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程瑛2015-09-10

  第一次纪念抗战胜利、致敬峥嵘历史的盛大阅兵,在天安门城楼上发表讲话的习近平,毫无预兆地,宣布中国军队将裁减员额30万。

  受阅部队箭在弦上,观礼人潮屏住呼吸。而此时,中国最高领导人、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他的视野中不只有热烈辉煌,更有必须全力以赴的历史使命。

  很快,国防部发言人即向媒体解说:将解放军员额减至200万,旨在表达“同世界各国一道共护和平、共谋发展、共享繁荣的诚意和愿望”;同时,将推出新的改革举措,“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逐步提高军事力量建设水平”——未来两年内,老旧装备部队将被压减,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将被缩编,解放军将更加精干、高效。

  习近平这一宣告,成为阅兵足音意味深长的回响,被视作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正式启动的信号。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善于用典的习近平在讲话中引用《诗经·大雅》中的这句诗,也曾被毛泽东批注在《明史》的书页上,警示那种“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封建王朝治理怪圈,恰如他曾与黄炎培探讨的“兴亡周期律”。

  习近平以此诗意地表达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想,诉说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期望——坚忍不拔,持之以恒,善始善终。

  在天安门城楼上,大约10分钟的讲话中,“和平”一词被18次提及。

  2014年12月13日,在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他也曾23次提及“和平”。

  在多个场合,习近平常常将和平比喻为阳光、雨露和空气。

  这位善用儒家思想资源的领导人,面对外部世界,宣讲最多的理念就是“和平”,比如“和为贵”、“四海之内皆兄弟”。

  和平可贵,但从不来自祈求或赐予。

  面对铁甲辚辚、长剑昂然的受阅部队,习近平既强调“珍爱和平”,也警示“世界仍很不太平,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人类头上”,更要求“坚决捍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

  中国人最爱讲辩证法。在战争与和平的辩证关系中,能战方能止战,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这是百余年惨痛历史烙下的教训,是抗战岁月沉甸甸的遗产,也是习近平倡导军队“能打仗、打胜仗”的真正内涵。


  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

  如习近平所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重新确立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战争塑造民族精神。抗日战争无疑是中国现代民族精神的成长起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和道路,在这里触底反弹。

  而此前5个月,是中日《马关条约》签订120周年,这份让中国人锥心泣血的丧权辱国条约,与2014年中国军方曾大规模纪念的甲午之殇一起,曾让中国更深地陷落于任人宰割的炼狱。

  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如果说纪念甲午是为了永铸忧患意识,那么,纪念抗战至少着眼于一条必然之理——在攸关民族存亡的重要关头,有担当,不退缩,浴血淬炼,脱胎换骨。

  习近平曾说:“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历史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里,必须要有勇气、有胆识、有担当。”

  作为解放军最高统帅,这份清醒,一方面来自历史时空中的思考,另一方面来自对外部世界和中国安全态势的判断。

  对于甲午之败,国防大学政委、军事战略专家刘亚洲上将的分析是,并非军队之败,而是国家之败、制度之败。

  习近平曾两次提及甲午教训,将其形容为“剜心之痛”。

  “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情景就痛彻肺腑!”在2013年12月末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他这样说。

  而抗战历史,则成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题,并特别强调其“维护民族独立和自由、捍卫祖国主权和尊严”的价值。

  习近平在多次公开讲话中阐述了这样的判断: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但前进的道路决不会一帆风顺。

  “中国威胁论”喧嚷多年,有人反复抛出“国强必霸、强强必争”的“修昔底德陷阱”之论,认为这是大国之路上难以跳脱的历史宿命。

  习近平在2014年1月接受美国《赫芬顿邮报》子报《世界邮报》专访时坚定反驳: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

  不追求霸权,并不意味着在军队建设上止步不前。恰恰相反,一个军事软弱的富国,不仅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还可能招致地区危机,遑论承担必需的国际责任。

  习近平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富国才能强兵,强兵才能卫国”,强调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打造“命运共同体”。

  今日中国,追求和平,追求国家安全。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少将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一段话,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对战与不战、胜与不胜的争论,而是要展示自己为捍卫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不惜一切的气魄。这一点超越胜败。


  边“打仗”边改革

  落后的军队未必是装备劣势的军队,但一定是观念陈旧的军队。

  由美国启动的世界新军事变革,被比喻为一只高速旋转的圆盘——如果身处边缘,就很容易被甩出去。

  在这场以信息化、智能化和创新为特点的变革中,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发达国家先行一步,印度、巴西、越南等发展中国家紧随其后。这对于机械化任务尚未全面完成、同时又面临信息化任务的解放军来说,挑战不言而喻。

  尽管武器装备在不断升级,但解放军的体制编制和指挥体系,仍是在机械化半机械化战争环境下形成的,一些与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紧密相关的政策制度,脱胎于计划经济条件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需要更好地纳入国家的整体发展体系之中。

  36年前,当大学毕业生习近平穿上军装,进入中央军委工作时,中国军队正开始经历“边打仗变改革”的急速蜕变——南部边境的战事,刺激了解放军的精简整编与机械化转型,正规化和战斗力成为追求目标。

  如今,当习近平亲自统帅世界规模第一的军队,他面临的仍然是“边‘打仗’边改革”——打一场针对解放军“和平积弊”的整肃之仗,同时推动整个军队再次脱胎换骨,以匹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安全与发展需求。

  他铁腕治军,要求军人要“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要求“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特别是对高中级干部,立下“铁规矩”,画出了警戒线。

  一方面是军队反腐突进,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另一方面是训练演习规模、强度增大,甚至其中的流血牺牲也不再保密,这被外界视为高层强调“贴近实战”的强烈信号。

  整肃风纪带来公众看得见的变化,而这些其实是在为“看不见的变化”酝酿氛围、准备条件。与中国的改革进程同步,军队改革也已进入“深水区”。

  十八大后不久,人们发现,习近平每到一地参加大型活动或视察调研,几乎都会同时安排视察当地驻军,足迹遍布七大军区、各军兵种以及武警部队。每次视察“节目”丰富——检阅部队,登上舰艇、战车、新型轰炸机,亲自操纵仪器,观摩实弹射击,在舰船航泊日志上签字,在边境哨所与战士一起执勤。

  他关注基层部队的生活细节,常常会与战士同桌而坐,吃简单的自助餐;他关心高原驻军有没有新鲜蔬菜吃、看病是否方便,甚至亲手去试试浴室的水热不热;2014年隆冬的内蒙古,在雪野中碰上一队巡逻的士兵,习近平摘下手套和他们一一握手,其时正是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之际。

  跟随着习近平的视察脚步,军队的新装备、很少示人的军事基地,纷纷进入公众视线。

  比如在三亚,他踏上了曾是海军最大军舰的“井冈山”舰;在西安,他登上了轰-6K战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