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海博2016-04-21

  

  三个人,两台电脑,一间民房,这是2011年北京航天长峰科技工业集团(以下简称航天长峰)新疆项目部先遣队的全部“家当”。当时,航天长峰刚刚开始参与边疆反恐建设。

  作为反恐装备供应商,航天长峰几乎涉及了与反恐序列有关的平安城市、大型活动安保科技系统、应急反恐、国土边防等所有重要板块。

  近些年,国际恐怖主义极端势力发展迅速,中国境内外的“东突”势力与其遥相呼应,成为中国国土安全的重要威胁。一些受到蛊惑的境内人员,一度偷渡出境,加入国际恐怖组织,接受恐怖训练,意欲潜回中国进行恐怖活动。

  因此,边疆反恐,越来越成为国家安防事业必不可少的一环。


   美国经验:从铁丝网到电子边境

  近年来,对于入境人员,美国正不断加大跟踪监控力度。

  2003年,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两年,美国国土安全部在与加拿大、墨西哥边境接壤的过境点使用了无线射频技术,以监控外国的过境者。

  为强化对边境安全的管控,在指定的美国过境点上,经过一次彻底的安全检查后,过境者将得到一个存储有个人信息的芯片证件。这一证件将每6个月更新一次,并要求存放在车内,以便于通过边境时接受检查。检查时如果芯片证件没有显示红色标记,那么过境者便可顺利通过。

  不过,如何“扎紧篱笆”,是更为关键的一步。

  但是,边疆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对反恐技术提出了新的要求。

  例如,虽然无人机如今已经在边境巡逻中起了很大作用,但一些边境地区地处高原,氧气稀薄,而无人机飞行需要空气为发动机供氧,所以无人机飞起来都有困难。

  因此,技术人员面临一个问题:到底有什么更有效的手段帮助边防部队?

  据《环球》杂志报道,美国政府曾采取很多措施对付非法移民的渗透,其发展过程是:先修铁丝网,然后是更高更深的铁丝网,再然后是带有监控设备的铁丝网,并辅以执法部门巡逻,后来,还出现了“电子边境”的想法,也就是“边境安全主动网络”。

  在这一网络的核心设施——监视塔上,要安装各种传感设备,监视塔与监视塔之间按照一定距离依次排列,这一距离由雷达的最大作用距离或摄像头的有效拍摄距离决定。当监视塔上的工作人员发现非法移民后,就通知巡逻人员前往抓捕。


  及时、准确地感知一线

  中国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边防体系。

  不久前,航天长峰军工事业部工程师赵凯与同事们在中国北方的一段边境线做了一个试验。当地与邻国相隔一条界江,通常,只要对岸的人游过界江上岸,就属于越界了。但边防部队不能每时每刻守在每个点上,这就造成了不小的边防空隙。

  赵凯与同事们在近两公里的试验段上,将原来的铁丝网换成了震动探测网,以求准确定位威胁所在。只要有人触碰探测网,边境线上的警示设备就会发出警告。同时,威胁发生的精确位置及可能的目标类型都会在哨所监控室内被感知,探测网配备的高清摄像头也会持续向后方传回现场影像,这些影像会被视情况逐级上报。由此,值守人员实现了“看得见、听得到、传得远、控得住”的目标。

  赵凯还需要考虑的是,在从连队到最上层的信息传输过程中,经过多级管控节点,如果其中一级断掉,还要保证信息的“跨级传输”。这就需要平台具有良好的容灾性和稳定性。

  以前,由于各类基础条件的不足,边境防控主要靠人,一线靠人值守、靠人巡逻,技术手段非常有限。而随着各类探测技术、防控技术的不断发展,降低人力依赖程度,在前沿地区打造“无人值守哨所”成为边防的发展方向。


  情报先行

  但是,即便建立了监控系统,按照传统思路,视频监控和报警系统更多还是应用于事后处理。如今,随着反恐要求的提高,事先预防已经成为安防事业的主要思路。特别是在边疆地区,除了传统的防护手段,对情报的研究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事前的情报分析到位,那么一些案件是可以避免的。

  恐怖分子经常利用网络传递信息,组织活动,但是,如何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信息中拿到所需要的数据,成为技术人员面临的主要挑战。

  为此,工程师们将天基卫星遥感数据引入反恐维稳情报支援体系——通过太空巡游的卫星,海量抓取城市不同时段、不同角度的异常人员、建筑道路设施、车辆、危险品等信息,绘制恐怖分子组织/活动网络图。

  有了这张动态的活动网络图,人们可以预测恐怖袭击等异常事件可能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恐怖势力规模等,并对区域安全等级进行评估。

  “巴黎恐袭案”发生之后,工程师们通过整合监控设备采集到的大量视频数据后发现,人们可以对指定的视频采用智能处理,并从中发现异常行为。

  比如,在信息平台内,通过大数据的挖掘与分析,“人、车、时间、地点、物品”等看似没有关联的元素,会被有效关联——每个人都有社会关系,将静态的人、物、地、组织与动态的吃、住、行、消费等活动进行有机组合后,专业人士会发现异常。

  航天长峰副总裁郭会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几个‘异常’就能碰撞出奇特效果”。如此,反恐情报就生成了。

  此外,在他们建立的信息平台上,特定区域的暴恐音视频发布及转载被全线管控,涉恐人员的手机应用终端,只要有暴恐音视频下载,就会被检测出来。而通过对暴恐音视频样本收集分析,技术人员为暴恐音视频植入自动删除木马,用户打开带有木马的暴恐音视频时,系统会自动删除并及时向反恐信息中心反馈手机机主和定位信息。

  通过掌握大量数据,相关部门可以很清晰地判明敌我态势,“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手在哪里,有什么武器,我的人在哪里,有什么武器”。

  谁掌握了信息,谁的安全性就更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