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2016-03-31

  

  3万亿是什么概念?

  2014年,全球只有26个国家的GDP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2015年,四川省GDP为30103.1亿元,在全国排第六位。

  而就在2016年3月21日,中国最大的电商企业阿里巴巴2016财年的电商交易额(GMV)突破了3万亿元。从2015年4月1日算起,在356天内,平均每天有84亿元的买卖在阿里巴巴平台上成交。

  2015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30万亿元,阿里巴巴的GMV为这个数字的十分之一。

  如果单纯从数字上解析,3万亿元无疑是一家公司在商业上取得的巨大胜利。

  然而,这个数字的意义,却又远远超出了商业本身。

  全球零售业老大沃尔玛,这家老牌公司一步步达到相当于3万亿元人民币的年营收,花了54年;而阿里巴巴,攀至这一高度,只用了13年。

  在这样的跨越背后,人们不难发现,后来者阿里巴巴,有着与沃尔玛完全不同的基因。阿里巴巴并非再造一个沃尔玛,而是在诠释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作为传统的零售商,沃尔玛赚取产品差价,而阿里巴巴,则是平台经济的典型代表——通过电商、金融、物流、数据、跨境贸易等平台和服务建立的商业生态系统。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这个生态体系日趋完善。除了商家和消费者之外,上游制造企业,以及设计师、淘女郎、电商培训等中间服务商,还有村淘合伙人陆续加入,形成了一个远远超过了电商平台本身的产业链集群。

  这个生态体系,触发了产业转型升级、创业潮、农村消费革命的蝴蝶效应,对中国经济与社会,以及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不容小觑的影响:

  通过大数据分析,更多的商家和上游制造企业了解了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从而令自己的转型升级方向有了重要的决策依据;

  藉由电商平台及其相关产业直接创造的超过1500万个就业岗位,也引发了300多万大学生选择在网上开店创业;

  在阿里巴巴的带动下,众多电商企业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并成长为纳税大户;

  通过“土货上行”和“消费下行”的策略,电商正在搅动沉睡的农村市场,并弥合着城乡消费的鸿沟。

  3万亿,不仅仅是阿里巴巴的胜利,亦是“互联网+商业”的新经济模式的胜利。更重要的,这样的胜利,正昭示着——并必将加速经济与社会的双重进步。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