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5-12-03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2014年,以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网络文学、网络音乐四大板块为主的中国网络文化产业规模达到1500亿元,同比增长200%。

  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票房近300亿元、连带产业超过千亿元的电影产业与互联网发生了深层次的碰撞。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国外互联网和电影的结合,还没有像中国这么迅猛,进化得如此快速。”

  腾讯影业是腾讯旗下的影业公司之一,与游戏、文学、动漫属于同一事业群,力图打造明星IP(知识产权)、进而形成新型产业链。

  另一家则是企鹅影业:它依托腾讯视频,业务重点是自制剧、电影参投以及艺人经纪。

  百度旗下也有百度糯米电影和爱奇艺影业两家公司涉足电影产业。

  2015年,百度、阿里巴巴及腾讯(业内称其为BAT)三巨头甚至还聚首于同一部影片——原创国产动画电影《小门神》。其中,阿里巴巴旗下阿里影业是联合出品兼发行,企鹅影业、百度糯米电影则为联合出品。

  作为互联网公司进入电影行业的代表,BAT旗下的影业公司都在尝试进入电影生产发行的每个环节,从投资、拍摄制作、营销发行、终端播放(包括影院上映和网络公映),到后续的衍生品开发,最终形成完整闭环。

  “我们希望透过互联网、国际级的技术与人才去改造电影行业,发展成一个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全产业链娱乐公司。”阿里影业CEO张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最早在业内提出“互联网电影公司”概念的是乐视影业。其CEO张昭如此评价:“互联网+电影可能不再是原来的电影产业,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产品。”

  “互联网+电影”塑造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电影产业链。


    不一样的链条

  随着2015年9月腾讯接连推出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完成电影拼图——2014年6月阿里影业成立,同年7月百度旗下的爱奇艺也成立影业公司,2015年初百度又悄然成立百度糯米电影。

  程武认为,未来中国电影的价值将不再局限于票房,“电影体验将通过影视、文学、动漫、游戏、衍生品等多元IP运营协同实现全面的释放,形成远超当下的娱乐消费规模。”

  对于根植于社交的腾讯而言,影视产品是“IP的放大器”,能引发粉丝经济和圈层消费——拥有共同兴趣和话题的人,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凑在一起、形成圈层。而这一圈层里的人在进行消费行为时,会受圈内群体的引导,趋向于与大多数人一致。

  程武认为,互联网将把内容的创作者、作品和受众紧密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基于内容的互联网用户社区——用户和用户之间、用户和内容之间可以高频互动、碰撞,从而产生新价值和新产品。

  除了将社交属性植入电影产业,腾讯影业与其他互联网影业公司的最大不同就是在所谓“泛娱乐”的布局之下,利用文学、动漫、游戏、电影完成当下最热的IP产业链建设。

  4年前,程武就提出了“泛娱乐”概念。此后,腾讯收购盛大文学并投资动漫电影制作公司。如今继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文学之后,腾讯影业成为了腾讯“泛娱乐”的最后一块拼图。

  阿里影业的具体目标则是成为平台型公司而非传统的内容型公司——更强调“商业模式”,不仅要做自己的电影项目,也对整个电影工业提供服务。

  目前阿里的电影版图已经覆盖融资、制作、发行、营销、数据、售票、衍生品等方面,形成了另一条完整的电影产业链。

  “大数据”、“电商”和“众筹”——阿里影业选择了极具互联网特征的发展模式。最近随着娱乐宝和淘宝电影正式注入阿里影业,以及购入国内最大的电影售票系统粤科软件,阿里影业O2O的融资和宣发平台基本成形,业务架构已初具平台型公司的规模。

  此前主要深耕O2O、提供在线购票服务的百度糯米品牌,于2015年1月转变为百度糯米电影事业部。

  该事业部总经理徐勇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百度糯米电影将以影院作为生态核心,加速向电影产业上游靠拢。

  徐勇明认为,互联网的数据资源为电影创作提供了实质性的服务,数据基础能精准有效地定位电影目标受众群体,据此优化影片内容。

  这样,曾经主要卖电影票、爆米花的百度糯米电影很可能与爱奇艺实现全面闭环,也就是另一种产业链。爱奇艺与华策影视在2014年8月还联合成立了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为爱奇艺提供内容。

  《小门神》制片人于洲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互联网企业进军电影是“技术与艺术融合的新趋势”——BAT有着雄厚资本和强大资源,这让原创作者能放开手脚去创作自己的作品,而互联网自由平等的特点使更多创作方式得到了包容。

  “《小门神》之所以与BAT合作,看中的是互联网企业突出的创新力,结合传统影业在艺术上的经验,希望能够以此守正出奇。”他说。

  总之,“互联网+”的引入为电影产业带来的是结构性变化。

  “无论在影片创制和观影体验的创新上,还是IP的开发和运营上,我们都希望尝试新的玩法,探索新的路径,让电影超越电影。”程武说。


    传统影人的新舞台

  作为传统影业的资深从业者,张强曾在中影集团工作多年。阿里模式给他最大的惊讶是“绩效考核居然包括价值观考核,而且与KPI(关键绩效指标)同等重要。”

  其实在管理模式上,腾讯影业和阿里影业采取的都是高管搭配影业专业人士的架构,内部梯队则采用互联网公司的扁平化结构。如腾讯影业下设三个工作室,分别独立开展影片的创制工作。

  “一个最迷人和最有意思的事情。”腾讯影业副总经理、大梦电影工作室总经理陈洪伟如此评价这一布局——工作室的最大优势是可以快速推进项目,而内容创意产业需要一个相对高效、快速的决策、执行团队,而不是复杂分工、大规模人员。

  陈洪伟此前也在万达院线及影业公司任职长达10年,离任前担任负责项目开发的副总经理。

  张强曾任中影集团副总经理,策划了《中国合伙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狼图腾》等电影,还是“电影产品经理”模式的幕后推手,曾助力张一白的《匆匆那年》创造了2014年贺岁档票房纪录。

  “目前来看,BAT电影经营、管理、生产的核心人员,大部分还是来自传统影业。”博纳影业品牌总监马戎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掘金IP

  知名制片人安晓芬则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未来应是专业电影人才在互联网影业的广阔平台上起舞”。

  现在,这个互联网提供的舞台之一就是IP产业链。

  “回溯历史,张艺谋靠IP拍电影,没有王朔就没有冯小刚。好莱坞80%的畅销作品都是IP改编。”张强认为,正是国内电影行业对IP的长期忽视,让重新挖掘IP的现象“热”了起来。

  目前腾讯旗下拥有几十万部文学作品,两万多部动漫作品,上千部的游戏作品。

  “将来有机会用上千部的影视作品打通所有环节,变成一个系统化的探索。”程武说,一些IP的免费点击甚至高达40亿次,只要能服务好这些基础粉丝并控制成本,应该就能在电影市场赚到钱。

  游戏现在是几个板块中最赚钱的部分,程武将它比作“大哥”,“能够帮助其他的几个兄弟姐妹慢慢成长”。它虽然不是电影改编的主要源泉,但能让用户高黏度、持续性附着在IP上,让用户具有参与感、互动感。

  腾讯影业正在致力于游戏IP电影化的探索,如以联合出品方身份参与好莱坞超级大片《魔兽世界》,后者也是风靡全球的网络游戏名字。

  阿里巴巴集团正在着手建立“阿里文学”。张强认为:“我们投资电影要少而精,那么从一开始就要精准培育优质IP。”

  阿里影业已购入《还珠格格》的小说电影改编权和《狼图腾》海外发行权,买入《鬼吹灯》电视剧改编权等,瞄准经典作品的翻新价值,聚合资源深度开发。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