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2016-03-17

  

  什么是手持云台?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个过于新鲜的名词。不过它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却极为引人注目。

  2016年2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新华社调研。其间,他为了体验记者的工作状态,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一个硬件产品,拿在手里,对着随行人员试拍。

  这个像自拍杆模样的硬件产品,就是手持云台。把手机卡在手持云台上,可以减少抖动,更稳定地拍摄照片和视频。

  这令曾做过记者的王帆激动极了,如今他是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的副总裁。这家以无人机闻名于世的公司,正在推广手持云台这一产品。

  很自然地,王帆在当天晚上的新闻联播里找到了这一画面,立马截图发到朋友圈:“随意点赞和转发,刷屏可以有。”

  武汉市智能鸟无人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能鸟”)总经理王效波也很兴奋,因为他也同样苦于手持云台的推广。

  一个趋势是,附加配件的创新越来越引人注目。

  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和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马志刚观察到,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大多数创新亮点集中在附加组配上,“比如将不同软硬件混搭组合到智能手机上的备用电池、光学变焦相机、虚拟现实头盔、高保真音频增强器等各种类型的组搭模块及配件。”

  而手持云台,似乎也是这股趋势下的典型硬件产品。在2015年到2016年间,包括大疆、飞宇、智云、智能鸟在内的企业,都新推出了自己的手持云台。

  那么,手持云台真的有可能成为继无人机之后的硬件爆款吗?他们将如何打造?漫漫长路,才迈出了第一步。


    需求主导的创新

  摄影师宋小虎还记得2011年9月前往以色列拍摄女兵时的情景。“那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宋小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女兵们个个都长得水灵,眉宇间却又全是英气,正在巡逻和训练。“咔咔咔”快门下去,宋小虎拍完还嫌不够,便掏出手机拍视频。然而,由于她们在不停地运动,没法摆拍,即便是专业摄影师的宋小虎,用手机拍下来的视频也摇晃个不停,根本没法看。

  这样的问题王效波也曾碰到过。2010年创办智能鸟后,王效波一直深耕无人机行业市场。身为资深航模爱好者的他,也喜欢摄影摄像,而恰巧无人机与拍摄在技术上有一个结合点。

  “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受气流影响会颠簸,得利用陀螺仪和电机云平台技术让它平稳。我们就把这个技术移植到手持云台上,通过陀螺仪感受细微运动,通过三个轴的电机实时反馈,让手机拍摄过程中的晃动和抖动自动消失。”王效波说。

  这一技术移植的过程并不简单。从2015年1月立项开始,王效波的团队花了大半年时间进行调试改造。

  “主要是控制方面的调试,因为无人机只是起飞降落会有震动,在飞行中震动还可控,但是人不一样,人的跑动更多,有时还在车上颠簸,对于控制技术和算法的要求更高。”王效波向本刊记者解释道。

  为此,王效波申请了十多项专利。2016年1月,智能鸟正式发布旗下第一款手持云台:悠拍Uoplay。

  而在此之前,2015年10月,大疆发布了旗下的手持云台相机:灵眸Osmo。

  “同时具备云台和相机技术,并能将两者融合为同一款产品,保证拍摄质量的,目前只有大疆一家。”大疆副总裁王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王帆解释说,目前市场上绝大部分的增稳云台需要搭配运动相机或移动设备使用,在使用过程中要配重和调节,操作并不容易,因此配上一个摄像头,可降低使用难度,并且提升产品稳定性。

  在2015年到2016年间,包括大疆、飞宇、智云、智能鸟在内的企业,都新推出了自己的手持云台。不过,各自企业的创新逻辑各有不同:大疆专注于更高品质的影像,飞宇和智云则更倚重发展运动相机的适配,而智能鸟则把目光对准了所有的手机用户。

  一致的是,他们都看好手持云台的未来发展:它与无人机有相似的技术基因,又多为无人机公司打磨推广,并且还有更为宽泛的目标市场。


  从样机到量产

  全新的硬件产品,从样机到量产,又是一个漫长过程,而这一过程往往会出其不意。

  王帆告诉本刊记者,在正式上市前的一小段时间内,Osmo便投入了量产。除部分零部件由供应商提供外,大疆都是自己生产,暂无代工厂。“从实验室样机到量产,大疆的工程师对Osmo进行了反复调整。”王帆说。

  生产之初,Osmo的手柄上会随机出现肉眼难以察觉的细条纹。虽然不影响使用与外观,但大疆的工程师们仍决定彻底修改模具。最后花了3个月,才最终消除了细微的纹路。

  这样的细节调整,还不是王效波最担心的,对于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开发一款消费级的新产品,还有生产模式的转变。

  “我们之前做的是行业级市场,是没有批量生产要求的,现在从小批量转到大批量,的确也要适应。”王效波向本刊记者解释,因为产品涉及塑胶、金属件等等,需要不同的供应商,找代工厂也不容易。

  “像我们这种小的创业公司,很容易妥协,毕竟我们在供应商、规模、市场、资金等各方面,都不占据优势。”好在王效波与富士康一拍即合,品质算是有了保证。

  曾有一批金属件存在色差,到货后王效波都准备签收了,对方打来电话,认为产品不合格,要销毁重做。“我们都觉得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但他们的负责人还特地开车过来道歉,让我们十分感动。”王效波说。

  在外观和工艺品质得到保证后,又一个问题来了:成本。

  “毕竟我们是商人,低价格的供应商产品品质也低,我们很难去选。但质量高的供应商又会增加成本,我们目前的规模还不足以摊薄成本。这本账不容易算。”王效波说。


    到底卖给谁

  与成本对应的,便是不算低的价格。而对于一款全新产品,定价十分关键。

  大疆Osmo定价3999元,智能鸟悠拍基本产品定价2299元,市场上同类型产品价格也多在2000~4000元之间。

  在智能鸟的一次路演上,就有投资人对手持云台的定价提出了质疑。

  “如果定位为高端人群,他们之中很多人已经有专业摄影器材,是否还需要花2000元买一个‘自拍杆’?若定位为低端人群,价格又不便宜,一个微单也就两三千元。”丝宝集团承胜创投投资经理熊仁霞评论道。

  但王效波不这样看。

  “无人机的价格也在几千元左右,并且很容易砸坏,你可能要买几台无人机才能掌握要领。手持云台可以重复使用,效果和体验都更好更容易些。并且两三千元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也并不是特别贵。”王效波说。

  大约比智能鸟悠拍贵一倍的大疆Osmo,目标用户包括“专业用户”与“对拍摄效果有较高要求的消费者”两类。

  “对于前者,Osmo提供了一个性价比极高的拍摄方案,让专业用户摆脱沉重设备;对于后者,Osmo成为提高摄影水平的‘捷径’。”王帆说。

  王帆观察到,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大批记者手持Osmo报道新闻。

  “手持云台的诸多特性非常适合媒体工作。它让记者在奔跑时也可保持拍摄画面清晰稳定。并且还有独有的自拍模式,让出镜记者可以一个人完成录像。” 王帆介绍称,自发布以来,Osmo国内外的销售均在持续增长。

  不过,王效波看重的还不止这群媒体从业人员和摄影爱好者。他向本刊记者解释,随着拍照功能已完全可以用手机实现,用手机拍摄视频、即时分享视频的需求正在逐步扩大。

  “除了摄影爱好者、户外运动发烧友、自媒体等,普通家庭也需要这样一款产品实现DV的替代,这在未来可能会形成‘刚需’。”王效波说。

  他预计,2016年悠拍或许能做到5万~10万台的出货量,那么销售额将过亿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智能鸟无人机在2015年的销售额仅为2000万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