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海博2015-11-05

  2015年的香山论坛,规格前所未有的高。

  这个最初只有学者参加的论坛,此次聚集了来自49个国家和5个国际组织共约500名官员、学者,其中包括14个国家的国防部长。

  2014年的香山论坛结束后,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在广泛收集国外代表意见的基础上,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就香山论坛的开放程度、规格、办会思路等听取了各方意见,并为2015年的议题设置进行了广泛的意见征求。

  学者们的建议恰逢其时。

  2014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结束后,作为香山论坛的主办方,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多次召开会议,商讨香山论坛的升级问题。主办方越来越意识到,一定要向世界发出中国的声音,发出中国的好声音。

  参与香山会议筹备工作的吕晶华上校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以前中国出去参加国际论坛,更多的是一种被动式的、作为客人的姿态发言,没有多少主动权。在世界愈来愈多地想听到中国声音的期许下,中国有义务提供一个交流机会与平台。


  不会有不疼不痒的问题

  年轻的中校李萌参与了香山论坛筹备至今的相关工作。

  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论坛需要足够充分的学术准备。这一准备,需要结合亚太各国关切的议题,进行通盘考虑。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学惠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解释说,议题要充分考量上届香山论坛的情况,及近一年来的国际格局。“通过大量议题的汇总,寻求符合参与各方意愿的共同话题。”

  此外,根据不同时期区域内国家的共同关切,每一届论坛的议题都会提前专门研讨。

  这些议题“不会有不疼不痒的问题”,主要是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比如说安全趋势的判断、安全机制的建设、安全理念的创新。

  经研究,论坛最终确定了“亚太安全趋势:机遇与挑战”“亚太安全理念:创新与实践”“亚太海上安全:风险与管控”“地区恐怖主义:根源与应对”4个大会议题,以及“亚太安全与大国责任”“东盟共同体建设”“地区反恐合作”“海上通道安全”“网络空间行为准则”“人道主义救援合作”“亚太安全合作:智库的作用”7个分会议题进行研讨。这些无疑都是关注度极高的热点话题。

  “这个议题为什么这么提,现在都有哪些主要观点,争论点在哪,我们的政策主张是什么,各国的政策主张是什么,共同点在哪里,如何才能达成共赢的目标,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李萌说。

  2014年开始,香山论坛变为每年举办一次,每一届论坛闭幕,就开始准备下一届了。闭幕后,主办方会广泛征询了各方意见——有哪些方面需要再改进?应该怎么确立主旨议题?

  主办方不仅要征求国内官方和民间的意见,还要征求国外官方和民间的意见。

  军事科学院香山论坛秘书组组长赵海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我们的主题、议题不能强加给他们”。

  而在这样一个多边交流机制中,很多参与方也向会务组提出发言请求。俄罗斯学者柯金,就是经专门请求后,被加进了一场本来没有他的发言议题中。

  为了实现参与方的充分交流,发言者的多元性很重要。在7个分议题会议中,每个组至多有一名中国人。

  主办方还考虑到,国际流行的做法是,在讨论安全领域的话题时,设置智库交流机制,这种形式如赵海涛所称“比较开放、自由、独立”,因此,论坛专门设置了以智库为主题的分组议题。


  从学者到“学界+官方”

  会议成功与否,关键看“说啥”。因此,除了会议议题,参会代表的身份至关重要。

  本次香山论坛的代表邀请被分为三个领域——官方、前政要及学者。在2014年香山论坛的基础上,此次论坛实现了不小的突破。

  赵海涛说,从2014年开始,香山论坛从传统的“二轨”升级到了如今的“一轨半”——也就是说,从传统的学者对话机制,升级到了官方与学者共同对话机制。

  他记得,以前论坛规模很小,且停留在学者对话层面。而且,学术成果少有直接反映给官方。

  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对于中国的一些理念,外方少有机会了解。在既有的交流机制中,并未为各方提供平等对话的平台。比如说,香格里拉对话会作为亚太地区重要的防务交流平台,近些年的会议中,中西方话语力量失衡明显。

  因此,2014年,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征求了有关部门的支持,决定了把香山论坛由“二轨”升级为“一轨半”的规格——官方与学界共同参与。

  2015年的香山论坛上,每个分组议题都有5名发言人,其中至少一名为学者,其他多为官方人员。这些议题被设置好后,由与会方自由选择参与。

  更多的人关注的是,中国军方哪位高级官员会出席论坛。

  在筹办本届论坛前,主办方就在邀请函中对嘉宾给出了明确说法——中国一位军委副主席要作大会的主旨发言。

  最终,此次论坛上,国防部长常万全主持了国防部欢迎晚宴,而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则作了主旨发言。


  新老朋友都要结交

  此次的香山论坛,应该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次香山论坛,49个国家派出了官方代表团,还有5个国际组织参会,此外,会务组在邀请过程中,既邀请了政府防务部门(如国防部),又邀请了军队领导(如军队总司令)。有7个国家派出了两个代表团,一共是61个官方代表团。

  作为防务论坛,各国防务部门的负责人自然最受关注。在此次论坛上,有14个国家的防长出席,此外,正部级以上的外国官员亦达到了19人。

  尤为明显的变化是,与2014年的第五届香山论坛不同,一些美国的盟国也派出了代表团。此外,以美国为例,2014年美方仅派了驻华武官作为官方代表出席,但2015年的论坛则从国内派出了官方代表团。

  第五届香山论坛时,主办方只邀请了亚太国家参会,而考虑到欧洲国家对亚太地区的影响,所以法国、英国、俄罗斯、意大利、西班牙以及瑞士代表也被列入邀请范围。

  事实上,主办方希望,各方代表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汇聚思想,坦诚交流,并未对具体的代表国别进行任何限制。

  对于请哪些人来,军事科学院学者姚云竹此前提出了“四个统一”,即代表性与专业性的统一,老朋友与新关系的统一,短期与长远的统一,专家个人间与智库机构间的交流统一。

  姚云竹对此的解释是,来参会的代表要有足够的代表性,比如说他们希望邀请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官方及智库参会,就需要联系中国足够分量的中亚研究机构,请其推荐具体的目标机构与人选。

  在参会人选上,还要注意维护老朋友,参加过历届论坛的人要请,一些新朋友也需要结交,尤其是一些青年才俊。

  虽然主办方尽力邀请更广泛的代表参会,但很多人仍然停留在“有联系”的层面。

  李萌说,此次邀请并未完全放开。

  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提出宁可自己承担费用,也要来参加论坛。更有人没有接到邀请,但通过关联学术团体,把自己加进了参会名单中。


  “这个级别不算低”

  官方代表多了,也为协调工作带来了挑战。通常,如果邀请学者参会,一封电子邮件即可沟通。但官方代表团要来,就要按国际礼仪接待,况且有的官方代表团直至会议开始前几天才确定要来。

  很多官方代表都表示“很愿意去,但能不能去,还定不了”。参会代表身份问题也很重要,如某国国防部长若不能参会,就要考虑另派人选,但派什么级别的人、具体派谁,都要慎重考虑。

  此外,一些亚太地区的利益相关方,也要互相观察——2014年香山论坛,一些之所以没有派人参会,就缘于其相关方一直没有明确是否派官方代表。

  那一年,A国不断催问会务组:M国有委派吗?但M方直至会前一周才突然决定派驻华武官参会,此时A国已经来不及反应了,最终没有派出官方代表团。

  2015年的香山论坛,美方直接从国内派了一名国防大学的校长参会,“这个级别不算低”。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