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问禹、高雪梅2015-12-03

  河北省卫计委主任张绍廉说,在医保的统筹层次、保障水平、管理制度等方面,京津冀三地差异悬殊;病历和医疗信息共享机制刚起步,患者跨地域转诊,几乎所有的检查诊疗都需重来,“这些问题如果无法解决,京津冀区域范围内的分级诊疗路径将困难重重”。

  此外,异地建设难。京津冀医卫资源顺着协同方向在区域内分布,目前还面临行政壁垒。

  天津市医院协会有关人士指出,在老龄化步伐加快、养老市场迸发的背景下,北京养老人口和相应医卫资源转向津冀,尤其是河北省部分生态涵养城市,是大势所趋,国家在政策上也已放开社会资本办医。

  但从目前情况看,北京医疗机构在津冀,以及社会资本在京津冀新办养老机构,还面临地方阻力、鲜有实践,相关工作进展缓慢。


  推进医卫协同的相关建议

  对于促进京津冀医卫协同、缓解北京“大城市病”和“看病难”,接受本刊采访的多位受访人士提出了多条建议。

  第一,明确京津冀三地医卫功能定位,北京应该是“医学中心”,而非“医疗中心”,在此基础上优先推动增量转移。

  方来英、郑志坚等业内人士表示,从医疗行业特征看,心血管、脑血管、脑神经等医学专科攻关,需要各大教科单位、医学院校、科研机构等多中心合作,可以集中在北京,但老年病专科医院、康复中心等非急症机构,当前在北京发展也面临突出瓶颈,迫切需要疏解。

  第二,以“同城化”建设激发医卫资源转移的内生动力。受访者表示,户籍、就业、就医、教育、社会保障等制度设计,是社会认定京津冀一体化程度的重要参考指标,也是左右首都功能疏解效率的关键因素。

  第三,加快提升河北医疗服务水平。

  第四,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引导病人合理流向,标本兼治缓解北京就医难。方来英建议,应从国家层面统筹布局医疗资源,比如将全国分成若干区域,分区域建一些国家级医疗中心,让全国卫生资源更加平衡,缓解首都就医压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