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本刊评论员2014-10-23

  李克强总理于10月9日至17日访问德国、俄罗斯、意大利、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并出席米兰召开的第十届亚欧首脑会议。这是今年我国重要的多边外交活动之一。

  亚欧会议创立于1996年,首脑会每两年召开一次,在亚洲成员和欧洲成员之间轮番举办。中国作为亚欧会议的创始会员国,一贯重视和支持亚欧会议,不仅是各成员中首倡部长级会议最多的国家,而且每届首脑会议均由总理出席。这次亚欧会议是李克强担任总理以来首次出席。

  外界注意到,亚欧会议是当今世界少数的由发达与新兴经济体参加而没有美国参与的国际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亚洲新兴经济体与欧洲发达国家之间可以更加坦率地就一些共同面临的问题加强磋商。例如,美国能不顾欧洲国家央行行长、财长、外长甚至总统的“请托”,依据其国内法而对欧洲等地银行进行制裁,反映的是美元霸权的不容置喙。对这种金融治外法权如何合理限制,是欧亚国家的共同关切。

  当然,亚欧会议不是以应对外部风险为主旨。其重要性在于,如何通过这个平台开展亚洲与欧洲的大合作,分享发展经验、理念与规划,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欧洲是经济一体化的先行者,很长时间内,也是包括亚洲在内的世界其他地区开展经济一体化所学习的关注和借鉴的对象。但其强调趋同的货币、劳工等经济政策与财政标准,以便最大限度发掘竞争潜力,这样的制度安排对经济差异性大和文化多样性强的地区来说,很难实现。而亚洲,特别是东亚,从自身实践出发,走出了一条合作导向的经济一体化,以互补的生产销售网络将成员联通起来,也取得了明显成效,展示出令人期待的前景。

  中国积极倡导和推动的“一带一路”构想,正是一项立足亚洲一体化经验,同时汲取欧洲一体化制度养分的战略设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所涉及的广袤地域,汇集了多个世界文明的发祥地,又贯穿着地缘风险和战略利益集中的热点地区,差异性和多样性明显,有分歧,但更有合作的潜力。这样的区域,需要一些具有包容性和制度弹性的安排,来凝聚共识、动员资源、实现发展。

  欧洲作为“一带一路”重要且发达的一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有能力也有动力为地区发展分享经验、作出贡献。实际上,欧洲国家尤其是部分东欧国家,已经对“一带一路”构想表示出极大兴趣。

  更重要的是,从亚洲到欧洲,中亚、中东、北非、欧亚、中东欧等“一带一路”之关键组成部分,已经形成了为数不少的区域性合作机制,如何整合这些碎片化的合作机制,形成一个可以充分对接各区域机制的跨区域大合作平台,需要中国和欧洲主要发达国家紧密合作,发挥应有的作用。


  从这个视角而言,亚欧会议等平台为跨区域大合作创造了更多沟通、协商、交流的契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