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夏,海拔3900米的青海玉树,空气清冽,游人如织,几乎看不出五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震动世界的大地震。

  地震之后,时任青海省委领导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计划用三年时间完成恢复重建的主要任务,然后再用两年时间,进一步把州政府所在地建设成为“高原生态型商贸旅游城市、三江源地区中心城市和青海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先行地区”。

  这五年,玉树人是怎么过来的?五年重建目标完成得怎么样?这个称为三江源头、唐蕃古道、虫草之乡的资源得天独厚的地方,下一步又打算怎么发展?

  本刊记者就此独家专访了现任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吴德军。


  重建效果超出预期

  《瞭望东方周刊》:玉树地震已过五年,重建过程中你也是地方主要负责人之一,感觉这个目标完成得如何?

  吴德军:关于重建,青海省委书记骆惠宁曾说“事非经过不知难”。对此,我感触颇深——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玉树灾后重建,就很难体会到它的艰辛和艰难。

  玉树集中了中国西部贫困地区、高寒缺氧地区、边远民族地区的所有特征,是迄今为止人类高海拔地区救灾史上条件最苦、困难最多、情况最复杂的庞大工程。

  除了自然环境严酷以外,玉树的土地权益关系也很复杂,且处在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生态环境脆弱。

  地震发生后,国家高度重视,立即成立国家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在灾区聚集了最优秀的规划力量、最能攻坚的施工力量,共商怎样建设一个新玉树。最后明确的定位是,重建后的玉树,应该是高原生态型商贸旅游城市、三江源地区的中心城市、青海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先行地区。

  如今,玉树重建已经完成,效果超出预期,尽管过程充满了艰辛、矛盾和困难。商贸旅游城市、中心城市和先行地区也即将建成。

  《瞭望东方周刊》:你最满意之处和不满意之处在哪里?

  吴德军:我最欣慰和满意之处,是在中央的关心支持和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极度浓缩的三年时间里,完成了投资447.54亿元的1248项重建项目。

  来自全国各地的援建者们,跟玉树人同吃同住、艰苦奋斗,特别要向他们致敬。

  比如,来自中国规划设计院的技术专家,很多是北京来的年轻研究生和博士生,在常年寒冷、没有暖气的帐篷里住了三年,他们硬是凭着毅力扛了下来,还有些干部甚至劳累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每每回想起这些,我都感到无比悲痛和内疚。

  另一个满意之处,是玉树人自己对重建的认可度很高。这里说的认可度,很大一部分来自民间自媒体——玉树的年轻一代,现在在社交媒体上说起家乡,都很自豪。让有文化的年轻人认可自己家乡美,是一种纯粹的认可。

  不够满意之处,是硬件建设好了,“软件”还没跟上。比如人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文明程度等,与玉树未来的发展目标还有较大差距,还需要时间的积淀。

  《瞭望东方周刊》:上述各种困难中,最难的是什么?

  吴德军:在诸多问题和困难中,最难攻、最费时、最复杂、最突出的,还是征地拆迁和重新协调土地权益关系。

  玉树重建是原址重建。震前结古镇区用地宗数中,商住房、商住办公一体房、院落住宅,以及寺院房地产并存,个人宅基地宗数占97%以上,面积占69%以上。由于历史原因,绝大多数居民的土地确权不明,土地权益关系非常复杂。

  震后,“一宅多证、一宅多户”的现象充分暴露,给规划调整用地、居民住房建设和回迁安置增加了相当大的难度,成为当时制约灾后重建顺利推进的最大瓶颈。

  让人人都满意,服从重建的拆迁计划,非常之难。难到什么程度?我们有一位干部,到一户老百姓家里做工作,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去了76次。

  我们坚持 “科学规划论证”与“尊重民族情感”相结合,在兼顾大多数群众利益的情况下,开展细致的宣传动员,逐步使群众由不理解、不支持转变为理解、配合和支持,最终在结古镇区约12平方公里的有限规划重建区内,安置了10万以上的原有居民。

  这期间,难能可贵的是得到了绝大多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特别是一些群众“舍小家、顾大家”,作出了很大牺牲,非常让人感动。

  《瞭望东方周刊》:玉树重建的另一个口号是“苦干三年,跨越20年”。 “跨越20年”具体指什么?

  吴德军:这个口号是省委省政府针对玉树灾后重建的特殊性提出的。它包括了生态环境、经济社会发展、城市建设管理、人民生活水平以及人的思想观念等方面的全面跨越。

  重建总投资447亿元,这是玉树建政60年来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8倍,因此从居民住房、学校、医院,到事关长远发展的交通、能源、通信和城镇基础设施建设,都全面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举个例子,重建给玉树带来的一个革命性变化,是冬天有了暖气,这是当地老人们最开心的一点。

  以前,玉树人冬天都是烧牛粪取暖的——一天之中,人们不断要用簸箕揽牛粪到火炉里,还要掏烟灰,整个城市也会被一片蓝色的炊烟笼罩。那也许听起来很美好,但真的是太累了。现在我们也有了暖气,冬天不再冷了。

  结古镇还设计了全新的下水道系统。在城市功能的设计上,我们也考虑进了长期发展的要素,现代化的商场、游客到访中心和宾馆一应俱全。现在虽然经济下行压力大,但玉树的游客人数却在大幅增长。


  房子要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

  《瞭望东方周刊》:玉树州是藏族自治州,藏族人口占98%,在重建过程中,是否特别考虑了对藏族民族文化的尊重和对其文化遗产的保护?

  吴德军:文化重建是玉树灾后重建的重要内容。对于地震中可能受到损坏的文物,青海省成立了文物保护工作领导小组,聘请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敦煌研究院等为玉树震后文物修复进行全面规划。

  有一组数字:国家累计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拨付修复经费2.14亿元,对玉树灾后文博设施投入9664万元,对宗教文化活动场所投入1亿元,对少数民族“非遗”抢救投入948万元,这在玉树民族文化传承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重建初期,深圳市规划院院长曾提醒:“一定要保留、保存、提升当地的文化”。玉树的文化是辉煌的藏族文化,当规划师、工程师都是外来的情况下,特别要注重当地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所以,重建中我们一直把“风貌打造”当成头等大事,因为这是一种乡愁,一种民族记忆。

  玉树是四大康巴地区之一,为了在最大程度上保留康巴风貌,我们组织了一个由省委常委、州委书记带队的考察团,加上中国规划设计院和中国建筑设计院的专家学者,花了半个月时间在海拔3700米以上的其他康巴地区如迪庆、甘孜、阿坝等地考察,取人之长并加以升华。

  我们的要求是,房子要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从木头、涂料、藏文化符号等细节上都有所体现。我们要建的,是玉树人自己的家,不是其他哪个城市的翻版。今天你们看到的玉树的风貌打造,可能是藏区最完整的。


  怎样讲好玉树的故事

  《瞭望东方周刊》:重建基本完成之后,玉树的下一步工作重心是什么?

  吴德军:无论是从玉树所处的发展阶段还是从长远考虑,发展生态文化旅游都是玉树下一步的工作重心。

  玉树旅游资源得天独厚,前来考察的专家学者都认为是世界级的。这里是青藏高原的屋脊,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有全世界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是文成公主进藏的重要驿站,还有非常深厚的藏文化和康巴文化的传承。“帐篷文化” “赛马文化”“康巴服饰文化”“唐蕃文化”“歌舞文化”在全中国都是最有独特性的。 

  最关键的是,玉树的这些资源的文化基本没有破坏,保存得还比较好。打个比方,玉树如同一个还没长大的美女,有一个非常美好的前景。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