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6-02-25

  

  2015年11月,刚刚考入广西某大学编导专业不久的赵宇(化名)就开办了一家艺考培训机构,准备一边上学一边挣点学费。

  然而,对于在艺考培训行业已经摸爬滚打8年的蒋雍来说,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蒋雍是北京奥尔华艺教育中心(以下简称奥尔艺考)的校长。目前奥尔艺考在全国共有4所学校,而在高峰时候,学校的数量曾达到10所。

  2005年入行的北广之星艺术教育培训中心当家人陈丹有着同样的感受。

  “2015年以来,培训中心的生源下降得非常厉害。”陈丹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坦言。

  对于陈丹来说,刚刚过去的2015年注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北广之星从中国传媒大学正式剥离,成为一个独立的经营主体。

  而大环境也发生了剧变。随着政策的调整,艺术考试不再是通往大学的捷径,“艺考热“开始降温,艺考培训市场也因此备受打击。

  然而,在陈丹看来,这也并非全是坏事,“我看到了这个曾经乱象丛生的市场回归理性的可能性。”


  遭腰斩的培训人数

  对于艺考培训行业来说,2015年是一个分水岭。

  2015年之前,受“艺考热”的带动,艺考培训行业异常火爆。

  “随便一个机构都能赚钱。”回想起艺考培训行业最火爆的时候,蒋雍充满了向往。

  然而,那已经成为过去。生源减少、机构关闭、裁撤人员才是如今艺考培训行业的常态。

  “去年是我做艺考培训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蒋雍无奈地说。他告诉本刊记者,2015年奥尔艺考北京校区的培训人数仅有300人,而在其规模最大的时候这一数字是1000人。

  “尽管这跟2015年我们撤掉了2个专业有关,但现有的几个专业当年也有600人的规模。”蒋雍解释道。

  也就是说,与最高峰时相比,2015年奥尔艺考的培训人数整整减少了50%,惨遭腰斩。

  已办班超过10年的北京星干线艺术学校(以下简称星干线)2015年的发展形势同样如此。星干线副校长王丰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其在地方的分支机构已经减到了10个,而最多的时候有20多家分校。

  陈丹也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直言,北广之星2015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为此,她甚至不得不重启在2010年被停掉了的加盟合作项目。早在2007年,北广之星曾启动与地方机构的合作加盟项目,因为当时北京校区的资源有限,而报名参加培训的学生太多,希望通过地方机构分担北京校区的生源压力。2010年时因故全面停止了这一项目。

  “去年又重启这个项目,是因为北京校区的生源在大幅度减少,我们希望通过与地方机构的合作,能够多吸收一些地方优质生源。”陈丹告诉本刊记者。因此,在双方的合作中,地方机构要承诺将优秀的学生推荐到北京,参加更有针对性的训练。

  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北广之星不得不放弃原本位于商业圈中的独栋教学场地,搬到了房租更便宜的地区。

  在蒋雍看来,这就是艺考培训行业2015年的发展缩影,大一些的机构还在勉强支撑,很多小机构只能就此死掉。他直言,以目前的形势来看,2016年还会再死掉一批。


  政策收紧

  艺考培训市场的变化与政策的收紧不无关系。

  2013年10月,教育部下发的《关于做好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招生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扩大省级统考的科类,进一步扩大省级统考适用范围。

  蒋雍说,随着省级统考科目类型的扩大,承认统考成绩的院校就会越来越多,校考院校的数量就会大量减少。目前,全国具有校考资格的院校只有31所独立设置艺术类院校和开设艺术类硕士点的高校。

  这样一来,如果学生没有参加省级统考,或者省级统考成绩不合格,就没有资格在高考结束后报考艺术专业,当然也不能参加31所高校的校考,“就是说这个孩子只能作为普通考生,而非艺术生参加高考了。”蒋雍说。

  程放(化名)是北京某中学的一名学生,读高三的他想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的绘画专业,就必须参加北京市2016年的美术类专业统一考试,最终3门科目总成绩达到190分的合格线,且其中两门科目各不低于60分。

  “在2014年以前,考生所在的省份如果没有美术类统考,考生就可以直接参加校考了。”蒋雍解释说,“现在要扩大的就是统考科目,最终达到覆盖全部艺术类考试科目。”

  在陈丹看来,这一政策对艺考培训行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考生如果没有通过省级统考,就不能参加校招,也就不会再到北京参加考前辅导了。这对于资源和行业力量原本就集中在北京地区的艺考培训行业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当然,对于地方机构来说,这也许是一种利好。”蒋雍说。

  如果说扩大省级统考只是给北京等艺术院校资源集中地区的艺考培训市场造成了冲击,那么提高文化课成绩的政策要求,则是对整个艺考培训行业的沉重打击。

  根据教育部《艺术学门类专业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要求,从2014年起逐步提高艺术类专业文化成绩。其中,明确规定美术类和音乐类本科专业的文化课控制分数线不得低于同批次普通文理科学生文化成绩的70%和65%。

  “简单来说,就是原来艺考生的文化课考300多分就可以读一本学校了,现在要考400多分才可以。”蒋雍解释说。

  如此一来,很多原本希望通过艺术类考试走捷径的学生,就不得不考虑放弃艺术类考试。

  “这也是目前市场在萎缩的主要原因。”蒋雍说。

  而在王丰福看来,前些年高校艺术教育的发展,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都在从事艺考培训行业。“我自己就是天津师范学院的艺术生,毕业后也在电视台呆过,但最终还是做了艺考培训。”

  艺术人才的增加,解决了地方培训机构的人才缺失问题,也令其逐渐发展壮大。“很多地方培训机构掌握着招生渠道,又解决了师资缺乏的问题,对品牌的依赖度不断降低。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冲击。”陈丹不无担心地说。


  从艺考培训到艺术服务

  “现在的政策尽管会对艺考培训行业造成冲击。但是长远来看,对行业发展是有利的。”蒋雍认为。

  最大的改变就是让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在蒋雍看来,市场的寒流会让一大批小机构倒掉,也会让一些有实力的机构拿出更多的资金和精力进行自我建设,更用心地做好内部改革。

  2015年奥尔艺考在削减地方机构、减少培训科目、收缩战线的同时,也在更细致地做好内容建设。比如,根据国家艺考政策和各个学校艺术招生考试的变化,奥尔艺考在调整课程体系和教辅内容,以增强竞争力。

  “去年我们开设了线上课程,增加了艺术留学服务项目,还与泰国的曼谷吞武里大学合作创办了亚洲国际艺术学院。”蒋雍说。

  而北广之星更是一直坚持多条腿走路。陈丹说,目前北广之星的业务线中艺考培训只是其中之一,他们还有少儿艺术培训、艺术类职业教育等多项业务,其中艺考教辅和少儿艺术辅导资料等业务也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在艺考培训这一块,北广之星未来的定位是要做高端,就是对优秀的学生实行个性化的订制培训。”

  “增加新的业务应该是大机构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王丰福断言。虽然艺考培训市场遭遇了寒流的袭击,但是艺术培训市场却逐渐热了起来。

  国际艺术教育联合会常务秘书长韩佳志曾在“2014中国艺术教育高峰论坛”上指出,截至2013年底,中国艺术培训行业的产值已经达到了330亿元,并且正在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他预测,未来5~10年,中国艺术教育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上千亿元。

  正是看到了这点,星干线同样在艺考培训之外,增加少儿艺术培训、艺术剧组、艺术留学、承办艺术大赛等服务项目。“这些行业都具有一定的发展前景,未来有可能成为星干线主要的收入来源。”王丰福告诉本刊记者。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