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日胜利日阅兵,解放军共有27个地面装备方队和10个空中梯队接受检阅,动用40多种型号装备500多台、20多种型号飞机近200架。

  27个装备方队分为地面突击、防空反导、战略打击、信息支援、后装保障及海上攻击6个模块,由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武警部队和四总部直属部队联合编成。

  10个空中梯队则包括空中护旗方队、领队机梯队、预警指挥机梯队、轰炸机梯队、歼击机梯队、海军舰载机梯队、海上巡逻机梯队、加受油机梯队和直升机梯队,涵盖了解放军现有先进作战和保障机种。

  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发展进入黄金时期。国防成就是国家科技水平的结晶,解放军装备的变化、提升,既显示了中国军队的变化,也深刻反映了中国国家实力的增长:在和谐稳定的政治形势下,以快速发展的经济力量为支撑,中国国防工业在海、陆、空、天等各领域都取得了重要成果。

  胜利日阅兵展示的诸多装备,均以第三代为主、很多已经跨入第四代:除了火力、机动力和防护力的变化,也开始显露信息化、数字化装备的融合,即已提出十余年的从机械化到信息化转变的军事变革目标。

  在装备发展的背景下,中国军队的各个军兵种特色凸显:陆军定位全域机动,海军走向蓝海,空军提出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第二炮兵实现核(弹)常(弹)并用。

  和平是人类最持久的夙愿。有了和平稳定,人类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无数次经历了战争磨难,更加懂得和平的珍贵。和平是需要争取的,也是需要维护的。热爱和平的人们只有以史为鉴,时刻警惕侵略者发动战争,而且有能力有实力遏止它打赢它,才会有真正的和平。

  为和平保驾,为梦想护航。《瞭望东方周刊》采访了多位新型装备总设计师,军队领导、专家,详解胜利日阅兵中亮相的那些保卫国家的利器。


  亚洲第一坦克——ZTZ-99A

  胜利日阅兵,ZTZ-99A型坦克第一个通过天安门。而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时,首先通过的是当时最先进的ZTZ-99主战坦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99式坦克。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首席专家、99A坦克总设计师毛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99式主战坦克定型后,如何在它的基础上研制出一种火力、防护、机动特别是信息化、自动化程度更高的新型主战坦克,成为提升中国陆军战斗力的一个迫切任务。

  而据99式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回忆,99式坦克于1984年立项,是新中国成立后唯一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直接下达研制任务的陆军装备重点项目。当时面临的情况是,国内第二代坦克还没有设计定型,国外的多种三代坦克均已定型和装备。

  1999年国庆,被称作9910工程的99式坦克样车接受检阅,成为名副其实的“阅兵坦克”。到2003年12月,99式坦克终于定型。

  正是在2003年,99A型号开始研制。如今骄傲驶过天安门广场的99A坦克,毛明称之为“中国第一台信息化坦克”——奠定了中国第一代陆军装备信息采集、传输、处理、显示与综合的基础,实现了战场态势共享、协同攻防、状态监测、系统重构等功能,而且软件、元器件全部自主可控。

  事实上,99A可以被视为一种全新坦克。除了中国第一代信息化坦克攻防策略信息综合方案,在它的研发过程中还首次提出2乘员坦克概念和总体方案,并系统说明了中国新一代坦克的能力要求。

  在研发过程中,毛明的团队首次建立了坦克乘员的认知负荷、感官(眼、耳、嘴)负荷评价模型、主战坦克典型的任务场景,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人机任务的分配方案。

  再如创立“坦克传动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使中国坦克装甲车辆实现了由手动换挡向自动换挡、由操纵杆有级转向向方向盘无级转向、由低速机械制动向高速联合制动的跨越,技术水平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99A建立的中国军用履带车辆液力机械综合传动装置设计理论与方法,则对中国目前尚无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型车辆自动变速箱技术领域,起到了巨大的技术推动作用。

  从99式开始,中国新一代主战坦克就占据了“亚洲第一”的位置,99A则代表了中国军队的更高期望。


  最强变形战车——11式装甲突击车

  轮式装甲突击车方队主要为11式装甲突击车,是陆军快速反应力量的主要突击装备,可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

  11式装甲突击车来自ZBD-09轮式步兵战车。目前通过ZBD-09式的8×8轮式底盘平台,已经研发了包括自行高射炮、轮式突击炮、轮式榴弹炮、指挥车、侦察车、工程车、通信车等30多种车型,不仅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重型轮式装甲装备体系,ZBD-09轮式步兵战车也成为世界上“变型”能力最强的武器装备。

  上世纪90年代,在轻型机械化部队的全球浪潮影响下,中国陆军根据未来陆军现代化转型要求和未来信息化战争特点,开始组建可以应对突发事件的轻型机械化部队。

  组建初期,中国轻型机械化部队主要装备92式6×6步兵战车及在其基础上发展的装甲车、抢救车、指挥车等作战车辆,但中国在重型轮式战车方面始终存在空白。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首席专家、8×8轮式步兵战车系列总设计师冯益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该系列自2004年开始研制到2009年设计定型,研制初期还处于中国工业基础相当薄弱、国外同类兵器技术资料匮乏的困难条件下。而8x8轮式装甲车属于中、重型轮式装甲车辆,在轮式装备体系所占比重大、用途广。

  这种装备具有优越的公路和越野机动性能,综合集成的车辆电子信息系统,全面可靠的防护系统,并可以满足大空间、高载荷、有较强防护和能改装成火力支援车的军事需求。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8×8轮式装甲车的研制,国防工业部门在科研型号组织、总体规划、基础研究、核心技术研究等方面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冯益柏解释说,8×8轮式装甲车创下了多项国产武器装备之最,填补了中国重型轮式装甲装备的空白。这种装备已达到西方国家第三代战车的水平,成为解放军快速部署型轻装甲部队的主力装备。


  全域卫士——猛士防护型高机动突击车

  高机动突击车方队由来自雪域高原的西藏军区某山地步兵旅编成,使用的猛士防护型高机动突击车系首次公开展示。

  猛士军车是解放军第一种第三代高机动车轮式战术车辆,也是一个系列化、多用途、全新的第三代高技术基型战术平台。它可以根据需求改造成机动迫击炮发射车、特种作战突击车、医疗急救车、动中通卫星通讯车、核生化洗消车、编队指挥车、后勤补给车等几十种不同用途的车辆,是迄今为止解放军装备最广泛的先进高机动性车辆。

  东风汽车公司高级顾问、猛士军车总设计师黄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悍马军车的表现引起了中国军队高级领导的关注。1999年国庆阅兵庆典上,时任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向总参装备部领导承诺,中国汽车工业有能力打造“中国悍马”。2001年,总装备部发布“全面超越悍马”的项目竞标书。

  最终,“在整车15项指标中,猛士有12项超过悍马。”黄松说,“猛士”之名来自《大风歌》中的“安得猛士兮守四方”——2004年总装备部原副部长李安东上将参观猛士军车时,现场吟出。

  军用战术车辆有着各种特殊要求。比如悍马军车适合零下41摄氏度到零上46摄氏度,猛士军车则超过46摄氏度。为了解决长时间上坡“开锅”问题,甚至需要特殊的流体动力学成果。

  2007年猛士军车正式交付部队,次年它获得22年来汽车工业的第一个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