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6-03-24

  

  2015年,在融资消息不断的在线教育行业,题库类应用格外亮眼。

  2015年3月,猿题库完成D轮600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达3.6亿美元;9月,百度旗下的在线教育品牌作业帮获得红杉、君联A轮融资;12月,K12拍照答题应用阿凡题B轮融资获腾讯领投的6000万美元。

  此外,易题库、学霸君、学习宝等应用也得到了资本加持。

  题库类应用一跃成为K12领域的新宠。

  然而,这个行业仍未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大部分企业都还处于亏损状态,如何将流量变现仍然是行业需要面对的大问题。


    k12的新宠

  早在2001年,北京四中就建起了自己的网络学校,通过互联网技术发展网络远程教育。几乎同期,湖北的黄冈中学也推出了网校,并带动了大批追随者。

  之后,大量垂直教育类网站或门户网站的教育频道也出现了一些早期的题库产品。

  “这些平台大多是提供一些教育资讯,或者把学习内容从线下搬到了线上,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猿题库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李鑫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这些都还不属于用互联网技术影响教育,也没有办法为传统教学活动带来颠覆式的变革。

  “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很长一段时间,在线教育、包括题库类产品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吸引力。”艾瑞咨询分析师徐樊磊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直到近两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及大数据概念的提出,题库类应用被赋予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一些解决了k12用户需求的应用也迅速引爆市场。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在其发布的《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产业蓝皮书》中称,2014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283.7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7.8%左右。

  “在线教育行业中,K12领域的占比达到22%,位居榜首。”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创始人、首席研究员吕森林在其文章《k12在线教育的归宿》中称。

  2015年前后,互联网巨头入场。

  百度于2014年推出了自己的题库类应用作业帮,并于2015年9月成功完成分拆,获得A轮融资;2015年11月,腾讯则在其在线教育产品“qq家校·师生群”中正式接入易题库等多家第三方题库,并投资了多家题库类产品。

  传统教育机构也不甘落后,纷纷推出自己明显带有题库功能的产品,如华图教育推出了砖题库,新东方联合腾讯推出了优答等。

  巨头的入场带动了题库类应用行业快速发展。

  艾瑞咨询提供给本刊的数据显示:2015年k12领域在线教育的规模达到138亿元,与2014年相比,实现了35%的增长率;同时用户规模达到1734万人,比上一年增长28.79%。

  而互联网研究院的监测数据表明,在k12在线教育领域的产品和服务中,在线题库和在线答疑的综合占比已经达到了10%。


  赔钱赚吆喝

  2015年,随着巨头的入场,行业投资量不断上升,并购不断,而小企业也在不断进行洗牌。

  目前很多题库类应用的用户规模已达千万级别。

  “阿凡题2014年上线,到现在已经拥有了2000万的学生用户和2万名教师用户。”阿凡题创始人、CEO陈李江对《瞭望东方周刊》透露。

  李鑫也对本刊表示,目前题库类应用在学生中的普及率已经非常高了。

  但是,直到目前,在线题库行业仍然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

  《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产业蓝皮书》中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K12在线教育领域约有2200~2400家,相关从业人员近30万,但实现盈利的却是少数。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对400家在线教育公司盈利状况的调查显示,70.58%的公司处于亏损状态,13.24%的公司处于持平状态,仅有16.18%的公司保持盈利状态。

  在线题库作为在线教育行业中的重头戏,其盈利情况也大体如此。

  李鑫坦承,2013年上线的猿题库目前仍未实现盈利。“我们的产品中只有猿辅导在收取少量的费用,其他的包括猿题库、小猿答题等都是免费使用。”

  阿凡题的情况也大体如此。其拍照答题和真人答疑服务目前都是免费提供给用户,只有使用“一对一及时辅导”服务,用户才需每分钟支付0.5元的费用。

  “一般一道习题5分钟之内就可以讲完,单价其实并不高。”陈李江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线题库之所以盈利困难,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用户还没有养成付费的习惯,另一方面则是,这类应用的使用者与付费者是分离的,“许多家长不愿意为孩子的在线学习埋单。”徐樊磊说。


  盈利新探索

  在大多数从学生端切入的题库类产品都难易盈利的情况下,2015年11月被接入腾讯“qq家校·师生群”的易题库另辟蹊径,瞄准了学校端和教师端,希望能从中找到盈利点。

  易题库创始人、CEO武星宇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与其他题库类产品不同的是,易题库将自己的目标客户锁定为教师群体,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技术,提高教师出题、组卷的效率。

  在武星宇看来,中国目前的教育体制下,在学生的学习活动中,教师是话语权最强的群体,而且是唯一一个使用与付费合一的群体。“其他的应用一般是学生使用、家长付费。”武星宇说。

  目前,易题库的目标客户主要是B(business)端和C(customer)端。

  C端就是教师本人,按照武星宇的设计,用户每个月有两次免费组卷的机会,如果超过2次就需要付费。当然用户也可以选择8元包月。“目前我们50万教师用户的规模中,选择付费组卷的已经占到30%了。”武星宇说。

  而B端则是学校和地方教育局,目前易题库已经与全国近1000所中小学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些合作者中,一部分是直接购买易题库的出题、组卷服务,目前的价格一般是每年2万元。

  同时,易题库还通过与学校共建题库,或者共同完成一些科研项目等方式扩大自己的版图。按照设想,易题库希望通过B端用户,进行更广泛的产品推广,以便获取更多的C端用户。

  “B端和C端的用户量足够了,自然可以影响和带动更多的学生使用易题库。”武星宇表示。

  尽管如此,易题库同样没有实现完全的收支平衡。“但是,我相信我们现在走的路是对的,未来一定能够实现盈利。”武星宇坚定地认为。


   壁垒重重

  3年前,在线题库发展初期,由于中小学的教材版本众多,试题考点、考试标准也不尽相同,如何建立一个完整的线上题库是行业发展最大的壁垒。

  如今随着行业的发展,产品类型越来越多,建立一个大而全的在线题库已经不再困难。

  然而,在线题库行业的发展依然面临其他壁垒。

  首先是目前中国社会对k12在线还缺乏认同,家长们普遍都不愿意让孩子过早地接触互联网产品。而且目前市场上的题库类产品大多都属于辅助学习,家长很难及时看到孩子的学习成果,也便很难相信孩子通过手机学习能够提高成绩。“可以说,题库类应用的普及,一定程度上还缺乏家长支持。”徐樊磊说。

  其次,在整个k12领域,所有产品和服务的重复消费率都很低。即目前教育体制下,中小学生学习的目的性很强,完成一个阶段的学习之后,便不会再进行重复消费。所以,如何持续不断地吸引新用户成为企业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此外,在徐樊磊看来,在技术领域仍有许多壁垒需要突破。如未来如何做好大数据的挖掘和应用;如何在拍照识别的基础上,实现语音识别;如何在现有的基础网络设施水平的基础上,实现直播互动;如何通过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实现在线答疑。

  当然,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和广大农村地区,智能手机在中小学生群体中的普及率也是题库类产品推广的限制。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