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振2016-03-17

  

  作为南下广州淘金的创业者,在沙河服装批发市场做生意多年的雷广利发现,自己的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

  10年前,世界各地的客商“像水一样”涌进他的门面,服装厂的订单甚至多得“没有喘气的机会”。而如今,他只能一动不动地盯在电脑旁,应付着“少得可怜”的淘宝订单。

  曾几何时,广州凭借“千年商都”的美誉和政策先行优势,吸引了大批像雷广利一样的淘金者。率先觉醒的广州,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勇立潮头。

  然而,随着全国进入高速发展时期,诸如深圳、天津、杭州等城市正迎头赶上,在激烈的地区竞争中,广州的制度和政策红利呈弱化之势。

  面临挑战的“千年商都”将何去何从?


  “千年商都”遭遇挑战

  在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看来,“广州的辉煌历史不在政,而恰恰在商”。他说,“广州这个城市因商而生,也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城市,其崛起与兴盛全因地缘优势与经济逻辑。”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广州的前身番禺就是一个重要的进出口港和商贸集散地。随着陆上丝绸之路衰落,中西方对外贸易重心向海洋转移,海上丝绸之路开始繁荣,广州港始兴。

  “至明清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举国封闭唯广州一口通商,广州的辉煌登上极点,并一路辉煌到今天。”孙不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1957年,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举办地定址广州,更巩固了其千年商都的地位。每年春秋两季举办的广交会,是中国目前历史最长、层次最高、规模最大、商品种类最全、到会客商最多、成交效果最好的综合性国际贸易盛会,一度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晴雨表”。

  不过,顶着“千年商都”桂冠前行的广州,近年来却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压力。

  “从国际上讲,经济形势下行、竞争激烈,以美国为首的国家通过TPP、TTIP等对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设置重重障碍,这无形中为广州带来巨大压力。”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再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国内的竞争丝毫不比国际形势来的轻松。

  2015年,深圳GDP总量高达1.75万亿元,天津也达到1.65万亿元,两城紧随广州之后。其中,深圳距广州仅有600亿元差距。

  2016年2月29日,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共同发布《中国城市创新指数》,深北上占据榜首三甲,广州不但被挤出三强,且被杭州超越。

  “城市之间呈现全方位竞争态势,所有的城市都在加强创新,广州的竞争压力不小。”杨再高说。

  另一方面,新商业模式和业态带来的冲击更为直接。

  长期以来,广州传统的贸易批发市场模式盛行。广州大约有1000个专业批发市场,涵盖皮革、皮具、鞋业、服装、水产品、茶叶、酒店用品、化妆品等四十多个商品门类,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到广州批量采购。

  但在电商的冲击下,这些专业批发市场开始走弱。雷广利告诉《瞭望东方周刊》,2009年,第一家网络服装批发市场只有不足200家商户,2010年则一下子激增至1000家。


  知识产权保护的“市场之手”

  “商”,依然是转型压力之下的广州之魂。

  在福布斯中文版发布的《2015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榜单中,广州市再次荣膺榜首。

  该榜单使用反映城市商业活动及决定未来发展所需的人才指数、城市规模指数、客运指数、货运指数、创新指数等指标体系,来综合观察中国大陆城市的商业环境及发展潜力。而广州已经连续三年在全国排第一。

  “这说明,凭借‘千年商都’底蕴,广州依然有底气。”杨再高说。

  不过,广州市并非坐吃山空,而是与时俱进,不断进行营商环境的改革。

  这其中,颇有代表性的是知识产权保护改革。

  专利创造曾是广州的短板,其专利申请量和发明专利申请量一度在大城市中排名落到十名开外。

  “知识产权对创新驱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撑,加强知识产权建设对增强广州自主创新能力意义重大。”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局长马宪民曾在考察广州工作时提出。

  为强化广州市知识产权工作的统筹力和执行力,广州市原市长陈建华曾牵头知识产权工作领导小组,出台众多文件,推进完善广州市知识产权政策体系。

  广州市在知识产权保护体制机制上颇有创新。“比如,全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验收通过、全国首批专利保险试点获批,意味着广州的中小微企业可以利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提供担保、贷款等服务,缓解融资难的问题。”广州市知识产权局工作人员《瞭望东方周刊》。

  自2012年广州市获批首批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以来,广州市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22%。

  不过,更需要提及的是,与多数地区不同,广州市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中,市场有着极为重要的贡献。

  2008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中国知识产权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自此,广东省知识产权一直处在全国前列,整个广东的PCT专利申请,几乎占了全国的一半。

  “除了广东省重视知识产权工作,最大的原因在于当时知识产权商业化机构大部分都分布在广东。”汇桔网执行董事尹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政府从政策层面推动企业重视知识产权,而商业机构则从推广、培训、应用等层面进行落地服务。”尹琦说。

  2009年,尹琦所在的联瑞知识产权集团在广州成立,率先提出知识产权、维权、用权全链条产业化运营思路,并开始与广州的省、市知识产权部门建立合作。2013年,联瑞集团的创始人团队创立了知识产权交易与综合服务平台“汇桔网”。

  “通过汇桔网,我们可以与战略合作伙伴在全球范围内保护知识产权,打击侵权者。”尹琦说。“给参与者以利益,以保证市场参与保护知识产权的积极性。”

  广州市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无疑是解读广州特色的好注脚。

  “单一政策的推行并不能完全保证营商环境的效果,只有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引导企业机构进入,才能快速见效。”一位区域经济研究学者如此评价,较早的放宽市场准入机制恰恰成了广州的特色。


    商事制度改革的“广州特色”

  世界银行发布的《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营商便利度排名最靠前的经济体有一个共同点,不是没有监管,而是要“聪明”地监管。政府实施监管,促进市场交易,但不妨碍私营领域的发展。

  这正是近几年来中国正在推进的简政放权改革的主旨。这其中,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是重要内容之一。

  2015年9月1日起,广州全面实施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三证合一、一照一码”登记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广州市的这一改革比全国提早一个月全面推行。

  此外,广州还在全国率先实现商事主体许可备案、日常监管、行政处罚、所获荣誉等“大数据”共享与公示,形成了商事主体信息公示的“广州特色”。南沙自贸区工商部门在“三证合一”的基础上,实现八个部门共享“一照一码”,也是领先全国。

  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效果显著。自从2014年1月1日广州市在全市范围实施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以来,广州市商事主体登记总量呈现“井喷式”增长。全市新登记各类内资市场主体注册总量同比大增175.50%。

  除了商事登记制度外,2015年,广州市还积极推进了清单制度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时任广州市市长的陈建华在法治政府建设工作会议上提出,要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职能,推行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度;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探索行政许可权相对集中和行政审批标准化建设;规范行政决策权力运行,加快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和责任倒查机制,建设法治高效的政务环境。

  杨再高认为,改革的目的在于让政府运作公开透明,让服务更高效,让投资创业及生产、生活更方便。“这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无疑有利于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