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5-10-15

  2015年8月,在挪威西海岸的“大西洋海滨公路”上,王续东和他房车家族的3位车友驾车随地势盘旋而过,车窗外、公路两旁不断变换的风景让他们一再放慢行车速度,甚至忍不住停下来,支起车篷,沉迷其中。

  王续东是北京露营者房车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也是房车旅行的爱好者。

  2015年5月2日,他和车友从北京出发,开始了这场历时121天,途径26个国家,累计行驶3.6万公里的房车欧亚之旅,挪威是此次旅行的第29站。

  近几年,中国像王续东这样的房车玩家越来越多,他们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追逐一场场既无终点、亦无归期的旅行。或者像候鸟一样,随季节上路,遇美景而停,如同一群优雅的流浪者。


  富人的游戏

  “房车的雏形其实就是美国早期移民使用的大篷车。”中国旅游车船协会自驾游与露营房车分会(以下简称房车分会)副秘书长王碧卓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是一种起源于西方的生活方式。

  一战末期,一些崇尚自然的美国人把帐篷、床、厨房设备等加到家用轿车上,开着汽车去旅行,这应该算是早期的房车。

  二战后,随着汽车的普及和公路网络的形成,美国房车业得到迅猛发展,房车的设计也越来越舒适豪华,到1950年,拖挂型房车已经由原来的自制小型罐装房发展到近10米长的豪华别墅。

  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房车生产和销售达到了顶峰,并带动了欧洲等发达国家房车文化的发展。

  而中国人对房车的最初印象,大约来自于1999年上映的贺岁片《不见不散》。影片中的葛优饰演的男主角开着房车住在美国的公园里,和女主角度过一段浪漫美好的时光。让许多中国人对那个“车轮上的家”产生了浓厚兴趣。

  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成为房车玩家。

  “有钱人”、“高端人群”是中国房车消费群体的第一个标签。可以说这是一场富人的游戏,也是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

  一般而言,房车一定是家庭中第二辆、甚至第三辆汽车,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目前市场上房车的售价普遍在20万~50万元。以一辆售价30万元的自行式房车为例,其一年的维修养护成本至少需要2万元,还需要5000~10000元保险费用,再加上房车极高的油耗,每年花费将近10万元。

  王续东以此次房车欧亚之旅为例,给《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辆房车的油费、过路费、签证费用、露营费等各项费用加在一起不超过50万元,一般每辆车上4~6人,平均每人的花费在15万元以内。

  尽管这个价位并不算低,但他认为,如果选择其他旅行方式,以同样的花费,绝对无法去到那么多地方,也很难获得同等愉悦度的旅行体验。


  换一种生活方式

  但在王碧卓看来,这种奢侈与钱无关,也不是对经济条件的描述,而是对消费观念和生活追求的定义。

  在年龄上,中国的房车消费群体主要集中在40~65岁的人群中,其中50岁以上的房车车主占70%以上。

  “这一群体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而且他们更注重生活质量,开始回归自然。”王续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处于半退休或退休状态,有大量的闲暇时间。

  这与房车旅游特殊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房车旅游是一种更加闲适、随遇而安的生活方式。

  玩家们往往是常年在营地,他们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停下,生活一段时间,享受美丽的自然风光。“很多玩房车的人都是夏天到北方避暑,冬天到南方猫冬。时间太短体现不出房车旅行的乐趣。”王续东说。

  而在美国,很多人选择退休之后,卖掉房子,买辆房车四处旅行。

  “目前来看,长江以北地区玩房车的人更多一些。”王续东说。这与人们的消费习惯、气候条件、地貌特征和房车使用的政策环境密切相关。比如,目前房车玩家最多的四川省,就与它“少不入川、老不出蜀”的休闲文化有很大的关系。


  优雅的流浪

  对于大多数选择房车旅游的人来说,一旦房车启动,便是一场不设终点、没有归期的旅行,也是一段优雅的流浪之旅。

  “房车旅行追求的是随性和自由。”王续东说,可以随时出发,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停下。

  今年65岁的张藏虎是河北省衡水市的一名退休干部,如今他已经习惯了开着房车的旅居生活。2015年4月,为了参加上述房车家族的房车欧亚之旅,他以旧换新,买了自己的第二部房车。

  “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一直是张藏虎的心愿。退休后他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出去走走。但是几次跟团游下来,行程匆匆、走马观花,累且玩得不尽兴,让他很失望。

  于是他开始寻找新的旅游方式。2011年,他通过网络留意到了房车,当年还带着妻子专程参加了当年的北京房车展。“当时就觉得不错,回去跟家人商量后就买了一辆。”张藏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现在,每年有超过一半的时间,张藏虎和妻子都旅居在外。他告诉本刊记者,他的房车就像是另外一个家,备有齐全的日常生活用品,“什么时候想出去了,开上车就走,但不会去想目的地。”张藏虎说。

  夏天就往北走,去内蒙古,看看歌曲诗词中描绘的大草原;或者去东北,领略一下小时候课本上赞美的大兴安岭和北极光;冬天就往南走,去云南、去三亚。

  “这几年,除了新疆、西藏、甘肃和台湾我们没有去过,中国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张藏虎自豪地说。

  2015年,他又带着妻子来了一场房车欧亚之旅,开着房车走过了亚欧26个国家。

  遇到喜欢的地方,张藏虎和妻子就会停下来,小住几天,或者几个月。“我们有一半的时间是停下来的。”张藏虎说。

  如今,8月份结束欧亚之旅回国后,张藏虎和妻子还一直停在位于房山区的北京房车博览中心的露营地。“过段时间北京的天气冷了,我们可能就要南下。”张藏虎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