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武刚2016-03-17


  

  在互联网经济如日中天的时代,古城西安似乎需要焕发昔日的荣光。

  2015年,西安全市生产总值大约为5810亿元,与东部动辄万亿的城市相比,差距是不言而喻的。为此,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这座世界著名古都提出,到“十三五”末,全市经济总量要达到或接近1万亿元。

  事实上,西安有着极为厚重的发展基础。截至2014年底,西安拥有军民融合企业近300余家,实现年营业收入约1600亿元,涵盖航空、航天、兵器、船舶、核技术和电子等中国所有六大军工行业,军工实力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一。

  从某种角度看,西安的市情,恰恰说明了中国依然有巨大的发展纵深。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当前,我国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基本特质没有变。

  能否将这些潜在空间挖掘出来,对于未来五年的中国至关重要。

  “十三五”时期,不仅是实现首个百年目标的冲刺阶段,也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阶段。能否在这一时期爬坡过坎,关键在于,通过不断优化经济结构培育新的增长点,由此充分增强动能,激发潜能。

  本刊选取了西安、郑州、重庆、广州等四座城市,尝试从中观察挖掘中国发展潜能的秘诀。

  这四座城市分别来自中国的西北、中部、西南和东南,均是极有影响力的区域中心城市乃至国家战略中心城市,且有着特色迥异的资源禀赋和发展路径,亦面临着不同的挑战。可以说,这些城市,既显示了中国的发展纵深,也反映出中国面临的发展挑战。

  西安作为中国重要的重工业城市,军工基础排名全国第一,科教资源丰富,可地处西北的它,在发展水平上与众多东部城市相去甚远;

  位于中原的郑州,是资源型产业特征明显的城市,囿于中原整体发展水平,常年身处中国二线城市之列;

  作为直辖市,重庆还没跨入发达地区行列,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并存,城乡差距显而易见;

  广州作为一线城市,也是国家中心城市,前些年走在前面的它,率先遇到了巨大的竞争和转型压力。

  这些城市在“十三五”时期的表现,从局部看,将影响其周边地区的发展,从全局看,也将影响整个中国未来五年的转型成效。

  这些先天条件不同,发展阶段相异的地区,挖掘潜力的路径自然有所不同。

  西安着力激发潜在的工业和科教资源,为西部城市和重工业城市的创新探索出路;郑州通过大力发展交通枢纽,进而推进相应的产业和物流体系,由此打开了内陆城市接驳国际贸易的通道;重庆统筹规划,以五大功能区域战略率先集聚五大发展理念的基础;广州则大力升级营商环境,重塑“千年商都”的城市之魂。

  综观这些不同的发展战略,可谓万变不离其宗:无一不体现着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