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汨汨2015-09-10

  52岁的刘明豹少将,一米八的个头,精瘦黝黑,眼神清亮。地空导弹部队出身,现任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

  胜利日阅兵,他担任地面装备方队指挥部副指挥员,负责空军4个装备方队的组织协调。同时还要作为领队,率领地空导弹第一方队接受检阅。

  中国空军的地空导弹部队有着辉煌的起点,上世纪50年代曾创下世界防空史上首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方高空侦察机的战例。其后,中国地空导弹部队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初创期、七八十年代的发展壮大期,如今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由刘明豹任师长的北京军区空军某师,携红-12地空导弹方队受阅,并因此获得上级表彰。


  看看今天将军的样子

  装备乘员受阅,在车上站着经过天安门广场,训练应该比较轻松?

  其实不然。受阅过程50分钟,需要扎根在装备上,挺如剑、立如松、稳如钟,不动、不晃、不打弯。

  前期训练时,全身紧绷站立,双腿先是酸痛,后是剧痛,最后是麻木。休息哨吹响,全场却没一个人走得动——都得先像太空人一样,笨拙地摇晃着踏步,膝盖才能逐渐抬起来。

  两个小时,刘明豹昂首而立,汗水顺着钢盔帽檐成股地流下来。

  战士们不知道,和他们并肩而立的将军正发着烧。“训练场地表温度55摄氏度,体温才38摄氏度,怕什么!”他说。

  低烧持续了半个月,但刘明豹认为自己的“小病”不值一提:“我后面方队的潘国海少将,58岁,马上要退休了,不照样苦练?从西藏下来的苟春燕少将,心脏肥大;14军邓副军长,忍着骨刺踢正步……就是要让大伙看看,我们今天的将军还跟战争年代一样,照样能战天斗地,能跟战士们同甘共苦,能带出一流的部队,能在战场上夺取胜利!”

  这位少将也上过战场。上世纪80年代西南边陲的一场军事行动中,作为作战参谋的他值守前沿阵地,发现并参与击落敌方侦察机。他所在的部队,则一直被视为地空导弹部队的王牌劲旅,拱卫京畿的关键哨位。


  老装备的新能力

  地面防空兵部队是解放军最重要的兵种之一,是新中国“空疆”的直接捍卫者。

  1959年10月7日,空军地空导弹兵二营首次击落RB-57D高空侦察机。仅仅成立1年的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地空导弹首次击落敌机的先河。此后,中国地空导弹部队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国土防空作战的中坚。

  到1969年10月28日击落U-2高空侦察机,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共击落各型有人、无人高空侦察机9架。80年代在对西南边境反侦察窜扰防空作战中,又击落两架米格-21P电子侦察机。

  然而,在新军事变革中,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因各种因素逐渐落伍,停留在第一代装备水平上。

  新世纪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随着空军开始统治战场,地空导弹部队成为几乎唯一可以与其抗衡的地面力量。

  “我们停下来,世界在进步”,新的战场形势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严峻,装备落后怎么办?就认输等死吗?

  “剑落后,人不能落后。”刘明豹说,“现代战争拼的是装备,更是意志、智慧,是熟练高超的剑法。”

  本世纪初的一次实弹演练,空军地防部队研究用地空导弹打巡航导弹的战法,这是前所未有的课题。由于巡航导弹雷达反射面太小,专为攻击大型侦察机而设计的第一代地空导弹在发射后无法引爆,屡屡跟靶标“擦身而过”。

  刘明豹回到团里搞革新,“不是引爆不了吗?我把你这个无线电引信给短路了,只要导弹跟目标水平标线一重合,强行起爆。”

  这样,地空导弹变成了无线电引导的“大炮弹”。接下来的实弹演习,刘明豹率部取得优异成绩:14发14中;第二年打靶:20发20中。

  “最后那天观摩团来了,我们发射三枚,第一枚就打中了,后面两枚追着掉落的目标打。耳机里就听指挥室哗哗哗的掌声。”他说。

  此后,地空导弹部队所有红-2甲地空导弹,全部加装直爆引信。老旧的装备就此可以和第三代空袭兵器抗衡。


  突破与跨越

  “取得胜利靠什么?一定是先进的理念、灵活的手段、坚定的意志和不断突破局限、突破自我的创新精神。”刘明豹说。

  一直跟踪世界军事信息的他,也清楚地认识到一代装备创新的局限性。进入新世纪后,地导部队终于迎来了跨越式快速发展,国产第三代武器开始大范围装配部队,完整配套的高、中、低防空火力网逐渐形成。

  2009年人民空军建军60周年,除了装备命中精度高、作战反应快、射击范围大、攻击目标多的第三代地面防空兵器,地空导弹部队“已具备了一定的反导能力和抗击多目标能力”。

  空军有关专家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展望未来,人民空军地面防空兵部队将逐步实现“由单纯防空型向防空反导型,由防空反导型向防空防天型”的转变,成为一支新型空天防御作战力量。

  那一年的国庆60周年阅兵,刘明豹率部携最新装配的红-12地空导弹组成方队受阅。担任“幕后”指挥员的他又创造性地开发了“车辆方队训练监测考核系统”,采用激光瞄准、电磁监测、无线电传输,使所在方队的训练水平突飞猛进。

  “我当时就强烈要求,到勇士车上去当领队,那时候我多年轻啊,才46岁,军姿比现在还好。”刘明豹说。

  2015年,胜利阅兵,红-9、红-12、红-6三型武器集体亮相,国产第三代高、中、低地面防空反导装备第一次以“全家福”的形式通过天安门广场。刘明豹也夙愿达成——站在整个地空导弹方阵最前列。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