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2016-02-18

  

  1939年出生的倪光南,已年近80岁。

  早在1994年,倪光南就被遴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是中国最早的计算机专家之一。从那时起,他就极力呼吁中国要发展自己的IT核心技术,特别是国产CPU和操作系统。

  20年弹指一挥间。

  如今,在CPU领域,基本上是Intel、AMD等外资公司的天下;而在操作系统领域,Windows操作系统更是占据着中国95%以上PC机的市场份额。

  这让倪光南很焦急。接受本刊记者的专访后,已是中午,而他还要赶往下午的会场,作一场关于国产操作系统的报告。

  至今,倪光南还在为国产信息产品摇旗呐喊、奔走呼吁,只为推动信息技术自主可控、保障国家信息安全。

  “为什么要自主可控?以前说技术落后挨打,现在是技术受制于人也挨打。”倪光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对微软说“不”

  《瞭望东方周刊》:2005年,中国政府采购明令禁止采购Windows Vista;2014年,被政府采购禁止的是Windows 8。这是为什么?

  倪光南:从Windows Vista到Windows 8、Windows 10,都是采用可信技术。对于Windows10,中国几个权威测评机构经测评认为其与Windows 8是同样架构的产品,名称的改变只是为了市场推销的需要,因此,Windows10实际上已被政府采购所禁止。

  可信技术的目的是为了增强信息安全,但它也实际上增强了控制权,这个控制权集中掌握在厂商手里。比如你装了Windows10,你之后装的软件,都必须给微软验证,有了数字签名才能用。所以这个关键在于对谁可信,如果只是对微软可信,对我们而言就不可控了。

  在中国,也有中关村可信计算联盟,有百余家企业。我们开发的可信技术,可以由中国厂商决定软硬件能否使用,当然比较安全。但我们的这个技术能自由用在Windows XP和Windows7上面,却不能自由用在Windows8之后的微软操作系统。

  当然,一般老百姓用没有问题,但是政府采购不能用。按照《国家安全法》第25条的规定,“实现网络和信息核心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信息系统及数据的安全可控。”根据这个精神,政府采购是属于这个范围的,因此政府采购不用Windows8和Windows10是有法律依据的。

  《瞭望东方周刊》:微软最新的举动是,在2015年12月宣布与中国电科集团建合资公司,共同研发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面向中国政府部门以及国企用户的新的或定制版操作系统,你认为这可行吗?

  倪光南:2005年Windows Vista有5000万行代码,按这个规模估算,你要改造Windows是个多大的工程量?一般而言,一个任务分配给优秀的工程师,可以处理两万行代码,还得花个两三年。这就意味着必须有2500个好的中国工程师花个几年时间消化掉这些代码,这个可能吗?

  此外根据历史经验,微软以前与中国政府签的源代码备案协议,就是把源代码给中国政府审查。但是我们发现,微软从未把所有源代码都拿出来,大概还保留了3%~5%的样子,都是关键部分。

  微软给出的理由,一是美国法律和政府不允许,二是某些部分知识产权不属于微软所以不能拿出来。在审查时,还必须在微软指定的地方,并且不能记录、下载、打印,就在屏幕上看,看完就完,这有什么用?没多大意思。

  《瞭望东方周刊》:但是这个合资公司是由中方控股的,中国难道没有主导权吗?

  倪光南:说穿了,其实中国电科就相当于一个代理商。合资公司生产的产品名义上变成中国电科的了,可是知识产权还是微软的,也就是在微软产品上披上中国电科的外衣而已。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可信计算是基于密码体系的,这是受法律保护的,牵涉到法律和资质问题。即便是企业之间单方协议,也不一定有用。比如在中国,你要利用中国密码体系,还得向相关部门申请,得到批准。中国要研究和修改这套基于美国密码体系的操作系统,美国政府会批准同意吗?


  国产操作系统真的差吗?

  《瞭望东方周刊》:从技术角度上讲,国产操作系统是不是仍不够成熟?

  倪光南:世界三大操作系统,Unix,Windows和Linux,本身都比较成熟了,虽然各有千秋,但差别其实不大。而国产操作系统基于Linux,它本身是个开源的操作系统。Linux从上世纪90年代初发展至今,全世界的工程师都在不断完善它,因此Linux操作系统从技术成熟度、性能指标各方面都是不错的。

  只是在桌面端,微软的优势在于生态完备,用户量大,在中国甚至达到了99%的占有率。当然从世界范围看,Windows操作系统占比没有这么高。

  《瞭望东方周刊》:国产操作系统生态为什么建立不起来?

  倪光南:这个就是鸡和蛋的关系。但其实也可以形成良性的循环。当初苹果iPhone出来的时候,只有iOS的app,安卓出来后,用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就赶上了苹果的app量。用户多了,那么愿意为它这个平台开发的软件也会更多,就形成良性的循环了。

  所以我们希望国产操作系统也能走上这样的道路。开始会难一点,我们希望政府有关部门,根据自主可控的要求,能带个头,突破一下,一旦有用户使用了,就会带动整个市场,就会有人开发软件,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一旦突破了,我觉得国产操作系统也会很快起来。

  《瞭望东方周刊》:从技术上讲,这种生态替换是否也面临困难?

  倪光南:要移植软件,如果有软件源代码,那么直接编译就可以使用。并且,现在兼容的技术、虚拟化的技术也都很成熟了。比如桌面虚拟化,就是把应用软件放在服务器端运行,服务器通过高速网络,把显示和交互放在用户端。而服务器的运行是可以实现安全可控的。

  所以,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可以用国产的替代,如果没有相应的软件支持,可以通过这种桌面虚拟化的方案解决,那么就可以实现生态替代。而且这只是一种方案,还有其他方案,技术上难度并不大。


  现在终于有了真空期的机遇

  《瞭望东方周刊》:在这个过程中,缺些什么呢?

  倪光南:操作系统首先是政府的事,因为跟网络安全有关。现在是微软垄断,目前没有一家中国企业能够推翻这个局面,实际上,现在中国做操作系统的公司规模还是比较小。国外虽然是企业行为,但国外操作系统公司,像微软、苹果等,规模非常大,而中国一般就是一两百人的小公司,怎么拼得过呢?

  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主动承担这个责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能够搞起来,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安全的操作系统?所以我觉得还是得靠国家有关部门支持,推动整合国产操作系统产业链,我们发展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也是为了整合资源,发挥中国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经说过,国产操作系统要做出来就应该趁这两三年时间,现在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机吗?

  倪光南:现在是我们的发展机遇期,因为处于一个Windows操作系统的真空。现在Windows XP和Windows 7已经停止更新了,而Windows 8和Windows 10被政府采购禁止,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现在我们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已经逐步成型了。未来如果条件成熟,我们估计,有可能成立一些实体公司。我们的目的,也是想通过资源整合,改变各自为政、资源内耗的局面,推动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也有业界人士认为,服务器端的操作系统为国产操作系统带来了机遇。

  倪光南:可以这样说。操作系统在终端和服务器的需求是不同的。在桌面端微软是垄断的,移动端是苹果和安卓占主导,而在服务器端,Linux操作系统反而有优势。因为从市场需求来讲,做云服务的公司对服务器的要求都不一样。比如,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中心主要是处理电商数据,腾讯是微信,百度是搜索、地图等。每家公司都不一样,所以没人能垄断,都靠自己建设。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