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本刊评论员2015-10-15


  

  2013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作出共同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抉择,其核心内容就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一选择,不仅将影响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也将影响全世界的命运。

  至今,距离两国元首作出这一选择已过去两年有余。当此之际,在习近平对美国进行的首次国事访问中,两国元首在华盛顿对这一目标再次进行了确认。

  外界注意到,在现实的探索中,中美试图建立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新型大国关系,尽管时间不长,但已建立起初步的机制,积累了相当的经验。要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最关键的,就是要做好两个“加法”和一个“减法”。

  新型大国关系要做共同利益的“加法”。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有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不过,相比丘吉尔时代剑拔弩张的国际格局,今天,随着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人们在国际关系层面对这一命题的理解将逐渐得到更新。在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你输我赢的旧思维已经过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实,使各国不能基于简单的敌友观来制定外交政策。非零和博弈将让人们意识到,合作是实现利益的唯一正确选择。通过照顾彼此的利益和关切,寻求合作的最大公约数,将实现不同国家间共同利益的加法,进而让朋友变得更多。

  新型大国关系要做信任的“加法”。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在缺乏交流的前提下,不信任极易在猜疑中不断放大,往复循环,最终导致形成无法解开的猜疑链。国之交也如民之交,信任比金子还珍贵。而要达成信任,需要国家间加强沟通。这既需要自身及时对外释疑解惑,对彼此关切的重大问题进行坦诚交流,同时,也需要双方在沟通中坚持以事实为依据,防止三人成虎,也不疑邻盗斧。

  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要做“减法”。其中最重要的是做分歧的“减法”。多样性是世界的客观现实,而多样性即意味着差异。正如习近平所说,正是因为有了差别,世界才多姿多彩;也正是因为有了分歧,才需要聚同化异。因此,对于国与国的交往,不仅存在利益冲突带来的挑战,还存在文化、观念等方面差异带来的挑战。中美两国在一些问题上存在不同看法、存在分歧在所难免,这并不随着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加强管控分歧,却是人力可及之事。如果说共同利益的多少决定了国家关系的高线,那么这一关系的底线就取决于对分歧的管控。而要实现好的管控,最关键的是双方应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采取建设性方式增进理解、扩大共识,努力把矛盾点转化为合作点。

  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贸易总量占世界五分之一。中美必须合作而非对抗,这不仅是两国之间,也是全世界的共识。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合作。正是因此,中国分外重视合作的价值。只有做好合作和信任的“加法”,分歧的“减法”,才能发挥各自优势、加强合作,这不仅是中美之福,也是人类之福。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