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单素敏2016-03-10

  


  2016年1月24日,杭州经济形势通报会披露,该市2015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053.58亿元。这意味着中国第十个GDP总量跨越万亿元的城市诞生。

  自2006年上海成为中国首个地区生产总值破万亿的城市以来,十年间,万亿俱乐部的成员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

  至“十二五”“收官”之年,中国共有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天津、苏州、重庆、武汉、成都、杭州10个万亿级城市。

  北京大学房地产发展研究基金中心特约研究员刘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万亿俱乐部不是单纯的土豪俱乐部,比万亿更值得关注的是万亿背后的地方经济增长结构。”


  从零到十的成长史

  在杭州之前,全国共有9个城市跻身“万亿俱乐部”,包括4个直辖市、4个副省级城市,以及一个地级市苏州。

  其中,上海在连续15年的两位数增长后,于2006年宣布经济总量达10572亿元,正式开启了中国城市的万亿时代。

  北京和广州则分别于2008年和2010年相继“入万”。

  2008年,北京以地区生产总值10488亿元成为俱乐部的二当家。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北京当年的GDP增速为9%。

  对于广州而言,2010年被称为“跨越之年”——不仅全市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十一五”规划各项目标也全面实现。

  而2011年,一年新晋四个“万亿大佬”,令俱乐部迅速扩容。其中,深圳紧随广州的步伐,地区生产总值在2011年达11502亿元,同比增长10%。同年,天津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307亿元,苏州实现10716亿元,重庆实现10011亿元,重庆也成为俱乐部中唯一的中西部城市。

  三年后,中西部的武汉和成都双双携手晋级。

  2014年,武汉公布经济“成绩单”,地区生产总值达10060亿元,成为中部地区首个突破万亿元的城市,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位列第三。而成都当年“成绩单”为10056亿元。

  在“十二五”收官之际,杭州成为第十个万亿级城市。


  杭州:成都,1.1:3

  在“万亿俱乐部”中,苏州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地级城市。与直辖市和副省级省会城市相比,苏州虽然行政级别最低,“吸金”能力却不容小觑。

  2015年,江苏省GDP达到70116.38亿元,其中苏州市GDP为14504.07亿元,占全省比重为20.7%。与之相应的是,2015年,武汉市GDP占湖北省GDP比重为37.1%,成都市这一数据为35.9%。

  显然,和中西部的“万亿俱乐部”城市集聚了地区的相当大比例资源不同,东部的几个城市之所以进入万亿俱乐部,颇有些“家族”底气——江苏和浙江是中国最富庶的几个省份。

  也正是因此,长期以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们都位居沿海,其中长三角3个,为沪苏杭;环渤海2个,即京津两大直辖市;珠三角2个,即广深两个一线城市。

  直到2011年重庆突围后,中西部的城市开始发力。

  另一个论证这一现象的数据是首位度。

  譬如武汉,按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人数为9785392人,湖北经济第二大城市宜昌的人口规模为4059686人,城市首位度明显超过2。

  又譬如成都,普查人口为14047625人,与四川经济总量排名第二的绵阳相比,首位度更是超过3。

  而新晋的杭州市,按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为870.04万人,与同省经济总量排名第二的城市宁波相比,其首位度仅为1.1。


  中西部的增长秘密

  即便是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当下,仍不乏高速发展的城市。其中,领跑全国的重庆值得观察。

  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的重庆,曾被戏称为“农村直辖市”,但其GDP增速却连续13年超过10%,2014年、2015年更是连续两年领跑全国。

  尽管身处西南内陆腹地,但是,经过数年发展,重庆已经探索出一条内陆城市的外向型经济发展之路。

  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与深化综合改革国际研讨会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015年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讲述了重庆形成水陆空三个国家级的枢纽、三个一类口岸、三个保税区“三个三合一”开放特征的故事,道出了口岸、开放、保税与发展的潜在逻辑。

  作为内陆城市,想做世界级的电子产品基地,运输便成为桎梏。

  “看着世界地图想到渝新欧铁路,这条铁路从50年代以来一直就有,为什么没有把它变成欧亚之间的运输大通道?”黄奇帆说。

  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重庆于2010年底启动了渝新欧自由贸易海关协议,以解决重复关检;协调了六国铁路公司,形成了五定班列的运行时刻表;还和各公司商谈了运输价格。

  受益于口岸和保税区,重庆从后位变成开放的前端,外资企业大量入驻。在全球金融危机、世界贸易萎缩的大背景下,重庆进出口逆势增长,引入外资连年超过100亿美元,成为全国十强,顺利推动了城市转型。

  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成为内陆万亿级城市的共同选择。

  成都亦在2011年提出打造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成功转型。

  武汉则是中部保税区最多的城市,东湖高新(光谷)综合保税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和吴家山开发区保税物流中心三大“保税区”极大地推动了这座城市跨越式发展。


  内功与外力

  “值得指出的是,这十个万亿城市的态势都与‘五大发展理念’高度契合。”国家行政学院博士贺海峰作出了这样的解读。

  “五大发展理念”是指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个理念。

  “特别是上海、深圳,以及增速达两位数的重庆、杭州,其新动能主要源于改革创新。它们基本都是全国改革创新的样板和排头兵。”贺海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他看来,如果“五大发展理念”是城市健康发展的内功,那么超车“入万”还需要借助外力。

  “高速发展的城市往往伴随着国家战略布局和政策导向。”贺海峰说。

  譬如天津——2005年,国家批复成立天津滨海新区,将其作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随后又明确提出天津为北方经济中心,紧接着一系列政策和重大项目向天津倾斜。

  譬如重庆——2010年,国务院批复成立重庆两江新区,这是继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之后的第三个国家级新区,也是中国内陆地区第一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

  而杭州高速发展的背后,亦有着相似的因素。

  2015年3月,国务院批复杭州“先行先试”成立首个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9月又批复成立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根据批复,杭州将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科技创新和“互联网+”推进转型升级,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创新创业中心。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研究员倪鹏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杭州加入“万亿俱乐部”反映了杭州近几年来的经济转型走上了比较良性的发展道路,不仅仅是经济总量有提升,其在经济结构和产业转型上也有了明显的进步。


  三产与研发投入

  甘肃农业大学“中国三产化/服务化”课题组完成的《2015年中国三产化/服务化排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的最大亮点是第三产业撑起了经济发展的半边天,中国产业结构继续优化调整,中国经济加快了“服务化”步伐。

  此《报告》是甘肃农业大学继2009年至2014年之后的第七个《中国城市和地区三产化/服务化排行报告》,也是全国唯一的三产化/服务化方面的排行报告。

  《报告》显示,中国已有20个城市服务业均超过了50%。全国主要城市三产化排行榜前六名分别是北京、广州、上海、呼和浩特、深圳、厦门,万亿俱乐部成员占据其中四席。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