下最合适了,他长期和林彪搭班子,资格老,威信高,沉着稳当;尤其是他素来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他留下,毛主席也放心。

  太原城陷落了,各路人马远去了,在山西北部响了两个月的隆隆炮声停息了,日本鬼子占领了他们想占领的地方。父亲他们留下来了,他的手下只有3000人,而他们的周围全是正在势头上的日本鬼子。

  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心里有底,在他生前,也没有问过他这事。我只是看到很多材料上说,与主力分手后,他在五台山上写下了两句话:“为保卫祖国而奋斗到底,誓与华北人民共存亡!”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一直关心着悬在敌后的父亲和他的3000人马。毛泽东当然清楚,如果这第一个敌后根据地创建顺利,那么,就会极大地增强八路军在别处创建根据地的信心,这就可以使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的一系列战略构想成为现实。

  共产党靠什么?靠人民。毛泽东在给父亲的电报中说:“应该在统一战线之原则下,放手发动群众,扩大自己,征集给养,收编散兵……不靠国民党发饷,而靠自己筹集供给之。”


  “革命和尚”

  五台县,是晋察冀根据地最早的立足点。军区成立后,部队没地方住,只好住在五台山的寺庙里。

  五台山是我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那里有300多座庙宇,当时共有汉、蒙、藏、满各族僧人1700多人。

  父亲回忆说:“对于这些和尚和喇嘛,我们很尊重他们,同他们相处得也很融洽。”

  父亲一直记得他第一次上五台山的情景。五台山佛教僧会会长、大法师然秀,得知聂司令要来看望出家人,特地组织了寺庙乐队欢迎。12个僧人披着袈裟,分列两行,钹箫笙笛齐鸣,皮鼓小锣轻敲,声音幽雅动人。

  父亲高兴地说:“真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山乡,在这四面被敌人包围的境地,还能听到如此幽雅的音乐。”

  父亲亲临寺庙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和抗日救国纲领,加上八路军进驻寺庙后,非常爱护文物古迹,对僧侣们态度十分友好,众僧看在眼里,深受感动。

  五台山寺庙成立了由青年僧人组成的抗日自卫队。他们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特定环境,积极以各种形式参加抗日,想方设法营救被日军关押的八路军和群众,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拿起枪,勇敢地与日军搏杀,在当时,仅菩萨顶的和尚就消灭日军30多人,当地群众称赞五台山的和尚为“革命和尚”。

  以后,晋察冀军区专门把这些和尚僧侣组织起来,建立了一支抗日自卫队,人称“和尚连”。

  当年的“和尚连”里,有位法名叫禧钜的小和尚,后来担任了五台山佛教协会的会长。2005年11月中旬,83岁的他到北京办事,专门来到我家,说要看看他们的聂司令。他到父亲的铜像前鞠躬致敬,还挥笔题写了四个大字:“功德无量。”


  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

  抗日的火,在五台点起来了。而父亲决定到河北的阜平去,那里更靠近平汉路。平汉路两侧人口稠密,有利于发动群众,扩大武装,也有利于将来向富裕的冀中、冀东发展。

  1937年11月18日,父亲率领军区领导机关抵达阜平县城。从此,这里就成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地区。

  然而,父亲他们刚到达阜平的第六天,日军就集中了两万多兵力,沿平绥、平汉、正太、同蒲四条铁路干线,分8路围攻刚成立的晋察冀军区。

  父亲指挥各路部队迎敌,战斗力强的“老”部队机动使用,新组建的游击队利用敌人对地形不熟悉、战线过长的弱点,拼命地袭扰他们的后方,破坏交通。一个月的时间里,父亲指挥部队接连打了几个胜仗,毙伤日伪军1000多人,敌人除了占领几座县城外,一无所获,最后只得于12月下旬全线撤退。

  这算是晋察冀军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扫荡。这个胜利正式宣告,父亲他们在晋察冀山区站住了脚跟。

  五台山的抗战烽火逐渐向四周蔓延,北平和天津这样的大城市,也感受到了。

  1937年参加洛川会议的时候,父亲就特别注意到,毛主席一直强调,要充分发动群众,广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断壮大我们的力量。父亲说,他意识到:“那个时候,毛泽东同志已经想到了更长远的目标,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以后,我们还要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只有争取了群众,扩大了武装力量,才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并为革命的深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五台分家”留给父亲的人手少,父亲做梦都想着自己能够“撒豆成兵”。他对大家说:“没有武装,一切都谈不上。现在我们只有用滚雪球的办法来发展。”

  后来晋察冀根据地武装力量的发展形势喜人,很快成立了4个军分区,每个分区下辖3个团,另外还有数量众多的游击支队。父亲这个司令员腰杆子越来越粗了。

  在晋察冀,有不少带有地域色彩的部队名称,如“阜平营”、“回民支队”、“灵寿营”、“平山团”,等等。一看名字就知道这些部队的成分。

  收编杂色武装,也是晋察冀武装力量发展的一个方面。

  父亲后来回忆说:“我们创建根据地之初,大家常用这样一句话形容杂色武装之多之广:‘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几个人,几条枪聚在一起,就可以自称司令。特别是河北省杂色武装较多……仅北平到保定的铁路两侧,就有十几股较大的杂牌军队。我们不是八路军吗?他们也自称是什么‘七路军’、‘九路军’、‘十路军’,招牌比你还大。”

  到1939年底,经收编、改造,各路杂色武装基本上都销声匿迹,晋察冀顿时变得“干净”了。

  到抗日战争胜利时,晋察冀军区的主力部队发展到32万余人,民兵发展到90余万人,主力部队扩大了100倍。

  父亲曾给边区的部队起过这样一个名字,叫做“子弟兵”。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来晋察冀考察之后,撰写了《华北敌后——晋察冀》一书,书中热情地称颂道:“子弟兵是老百姓的儿子,坚决打鬼子的抗日部队的兄弟,是在晋察冀生了根儿的抗日军。”

  后来,“人民子弟兵”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名词,沿用至今。

  1938年6月,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来晋察冀之前,在延安,毛泽东专门同他谈了话。毛泽东说:“中国有一部很著名的古典小说,叫做《水浒传》。《水浒传》写了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的故事,五台山就在晋察冀。”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