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2016-02-18

  

  直到现在,说起微软,思普企业集团(以下简称“思普”)董事长张龙内心仍是激动难平。

  张龙与微软的故事还需追溯到两年半前。在2013年5月云南省全省软件正版化培训会议上,微软公司代表宣称,国产操作系统思普存在底层代码抄袭行为。

  这让台底下的张龙非常气愤:“他们是Windows,我们是基于Linux的,底层架构都不一样,怎么抄袭?”

  张龙不甘心。于是在2015年2月底,在收集了30名证人的证词后,思普对外宣布,要起诉微软的商业诋毁,要求其公开道歉。

  这样的反击,犹如蚂蚁对大象,最后不了了之。

  而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操作系统真正的战场,是市场。

  根据百度统计流量研究院的数据,2015年,微软Windows系列操作系统占据了桌面操作系统94.25%的市场份额;而国产操作系统即便所有加起来,所占比例也低于5%。

  但如今,新的变化出现了。

  2015年9月,戴尔透露称,其在中国的个人电脑超过40%预装了国产的中标麒麟操作系统,而非微软的Windows。

  而思普操作系统,也已在约2000家政府单位使用。

  随着可信技术的更新,趁着信息技术自主可控的政策春风,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们,正开始挑战巨头。


  巨头的硬伤和软肋

  在桌面操作系统领域,微软至今仍未有对手。

  百度统计流量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5年,个人桌面操作系统的排名依次是:Windows7占48.05%,WindowsXP占39.51%,Windows8占5.78%,Windows10占0.91%,苹果Mac OS占0.71%,以及其他占5.04%。

  “统计数据有差异,有的甚至说是微软占到了99%的市场份额。”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在中国即便是使用苹果Mac电脑,也可能装上Windows操作系统。

  这在张龙看来,无疑是“实质性的垄断。”

  2016年1月5日,国家工商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进行了反垄断询问调查,要求其就工商总局调查以来获取的电子数据中有关重大问题进行说明。

  这是继2013年6月、2014年7月和2014年8月多次调查之后,国家工商总局对微软的反垄断调查最新进展。

  “实际上,微软的操作系统并不先进,但因为它垄断的时间太长了,用户已经习惯成依赖了。”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秘书长曹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曹冬看来,垄断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而微软的强势地位,客观上也让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迟迟建立不起来。

  “微软操作系统使用的是封闭语言,而不是国际标准语言。对软件开发商而言,为用户多的操作系统开发软件更有利可图,这也造成了国产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开发成本高企的局面。”张龙坦言。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外资公司,其安全性一直是阿喀琉斯之踵,颇受质疑。

  “半年多来,我们跟微软进行过数次谈判。我们希望微软可以按照我国法律法规实现本土化,但谈判至今没有结果。”本次微软网络安全审查的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说。

  据沈昌祥介绍,主要的问题在于,Windows 10不符合《电子签名法》中关于身份认证的规定,以及《商业密码管理条例》中关于密码批准的规定。

  至今,微软仍未就此公开回应质疑。


  政府采购转向要义

  实际上,2005年,Windows Vista发布,因其采用可信技术,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中国曾明令禁止政府采购。2014年发布的Windows 8,也禁止政府采购。

  “Windows10与Windows8是同样架构的产品,名称的改变只是为了市场推销的需要,因此Windows10实际上也已禁止政府采购。”倪光南告诉本刊记者。

  这无疑给了国产操作系统绝佳的赶超机会。

  “推动国产操作系统,并不是站在市场角度考虑问题,而是要上升至国家信息安全角度。因此,我们率先考虑的不是好用不好用,而是要保障国家信息安全,这是最重要的。”曹冬说。

  第一个有此需求的目标市场,就是党政军行业市场。

  “《国家安全法》第24条提出‘自主可控’,第25条提出‘安全可控’。对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党政军相关单位而言,尤为重要。”倪光南解释说。

  2014年10月7日,中央军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信息安全工作的意见》,提出了“自主可控、渐进替代”在内的48字方针。

  在中央政府采购网公布的个人操作系统品牌名单中,微软中标的仅有4个不同版本的Windows7,而更新版本的Windows8、Windows10均未入选。而中标麒麟、中科方德、深度、优麒麟、阿里云、龙鑫及思普等7家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占了总13个品类中的9个。

  这一“中央国家机关集中采购软件项目”,是中国政府采购领域级别最高的采购项目,同时也是地方政府采购的风向标。

  此外,重要行业的企业级市场,比如金融、电力、石油化工等行业,对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的要求更高,国产操作系统颇受青睐。

  2014年9月3日,中国银监会、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19年……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在银行业总体达到75%左右的使用率。”

  “银行将以一定的比例进行软硬件平台的替换。即使新规执行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波折,但趋势不会变。这将给目前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中标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标软件”)市场营销总监李震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不打价格战不能只是期待

  这样的机遇不可多得。

  倪光南向本刊记者介绍,为了打破计算机市场的“Windows+Intel”生态系统的垄断,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推进“863”、“核高基”等重大科技专项,大力支持国产软硬件的发展,力图打造一个国产生态系统。

  “从IT产业发展看,中国以前多是‘重硬轻软’,有些单位采购软件都不能报销,这就造成对软件投入相对较少,软件历来不占重要地位。”倪光南坦言。

  理念的差距,极大地影响了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在桌面操作系统,蚂蚁与巨头的较量,往往要靠价格战。

  李震宁告诉本刊记者,在以往的销售中,国产操作系统更多是依靠价格优势获取客户:“国家要求计算机出厂必须预装操作系统,那么如果正版的微软操作系统卖100多元一套,国产操作系统就会便宜一半,甚至更多。”

  而同时,针对国产操作系统的技术质疑不断。

  2013年5月,在云南省全省软件正版化培训会议上,微软公司代表宣称,思普存在底层代码抄袭行为。在一些人看来,相似的操作界面,难免引起“抄袭”的联想。

  针对这一问题,不少业内专家对本刊记者表示,国产操作系统多是基于开源的Linux,而Linux体系本身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了。也有专家向记者表示,国际上一般并未把用户界面归在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

  “Linux体系的开源操作系统,就相当于把屋子建好了,我们的国产厂商,全是装修:水平高的多开一扇门,少关一扇窗户;水平低的就把墙刷白了,把Logo换成自己的。”曹冬介绍说。

  市场对此的反响却是积极的。

  李震宁回忆说,在本世纪初的几年,中标麒麟的前身中软Linux操作系统,曾经在当时流行的购物网卓越网上,进入过操作系统销售排行榜前三名。

  只是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

  免费的盗版软件猖獗一时,除了一些国产操作系统爱好者,大部分个人用户都立马用上了Windows操作系统。并且随着技术发展,微软也调整了策略,比如2015年初,微软发布Windows10时,一年之内,所有Windows7/Windows8.1/WP8.1设备皆可免费升级到Windows 10,打破了微软惯有的软件收费的做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