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樊永强2015-09-10

  

  望着右前方300米之下如方舟般肃穆庄严的天安门广场,54岁的陶炳兰少将稳稳地握紧了直-8B直升机的驾驶杆。

  2015年9月3日10时40分许,伴随着旋律激昂的阅兵进行曲,悬挂着巨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编队成“70”字样的空中护旗方队,米秒不差地呼啸掠过天安门,揭开了胜利日阅兵的序幕。

  广场上欢声雷动,无数人举头仰望,向代表国威军威的战鹰致以敬礼。震撼的开场,精彩的亮相,瞬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作为第一个驾驶战机通过天安门接受检阅的共和国将军,解放军总参谋部陆航部副部长陶炳兰少将,为了这飞过天安门的短短十几秒,已经带领麾下近百架陆航直升机,一丝不苟地训练了100多天。

  几分钟后,紧跟三军仪仗队,在7面英模部队战旗的指引下,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铿锵行进,领队的是第65集团军军长张海青少将和副军长赵冀鲁少将。

  临近观礼台,两位年过50的将军抬臂、敬礼,收腹、踢腿,以严整的军容和标准的正步,展示出共和国将军的风采。

  在他们身后,一个个由将军领队率领的威武方阵,排山倒海而来,依次通过天安门。

  56位中将、少将,率领1.2万余名官兵,出动500多件装备、近200架飞机,接受庄严检阅——这在共和国阅兵史乃至世界阅兵史上都是第一次。

  军容严整、气势如虹的将军领队,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他们,也是解读当下中国军队高级指挥员群体的一个珍贵样本。


  高级将领受阅的深意

  当陶炳兰少将驾机通过天安门上空之时,阅兵分列式开始。

  在三军仪仗队方队之后,10个抗战英模部队方队依次出场——“狼牙山五壮士”、“平型关大战突击连”、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刘老庄连”、“攻坚英雄连”、“东北抗联”、“华南游击队”和武警部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他们代表着抗日战争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

  步伐铿锵,军号嘹亮。率领10个英模部队方队正步通过天安门的,清一色都是现役少将。

  从敬礼线到礼毕线,自东向西,总共96米,正步128步。每个方队的两名将军领队,都和身后平均年龄比他们小30多岁的士兵一样,迈着有力的步伐通过天安门。

  行进中的方队,四壁如铜墙,整体如钢板。

  徒步方队之后亮相的是27个装备方队,由地面突击、防空反导、海上攻击、战略打击、信息支援、后装保障等作战模块编成,也全部由军以上领导干部担任领队。

  走在最前面、分乘五辆指挥车率领装备方队接受检阅的是: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白建军中将、海军副司令员田中中将、空军副司令员陈东中将、第二炮兵副司令员吴国华中将、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潘昌杰中将。

  在他们身后,受阅的500余台各型装备,均为国产现役主战装备,84%是首次亮相。

  11时许,战机啸音掠空。空中梯队100多架飞机从杨村、唐山、南苑等8个机场向天安门飞来。率领空中梯队接受检阅的是空军副司令员郑群良中将。

  领队机、预警指挥机、轰炸机、歼击机、海军舰载机、海上巡逻机、加受油机、直升机等9个梯队的战机,涵盖了解放军陆海空三军航空兵现有的先进作战和保障机种。

  在歼击机第二梯队,驾驶歼-10A歼击机的是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常丁求少将。

  “从徒步到乘车,从地面到空中,每一个阅兵模块都由现役将军担任领队,这在共和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阅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曲睿少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以将军担任领队参阅,体现了高级将领听党指挥、率先垂范、带兵打仗的能力和作风,对部队全面建设也是很好的引领和示范。”

  在国外,由将军领队参与阅兵并不鲜见。尤其在俄罗斯,每年5月9日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庆典上,总能看到将军领队的身影。而在我国,阅兵时担任领队的通常都是校官或尉官。

  在共和国阅兵史上,将军领队受阅虽不常见,但也并非绝无仅有。

  在1959年国庆10周年的盛大阅兵典礼上,率领军事学院校官队伍方队第一个通过天安门城楼的,是两位身材颀长的英俊将军——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军战士吴华夺少将和胡定千少将。中外摄影记者蜂拥而上。很快,两位将军带领受阅部队受阅的精彩镜头,刊登在英、美、意、日等国的报刊上。

  “未来,中国的胜利日阅兵可能常态化,并在阅兵安排上与国庆阅兵区别开来,而将军领队受阅可能也将常态化。”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研究员彭玉龙说,“这对于展示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塑造部队高级领导干部良好形象、传达捍卫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决心信心,都有极大的作用。”


  实现钱学森设想

  在天安门广场精彩亮相的共和国将军方阵,堪称当今中国军队高级指挥员群体的代表。

  将军是一支部队的旗帜招牌。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非常注重官兵一致,不少高级将领身先士卒,与普通战士并肩作战,有的甚至牺牲了生命。

  据曲睿少将介绍,这次阅兵从全军中遴选50多名将军领队受阅,目的就是“体现我军高级指挥员在习主席强军目标的引领下,练兵打仗、带兵打仗的风采”。

  在之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阅兵联合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舜介绍说,担任将军领队者必须是现役将军,必须是本方队所在部队的指挥员或者上一级部队的指挥员。

  本刊记者根据前期采访掌握的资料整理发现,最后确定的56名将军领队来自各大军区、各军兵种,既有军事主官,也有政工干部,还有技术型高级军事干部;既有长期率领部队作战训练的高级指挥员,也有负责指导全军某一方面工作的总部机关负责人;并非是清一色的男将军,还有一名带领医疗卫生方队的女将军。

  据悉,这些将军领队,虽说是经过遴选,但是带有一定的随机性,基本上都是参与阅兵的作战部队带兵人和对口上级机关负责人,应该说反映了全军现役将军群体的真实面貌。

  如果要对这56名受阅将军的整体特征进行描述,不可或缺的关键词包括:学历高、经历全、年富力强、视野开阔、执行大项任务多。

  将军领队中,“60后”超过60%,其中徒步方队的20名将军领队,有19位生于1960年至1965年之间,50岁出头,正当壮年。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改革开放前后参军入伍,全部拥有本科以上学历,不少还有研究生学历,甚至博士学历。

  比如带领“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方队的济南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刘卫星、带领“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的第16集团军副军长吴亚男、带领常规导弹第二方队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员李军等都拥有博士头衔。

  “两弹一星”元勋、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上世纪80年代曾提出一个著名的设想:未来我军的军长应该普遍是博士、师长普遍是硕士,到那时候,这支军队将前途无量。从受阅将军群体的学历层次来看,今天的中国军队正向实现钱学森设想大步前进。


  56名将军百炼成钢

  《瞭望东方周刊》采访发现,56名将军领队,绝大多数都有着扎实而丰富的基层经历、主官经历、跨区跨军兵种交叉任职经历和执行多样化重大任务的经历。

  由驻守南疆的新疆军区某师炮兵团官兵为主抽组的履带自行火炮方队,是所有受阅方队中距离北京最远的部队,前来参加阅兵,机动距离总行程达5300多公里。方队将军领队、南疆军区副司令员柳林少将,曾担任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哨所——神仙湾边防连所在边防团团长,在高原边防服役20多年。

  高机动突击车方队以驻守青藏高原的某部官兵为主抽组,驻地最高海拔3600米,是海拔最高的受阅部队。担任方队领队的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唐建明少将,已在高原服役整整40年,曾担任西藏军区某山地步兵旅旅长和边防军分区司令员,多年镇守雪域边陲。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