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重庆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向大会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一报告中,除了创新、改革等其他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频繁出现的关键词之外,还有一个重庆特色的词:五大功能区。

  从报告中,不难看出五大功能区之于重庆的重要性。报告中提到,2016年的工作重点,包括深入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十三五”工作的指导思想,包括大力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要实现“十三五”的目标,也必须牢牢把握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这一重要部署。

  要透视重庆“十三五”的发展思路,五大功能区域战略,无疑是绕不过去的关键。

  事实上,这一发展思路在重庆的实践已经两年有余。2013年,重庆市委、市政府根据辖区不同的资源禀赋,将全域划分为了五大功能区域: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

  有专家认为,在中国新发展理念视角下,重庆实施五大功能区域战略,其探索的过程,也正是不断凝聚发展共识的宝贵历程。


   县委书记为何拒绝企业投资

  何平是重庆市武隆县委书记,而武隆地处重庆渝东南地区,是典型的山区。

  2015年2月之前,他是重庆巫山县的县委书记。

  按照重庆五大功能区域战略定位,巫山县是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武隆县属于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

  何平解释,一个是涵养发展区,一个是保护发展区域,二者本质上同根同源,着力点都在“生态”二字上。

  不同之处在于,渝东北地区的“生态”不只是在岸上,还在水中,“渝东北地区的区县都在三峡库区,都在长江边上。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是南水北调的水源地,也是我国重要的生物基因库。”

  对何平来说,重庆五大功能区域战略实施前后的变化,是当地党委、政府工作思路带来的变化。

  “以前我们也重视环境保护,但是更重视招商引资,引进企业。甚至对招商引资有些过于痴迷。”何平说,渝东南、渝东北地区地理位置距离主城较远,招商引资本来就困难。一旦有企业特别是投资大的工业企业落户,区县之间一定会激烈竞争。由此导致的结果是,环境关把控并不那么严格。

  但是五大功能区域战略实施之后,这种现象改变了。这两个区域,更加注重生态的保护。

  “现在对落户的企业,我们严把环境关。”在巫山和武隆,何平就多次拒绝了一些投资大但有污染的企业落户。

  “拒绝过剩产能和污染企业落户,在渝东南和渝东北地区已经成了共识。”何平透露,这变化的背后,是对各地党委、政府考核“指挥棒”的变化:重庆市委、市政府针对不同的区域,出台了不同的考核政策,“对渝东南、渝东北地区考核,GDP不再是唯一主要的标准。”


   在生态上做文章和发展先进制造业

  生态保护为主,发展如何解决?

  据了解,贫困人口大多分布在渝东北和渝东南地区。

  何平说,生态资源是我们最大的资本,因此,这两个区域的发展出路也在“生态”上。

  以武隆为例,利用良好的生态资源,武隆确定将旅游业作为重点发展方向,武隆将打造“国际知名旅游胜地、生态文明示范区县和山水园林旅游新城,打造中国武隆公园”。

  据了解,2015年,武隆的发展速度不仅没有减缓,还有大幅提升:人均GDP达到了3.8万元,增速为13.5%。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发展工业,我们对工业的要求更高。在产业的选择上,要求贴近当地资源优势并且是绿色无污染的工业。”何平称。

  按照武隆的计划,明年武隆要实现脱贫任务目标,摘掉“贫困帽”,武隆的措施是:乡村旅游富农村、产业示范强农村、电子商务活农村“三箭齐发”。

  “我们的措施,都是和生态有关,在生态上做文章。”何平说。

  从数据来看,环保和发展在重庆得到了统一。仅以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域的彭水为例,2015年前8个月,清洁能源产值增长4.1%,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0.6%。

  重庆的整体发展数据更突出:2015年,重庆全市GDP为15719.72亿元,同比增长11.0%,比全国高出4.1个百分点,居各个城市之首。

  其中,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的贡献更不容忽视,尤其是后两者。

  根据中共重庆市委四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科学划分功能区域、加快建设五大功能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都市功能核心区集中体现政治经济、历史文化、金融创新、现代服务业中心功能,建成高端要素集聚、辐射作用强大、具有全国性影响的大都市中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的定位是全市科教中心、物流中心、综合枢纽和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先进制造业集聚区,主城生态屏障区,以及未来新增城市人口的宜居区;城市发展新区则是重庆市未来工业化城镇化的主战场,集聚新增产业和人口的重要区域,全市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四化”同步发展示范区和川渝、渝黔区域合作共赢先行区,是解决好大城市病的关键区域。

  据重庆市统计局数据,2015年,作为先进制造业集聚区的都市功能拓展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795.59亿元,同比增长11.7%;作为重庆未来工业化城镇化的主战场的城市发展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241.15亿元,同比增长11.7%。

  这些地区,正是重庆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主战场。经过数年发展,重庆如今已经形成“1+10+1000”格局的汽车产业集群,全国每8辆新车就有1辆重庆造;形成“5+6+800”格局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全球每售出3台电脑就有1台重庆造;工业企业利润连续多年保持30%以上的增幅。


    不用耳朵吃饭,不用嘴巴听话

  毫无疑问,作为先进制造业集聚区的都市功能拓展区,仍将是“十三五”时期重庆继续推动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的关键,也将成为近年来发展成绩分外耀眼的重庆继续成长的关键。重庆计划在“十三五”时期,要打造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力争形成万亿元产值。

  不过,在五大功能区域战略下,相比惊人的经济表现,“十三五”时期,重庆的协调发展也值得关注。

  根据2016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重庆市“十三五”发展的目标任务中,在坚持创新发展,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之后,便是坚持协调发展,增强发展均衡性。

  这无疑是五大功能区域战略的应有之义。

  这从重庆启动这一战略的原因便可推断出。对于划分功能区的原因,在2013年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说,重庆是直辖市,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并存,城乡区域差距大,仍处于欠发达阶段,仍属于欠发达地区。直辖以来,重庆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随着经济社会形势变化,各区县功能定位不明确、同质化发展、招商引资无序竞争等问题凸显。

  协调的方法各种各样,而其关键,则是因地制宜,各归其位。

  对五大功能区域战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就像人的身体有功能划分一样,吃饭用嘴,听用耳朵,谁也不会往耳朵里喂饭,用嘴巴去听人家讲话。”

  杨庆育说,同样道理,一个高山地区和一个平原地区,一个交通优势区域和一个海拔在3000米高山上的区域,他们的功能定位显然也是不一样的。


  为实践“五大发展理念”打下了基础

  2015年年底,重庆市发改委发布的几组数据,表明了五大功能区域战略正显现成果。

  例如,都市功能核心区,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超80%;都市功能拓展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市近60%;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域,两年多来,共治理水土流失面积8000多平方公里,完成绿化255万亩,使三峡库区森林覆盖率由2013年的38%上升到2015年的48.2%。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