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傅天明2016-02-04

  

  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刚刚走过了“黄金十年”。这个行业的现状如何,又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瞭望东方周刊》就此专访了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秘书长、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赵振民。


  须从过度商业化回归医学本质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的医疗美容产业与国外比,大致处于何种水平?有哪些差距? 

  赵振民:中国已经成为医疗美容大国。据估测,我们的年医疗美容治疗人次已成为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大,选择治疗的绝对人数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在临床技能水平和临床经验积累及临床疗效等方面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有些方面甚至达到了国际领先。

  然而,中国在医疗美容产业链的上游产品和增值服务这两个领域所占的市场份额非常低,主要是在产业链的下游参与竞争,成为医疗美容产品的使用大国和消费大国。我们还需要花大力气向医疗美容业的制造强国、创造强国迈进。

  《瞭望东方周刊》:这个行业的发展是否也遇到了一些瓶颈和困难?  

  赵振民:医疗美容行业面临着结构调整、发展方式和质量的严峻挑战。

  在医疗整形美容发展的早期阶段,由于市场进入壁垒小,准入门槛低,市场竞争性小,单纯依靠广告投入和百度的竞价排名就可以获得可观的市场份额,由于成本低价格高利润大,也有人称其为暴利行业。

  为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和快速扩张规模,将大量的利润投入广告宣传,有的甚至将50%~70%的利润用于广告。同时,为了提高资产数量,医疗美容机构开始大肆扩张,开设更多的新机构。但在这个过程中,它们却忽略了人才培养体系和科技创新体系的投入。

  过度商业化、过于强调短期效益的“唯钱独大”的系统设计所存在的先天缺陷及其所导致的弊端已逐步显现。

  同时,在产业链的上游,我们还形成了竞争优势,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含量和高附加值的技术产品几乎很少产生。中国主要是在产业链的下游通过劳动密集型的服务获得收入。

  这实际上相当于充当着国外产品的使用者和消费者,更多是在拉动国外经济的增长。

  中国的医疗市场已经开始全面对外放开,国外资本会大量地进入医疗美容行业,国外的医生可以在华行医。特别是韩国等,作为国家战略早已举全国之力在我国开拓医疗美容市场。这对我国的医疗美容机构和从业人员带来巨大的挑战。在结构转型和发展方式转变没有到位之前,目前存在的挑战远大于机遇。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赵振民:首先要从过度商业化回归到医学本质,回归到以人为本、以人的健康为本。

  医疗美容的实质首先是医学的本质,医疗美容行业存在的价值是因为人类的健康需要。让医疗美容回归医学,是因人类的健康需要而存在。让医生一心扑在为病人健康服务的事业上,以丰厚的学识经验技术创新创造使人类的健康能得到维护促进和提高而成为名医,让医院回归到品牌的内涵建设上,以品牌的资产价值和品牌文化生命力而成为名院。

  只有让医疗美容回归医学本质,并通过创新提高核心竞争力和打造品牌,才能实现从宣传销售型和价格提升型来维持业绩增长的方式向依靠科技创新驱动发展的方式转变,从医疗美容产品消费大国使用大国向医疗美容制造强国、创造强国转变。


  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瞭望东方周刊》这个行业中企业的水平良莠不齐,经常有消费者投诉的案例,你觉得从政府部门的角度来看,应如何监管?

  赵振民:在医疗美容市场快速发展的大好形势下,也存在着一些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现象。受暴利的驱动,存在着一些非法制售、使用假冒伪劣的医疗美容药品、材料、器械设备等的不法机构和不法分子。同时,市面上也存在着非法开展虚假宣传、欺诈消费的黑中介、黑网站,存在着非法开展医疗美容服务的假美容、黑美容,存在着非法开展医疗美容教育培训的假机构、假师资和假培训证等。

  这些违法犯罪行为给受害者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和经济损失,对求美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这严重扰乱了医疗美容的市场秩序,严重阻碍了医疗美容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是对国家法律的肆意践踏和破坏。

  最近,国务院组织多个部委联合采取措施,依法严厉打击制售、使用假玻尿酸等违法犯罪行为。

  政府部门的监管重点还是要放在法制行业的建设上,建立公平竞争的医疗美容市场秩序,建立依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的常态化高态势的制度机制,建立公开曝光开展非法医疗美容服务的黑名单制度,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等。


  应建立行业的全国联网机制

  《瞭望东方周刊》:据你所知,现在政府部门是否对美容整形产业有相应的扶持政策,或长远的规划?

  赵振民:医疗美容作为医疗卫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和重视。由国家卫计委申请、民政部批准、国务院备案,于2009年成立了中国整形美容协会,重点在于加强自律维权、行业规范、协助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加强行业的监管,促进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建设。

  2010年,当时的国家卫生部召开了全国医疗美容行业监管工作会议,那是建国以来第一次针对医疗美容行业的发展召开专门会议,是医疗美容行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大事件。

  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司先后委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开展医疗美容机构医疗美容科室的基本标准的修订、医疗美容服务项目的分级管理目录的修订、医疗整形美容评价标准体系的制定实施、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委托协会开展全国医疗美容行业的发展状况调查。

  此外,科技部还批准了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设立了中国医疗美容科技奖等。

  随着十三五规划的制定实施,希望国家对医疗美容行业的教育培训体系、学科体系和科技创新体系的建立给预专项扶持,使医疗美容产业在调结构、促改革、拉内需、稳增长等发挥更大的作用,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

  另外,我们还建议国家卫计委或发改委牵头、委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依法建立全国医疗美容行业数据中心,实现医疗美容行业的全国联网。通过对大数据的获取、分析应用对医疗美容行业的顶层设计、发展规划的制定实施等有着重要的作用。

  《瞭望东方周刊》:国际上,有哪些国家的美容整形产业做得比较好,有哪些可借鉴的经验?

  赵振民:在市场秩序、法治行业、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科技转化等方面,欧美等发达国家制度机制建设和资源投入力度很大,在医疗美容产业的制造创造上走在世界前面,在医疗美容产业链的上游竞争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

  《瞭望东方周刊》:消费者应该如何正确地认识美容整形?

  赵振民:美丽源于健康,医疗美容的本质首先是医学,是把求医者或求美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首位。提高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是医疗美容的永恒主题。为了个人的健康和家人的幸福,请求美者到正规的合格的医疗美容机构去就医,不要贪图一时的便宜而误入不法分子或不法机构设计的美容陷阱、上当受骗。到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去就诊,就是对非法开展医疗美容服务行为的抵制,就是保护自己的健康维护自己的权益,就是捍卫国家的法律法规,就是对我国医疗美容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支持。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