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就参军的何雷,25年前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次年,海湾战争爆发,美军由夜战开始了战争,此举引起了军事科学院一些研究人员,特别是何雷的关注。

  夜战近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战法,但在现代条件下必将面临新的问题与挑战,何雷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上呈了咨询报告。随即,报告获得中央军委首长的批示,印发全军。此后,中国军队更加重视开展高技术条件下的夜战训练。

  而今,身为第六届香山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何雷中将,把目光更多地放在了军事合作与对话机制的探讨。冷战结束后,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凸显,除了原有的军事外交方式外,中国开始积极参与多边安全合作对话,国际安全规则的制定,联合国维和行动,举办和参与联合军演等多种军事外交活动。

  他认为,作为军事外交活动的一种形式,香山论坛也起到了增进军事互信、加强危机管控、避免战略误判以及深化国家关系的作用。

  诚然,一些国家为了争取和保护各自战略利益而产生的结构性矛盾,仍会对一些多边军事外交机制的形成和发展造成障碍,但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何雷强调,有理由相信,随着各国间军事交往的进一步深入,各种与军事外交相关的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将与各主权国家一起,共同推动国际多边军事外交朝着更为丰富多彩的方向发展。


  平等对话的开放论坛

  《瞭望东方周刊》:对于香山论坛的开放程度,曾有文章质疑:“中国是否愿意将外国代表希望探讨的敏感问题纳入议程?即便愿意,主办方又是否能放开所有限制让与会代表自由讨论?又有多少中国学者愿意无所顾忌、畅所欲言?”

  何雷:首先,香山论坛是一个开放性的地区安全论坛,作为主办方,我们向来不会刻意限制参会代表的言论,同时,也就不存在所谓外方代表希望探讨的敏感问题一说。

  如果南海问题可以作为外方代表希望讨论的敏感问题,那么在本届论坛中我们设置了充分的环节与时间让与会代表对海洋问题畅所欲言。也如你所见,本届论坛中,与会的美国前海军作战部长拉夫黑德退役海军上将还重点谈了南海问题,并引起了与会各方的关注,但我们事先并不知晓他的演讲内容,也并未设置任何能够影响他演讲内容的环节。

  所有的与会代表都可以在论坛中畅所欲言,阐释自己的观点,这是香山论坛一以贯之的宗旨。

  对于参会的中国学者,我们更不可能进行限制,学者作用就是献言献策,在论坛上充分讨论,进行思想的交流与激荡,我们也鼓励更多的专注于相关领域的学者为香山论坛、为亚太和平与地区安全奉献他们的聪明才智。

  《瞭望东方周刊》:举办这样的论坛,对于地区及国际防务交流有着什么作用?这些作用在过去的历届论坛中是否得到了体现?

  何雷:作为一种军事外交的形式,香山论坛的实质是通过军事力量的涉外和平运用,充分发挥其各方面功能,达到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战略目的,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与稳定。

  应该说,国际军事对话虽然是务虚形式,但往往蕴含重大的战略意义和独特作用,因此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战略与安全对话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形式之一。防务安全磋商也属于军事对话,是国家防务部门之间为增进互信、加强军事领域交流与合作而实施的交往活动。防务安全磋商是国家间政治与战略合作的具体体现,是国家间战略性问题探讨的主要机制以及国家间务实性军事合作的重要标志。

  新世纪以来,多边国际军事对话也日益频繁,比如东盟地区论坛、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论坛、香格里拉对话会等平台,这些安全对话平台在促进相互沟通方面各有特色,应当相互学习借鉴,取长补短。我们希望所有的论坛都应成为平等对话、大家发声的平台。香山论坛的主旨是平等合作、包容互鉴,通过广泛深入研讨交流,增进互信、积累共识,促进地区安全合作,推动各方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繁荣发展。


  无意取代其他论坛

  《瞭望东方周刊》:本届香山论坛从以往的香山脚下移步国家会议中心,是否意味着论坛发生了较大变化?

  何雷:自2006年创办以来,香山论坛已走过十个年头。秉持着“开放、包容、互鉴、合作”的理念,香山论坛已经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亚洲安全防务对话平台,成为中国军事外交一大品牌。此次论坛举办地点从香山脚下移步鸟巢旁的国家会议中心,改变只是因为扩容,不变的是“谋和平、求发展、促合作”的执着追求。

  通过历届香山论坛,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双边及多边防务安全讨论机制上更加成熟,我们一如既往地希望为相关地区及国家提供一个互信、开放的交流平台,希望与会人等能够秉持自由讨论的心态,关注亚太安全问题。

  很多人都会关注到所谓“香山论坛与香格里拉对话会的关系”,对此,我们多次强调,香山论坛无意与其他论坛PK,更无意取代其他任何论坛。

  《瞭望东方周刊》:香山论坛规格由非官方升级为半官方,是否表明中国在着力提升在地区安全的角色定位?此前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国在争取地区安全领导人的角色,你对此作何评论?

  何雷:中国一直致力于维护地区安全与区域和平发展,由一个论坛的升级来判断一个国家在本地区安全领域的角色定位,不是我们的初衷。

  亚太是我们这个论坛的基本立足点,作为亚太大国,离开中国谈论亚太安全问题是不可能的。我们希望各方在这个平台上平等交流,这个愿景已经实现。

  为适应亚太地区安全环境的新变化和安全合作的新需求,香山论坛从2014年开始,由两年一届改为每年一届,规模扩大,规格提高,升级为“一轨半”高端亚洲安全与防务对话平台,参加人员也由往届中外专家学者扩大为亚太国家领导人、防务部门领导人和武装部队领导人,部分国际组织常设机构负责人、前军政要员及知名学者等。

  对话胜于对抗,合作才能和谐。本届香山论坛,亚太地区乃至域外重要大国派出官方代表团出席,为各国开展更深层次的安全合作对话提供了更为宽广的前景。

  2015年,香山论坛规格进一步提高,柬埔寨王国首相洪森作为特邀嘉宾出席16日的欢迎晚宴并发表演讲;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上将在全体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14个国家的国防部长、11个国家的国防部副部长和军队总司令参加论坛。纳米比亚前总统努乔马作为贵宾出席本届论坛活动。

  论坛规模也进一步扩大。有来自49个国家的56个代表团参加本届论坛,5个国际组织派出了代表,61个官方代表团约300余人,另外还有前政府高官和中外智库专家约200人参会,是历届香山论坛规模最大的一次。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第一次各自从本国国内派代表团参会。

  香山论坛是一个平等合作、包容互鉴的开放性安全与防务交流平台,宗旨是增进互信、积累共识,促进地区安全合作,推动各方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论坛举办近10年来,特别是去年论坛升级为“一轨半”以后,得到了本地区国家和其他地区国家防务部门与武装部队的关注和认可。显然,许多国家都看到了香山论坛在讨论亚太安全与防务问题上的独特作用。


  构建新型军事关系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注意到,香山论坛特别设置了智库间的交流议题,该如何理解这种军方智库间的交流活动?

  何雷:参会人员规格提升、数量增多带来的是论坛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这对于中国智库而言也是一个新的平台。中国军方智库分为官方和社会两大类。官方军事智库最有影响力的代表是中国军事科学院。这种影响力主要体现在重大事件上,来自军事科学院的形势分析报告和对策建议能够直达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的案头。

  社会智库比如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学会是社会学术团体性质,但挂靠在军事科学院,具有官方背景。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