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5年10月19日至23日对英国的国事访问,是10年来中国元首对英国的首次国事访问,英国方面给予了超高规格的接待。

  2015年也被称为中英关系的“黄金年”。新年伊始,威廉王子即来华访问,这是29年来英国王室成员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一个月前也刚刚访华,明确释放了中英将“携手打造‘黄金10年’”的信号。

  中英“黄金10年”对于两国和世界格局意味着什么?英国政要如何看待中国的未来角色?《瞭望东方周刊》就此专访了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主任、著名历史学家拉纳.米特(Rana Mitter)教授。


  “双方都展现出了‘亲密感’”

  《瞭望东方周刊》:英国政府这次以超高规格接待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被英国媒体评论为“铺开了最红的地毯”。其中你觉得最值得关注的部分有哪些?

  拉纳.米特:我最感兴趣的,是中英之间互相表达好感的“身体语言”。

  比如,女王为这次访问发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条中文推特“女王和爱丁堡公爵欢迎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来到白金汉宫”。习近平主席在访英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明确表示,此行将“为今后一个时期中英关系绘制路线图”、“共同开启中英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黄金时代’”。卡梅伦首相也表态说,英国致力于成为“中国在西方世界的最好伙伴”。

  可以说,双方都展现出了“亲密感”。 

  除伦敦以外,习近平主席还前往英格兰北部城市曼彻斯特访问。英国财长奥斯本正在力推一个名为“北方经济增长区”(Northern Powerhouse)的计划,拉动英格兰北部地区的经济增长。中国领导人专程造访曼彻斯特,意味着中国投资可能会在这个计划中扮演重要角色。

  此外,习近平主席此行访问的两所大学,一所是帝国理工学院,那里的工程学研究举世闻名;另一所是曼彻斯特大学,那里的石墨烯实验室是欧洲最大的石墨烯研究中心。

  这意味着,除经贸以外,“大科学”将是未来英中合作的重要内容。

  《瞭望东方周刊》:对于大力引进中国投资进入英国的核电和基础设施领域,开启中英“黄金时代”,英国国内似乎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你怎么看?

  拉纳.米特:一些英国人有疑虑和不确定感是很正常的——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现在是英国投资于中国的核电站和基础设施,中国国内大概也会有不同意见。

  而且,英国国内对此主要是讨论,总体来说对中国投资仍然持开放态度,这一点与美国不一样。即使是反对的声音,也并非出于敌意,而是对中国的了解不够。

  当然,中国也应该在未来证明给英国的疑虑派们看:英国与中国的合作将是有益和有利的。

  我想,中英“黄金年”传递出的真正信息是:让我们启动中英之间加深了解、携手合作的旅程,现在就出发,未来才能结出果实。


  “与中国交好,是慎重和长远考虑后的选择”

  《瞭望东方周刊》:有一些评论说,英国政府与中国交好的主要目的是吸引中国投资,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拉纳.米特: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确实,包括卡梅伦首相和奥斯本财长在内的英国执政者们,对中国未来和中英关系表达出了强烈信心,也希望中国投资能拉动英国经济增长。但是,有雄心的政治家们所考虑的,不仅是当下的事情,更是长远的大势。中国就是他们考虑的大问题之一。

  与中国交好,应该是他们慎重和长远考虑后的选择,不只是吸引投资这么简单。

  《瞭望东方周刊》:在英国政治家眼中,中国对英国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拉纳.米特:我不能代表他们说话,我想他们也在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

  其实,这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中国未来选择的发展方向——是只做经济强国,还是同时使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不断上升,成为在未来很多年里对世界格局产生关键性影响的真正大国。

  《瞭望东方周刊》:一家英国媒体在社评中说,此次访问将成为英国多年以来最重要的外交访问,意味着英国“从根本上校准大国关系”,把中国的重要性置于美国之上。你怎么看?

  拉纳.米特:英国政府高度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在中美之间作选择。英国与美国在国际事务和防务方面仍然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在很多方面仍然是战略盟友。


  “未来5~10年将是两国互相磨合的过程”

  《瞭望东方周刊》:中英双方这次都明确提出了要把“黄金年”扩展为“黄金10年”、打造成“黄金时代”的愿景。纵观近300年的中英交往历史,可谓有起有伏,你觉得两国“黄金时代”可能面临的最大挑战何在?

  拉纳.米特:确实,中英历史上有过诸如鸦片战争等不愉快的片断,但不要忘记,中国和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是盟友,共同浴血抗击过法西斯。

  我很高兴地看到,习近平主席此次在白金汉宫国宴发表演讲时,特别提到了这一点。去年出版的我本人重写的中日战争史《被遗忘的盟友》中,也专门写到了这段重要的历史——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是英国和美国的盟友,共同为今天的世界和平作出过贡献,这在西方已经被很多人遗忘。

  所以中国和英国其实也是在重温过去的友谊。当然,务实地看,再好的朋友也不可能在所有事情上意见都一致,永远会是既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意见。最重要的是,要一直在价值观上保持交流。

  说到可能的挑战,经济方面,英国还需要在中国经济增长中找到切合自身优势的合适位置。

  地缘政治方面,目前中国在一些重要国际问题上仍然保持中立的态度,未来随着中国重要性的上升,可能必须在一些问题上表明立场。如果与英国有不一致的话,两国能否建立起一个协调机制?未来5~10年将是两国互相磨合的过程。

  《瞭望东方周刊》:在此过程中,中英两国还可以向对方学习些什么?

  拉纳.米特:细节方面,双方有很多可以互相学习的地方,比如中国基础教育的经验已经在英国被热议。而英国虽然面积小,国际影响力不如从前,但总有3~4所大学一直处于世界顶尖位置,这背后是对于学术独立性的持续坚持。

  从更大的方面来看,英国应该认真研究,中国如何走出了一条与西方不同的独特发展道路。中国则可以研究英国的历史经验——一个国家如何崛起为世界性强国,又如何在全球影响力衰退之际继续保持在经济、国际事务和文化上的影响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