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戴闻名2015-11-19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梁建章称之为“很大的进步”。在他看来,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看似只是人口政策调整迈出的一小步,实际却可能成为引领中华民族续写辉煌的一大步”。

  2007年,身为携程旅行网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梁建章放下公司业务,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人力资源与国家竞争力,其间对中国人口问题和政策产生了强烈兴趣。

  2012年,梁建章回国重掌携程,仍然密切关注中国人口问题。当年,他开始担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客座研究员,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出版了合著《中国人太多了吗?》(2014年修订版名为《中国人可以多生!》),并个人出资拍摄了纪录短片《中国崛起的人口陷阱》。

  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和对比,梁建章提出:被奉行多年的马尔萨斯“过多人口会减少人均资源拥有量影响经济发展”的理论已经过时,只适用于前工业社会——未来世界里,人多不但不会导致资源枯竭,不会耽误共富,反而可以被转化为国家竞争力。

  这个非科班出身的人口问题研究者的观点,最初较少得到呼应。不过,随着中国人口政策的调整,他的观点逐渐被更多人熟知。


    生育率过低的现实

    《瞭望东方周刊》:为什么中国人口已经这么多了,还要放开生育?

    梁建章:过去10年中,中国的生育率已经降到了1.5以下,远远低于2.1的更替生育率,上海的生育率更是降到了全世界最低的0.7。

  数据分析显示,中国人口数量再持续增长10年后将达到顶峰,然后进入萎缩。到2030年前后,中国将面临严重的人口衰老问题。

  所以,如果考虑20~30年后的中国发展,中国人不是生得太多了,而是少了。

  马尔萨斯“过多人口会减少人均资源拥有量,进而影响经济发展”的理论被奉行多年,但这一理论只适用于前工业化社会,如今已经过时。

  最近20年,人口方面最有影响力的是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梅尔。他的基本理论是:人口规模的增长,可以使更多人从事科研创新,再加之以市场化机制,可以把人口数量优势转换成经济增长。因此,人多不会导致资源枯竭,更不会耽误共富。

    《瞭望东方周刊》:所以在未来,合理的人口规模和结构不但不是包袱,可能反而成为一个国家的竞争优势?

    梁建章:人口结构是影响一个国家创新力和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这一点以前很多人没有关注到,但如今已经被外国的前沿研究证实。

  人口结构越年轻,一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就越强。这里的“年轻”,不是单指年轻人,而是年轻化的社会。这种社会,就需要不断有大量的新生人口或年轻移民。

  因为人口衰老导致国家竞争力降低的最典型例子就是日本,以及欧洲的一些国家。一些东亚国家和地区都在接近老龄社会,比如韩国,也面临着严重的老龄化危机。

  未来真正能够在经济规模和人口结构上跟中国竞争的,只有美国和印度。印度人口结构更年轻,当中国人口红利降低时,印度还将非常“年轻”。美国的制度更完善,全球吸引力更强,可以通过移民不断为其补充年轻人口。

  未来5~10年内,中国在全世界领先增长的势头应该还将持续下去。到2030年左右,中国人口衰老的问题就会比较突出了。所以,调整政策必须从现在开始。


    “资源有限论”已经过时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经拍过一部纪录片,名叫《中国崛起的人口陷阱》。这个“陷阱”具体指什么?

    梁建章:以前我们常常引用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资源有限论”:人口越多,资源越少,人口太多,资源就不够用了。

  但现在对这一观点的看法已经开始改变:马氏理论是前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在后工业化时代,资源的产生速度要远远高于人口的产生速度,资源有限论并不成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为什么现在能耗越来越高,能源价格却下降了?因为一种能源价格上去了,替代能源就被不断开发出来,导致其成本不断下降。

  当然有人会说,人口多了,会导致城市拥挤,污染严重,但实际上,拥挤和污染更多是城市规划不科学导致的。

  以前的城市,规划最多住一千万人,现在人口到了两三千万,公共设施就显得拥挤。中国现在的城市虽然面积不小,但城市规模其实是偏小的。韩国、日本都有超大城市群,中国人口数量是其10倍不止,城市规模是太小了。

  所以对于城市而言,更重要的是不能因规划滞后造成人为的拥堵。

  与之相配套,户籍制度可以进一步放开。因为生活成本高,本身已经是一种很大的限制,不需要再用太多政策手段来限制了。

  国际通行的做法,不是通过户籍,而是通过税收和房价来调节大城市人口——想在大城市生活,就要承受高房价,并对地方财政作出贡献,使政府有充足资源建设基础设施,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说到底,当世界所有的国家都在羡慕中国人才多、市场大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把中国人口多的优势当成自己的劣势呢?


    光靠民间的力量不够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中国大城市年轻人的生育意愿确实很低——听说携程公司内部曾做过一个鼓励生育的“民间试验”,结果如何?

    梁建章:携程公司内部曾经进行过鼓励生育的民间实验,由公司提供帮助员工养育二胎的无息贷款。结果是,申请人数比想象的要少,说明现在年轻人的生育意愿比想象的低。

  一个可以提供参考的数据是,据上海市卫计委统计,目前上海进入婚育年龄的女性,有90%符合双独或单独二孩的政策,但申请二孩的比例还不足5%。

   《瞭望东方周刊》:那要怎么解决这一问题呢?

    梁建章:光靠民间、企业的力量还是不够的。

  现在生小孩的抚养成本很高,因此一般人不会要超过两个小孩。培养成本这么高,未来又不靠他们养老,仅仅是亲情回报,不足以让人产生强烈的生育意愿。

  因此,为未来计,中国还要扭转现在大城市生育意愿普遍过低的现象,从税收、教育、医疗、就业等各个方面切实减轻年轻人支撑家庭的负担,让普通家庭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

  比如,国家层面可以给企业一定的补贴,保证生育阶段的女性在工作机会、年假等方面可以获得福利待遇和职业保障,否则企业一定会对育龄女性有一定歧视,导致全社会女性生育意愿的进一步降低。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