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6-04-28

  

  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科技部部长万钢表示,“抓职业教育,对于培养我们专业性人才的工匠精神十分重要。”

  “职业教育”,一时间成了教育领域的热词。

  “目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规模,职业类学校的数量、年招生及在校生的数量都是全球第一。”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刘占山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到2014年,全国共有13600所职业学校(包括中职和高职),每年1000万的招生规模,在校生人数达到了3000万。

  但在刘占山看来,“中国职业教育的发展还面临很多问题,还不能说我们已经是职教强国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中国每年只有不到13%的初中毕业生会选择职业教育,而在德国、瑞士等职业教育发达国家,这一比例至少是60%。即使是选择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大多还不能得到社会的充分肯定,实现高质量就业也并不容易。

  与此并存的现实是,今天的中国,大国工匠依然稀缺,而今天的中国制造业,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依然缺乏。

  处于推动制造业升级的关键时期,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毫无悬念地成为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对今天的中国而言,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比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


    中国教育的半壁江山

  1952年,为了给当时苏联援建的150个项目配套技术人才,全国各地创办了很多中专和技工学校(以下简称技校)。这被视作是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起点。

  此后十多年,中国的职业教育经历了一段发展的黄金期。

  “那时候,一个技校毕业的8级技工的工资水平,与大学副教授的收入相当。” 回忆起当年中国职业教育的盛况,刘占山颇为动容。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职业教育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到1976年,中等职业学校(以下简称中职学校)的在校生人数仅占高中阶段教育的5.8%。而正常情况下,这个比例应该是50%左右。直到1980年以后,这种情况开始改变,职业教育也得以逐渐恢复元气。

  然而2005年,职业教育又迎来一个生死攸关的节点。

  在2005年前近十年的时间里,由于高校大规模扩招,从而带动普通高中扩招,中职学校的在校生人数和招生规模锐减,大量中职学校无法生存。中职学校招生数占整个高中阶段教育招生的比例,由1996年的64.7%下降到2004年的33.4%。

  “最严重的时候,中职学校和普通高中的招生比例是3:7。”刘占山告诉本刊记者,“正常情况下,这个比例应该是1:1。”

  教育部的公开数据显示,2005年全国仅有中职学校11611所,当年招生537.29万人,在校学生1324.74万人。而那一年全国有16092所普通高中,在校生2409.09万人,是中职学校在校生人数的1.8倍。

  中职教育萎缩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技术工人和普通劳动者的职业素质下降,“这也是那些年我们的产品质量问题一直得不到有效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位从事职业教育30多年的老教师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2005年职业教育被确定为中国教育的战略重点。当年11月,国务院召开了第三次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并发布《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

  “此后几年,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中职学校的招生情况开始好转,教育规模、教育质量和办学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刘占山说。

  在中等和高等这两个阶段的职业教育中,其发展水平正在追赶与之相对应的普通高中教育及普通高等教育。

  教育部2015年7月发布的《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显示,2014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包括普通中等专业学校、职业高中、技工学校和成人中等专业学校)共有学校1.19万所,在校生1755.28万人,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2.09%;招生619.76万人,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43.76%。

  与此同时,普通高等职业教育也获得了迅速发展。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全国独立设置的高职高专院校有1297所,占普通高校总数的53%。当年全国普通高等职业教育招生315万人,毕业生321万人,在校生达到964万人。

  换言之,中国职业教育规模已与普通高中阶段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旗鼓相当。


   新增就业人口占比超6成

  职业教育生源增加的背后,是国家持续不断的投入和推动。

  教育部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实施以来,国家重点支持815所中职学校改善办学条件,支持969所高职学校重点建设1897个专业和1450个实训基地。

  2010〜2013年,全国财政性职业教育经费投入年均增长25.3%,其中,中央财政投入年均增长43.6%。2013年,全国职业教育财政投入达2543亿元,为中职学校近90%的学生免除了学费,助学金覆盖率近40%。   

  2015年春季学期开始,国家再次提高职教生的助学金标准,从1500元提高到了2000元;高职奖学金覆盖近30%学生,助学金覆盖25%以上的学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曾评价中国的职业教育说,“规模大、就业率高的中国职教为世界提供了经验”。

  近年来,在就业压力持续增大的情况下,职业教育就业率却逆势增长。

  教育部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含普通中专、职业高中、成人中专、技工学校)毕业生数为577.70万,就业人数为558.54万,就业率为96.68%,这是自2006年来连续第九年保持在95%以上。

  教育数据发布机构麦克思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高职高专院校2014届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5%,比2013届上升了0.6个百分点。

  “十二五”的5年间,全国1.33万所职业院校开设了近千个专业、近30万个专业点,培养了5000万名中高级技术技能人才,至少为10亿人次提供了各种形式的职业培训。

  公开数据显示,在近年的新增就业人口中,超过6成是来自职业院校的毕业生,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民航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已经有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


  高就业率与高质量就业的距离有多远

  然而,职业教育的高就业率并不等于高质量就业。

  首先,职业学校毕业生的收入水平还不算理想。

  以北京某技师学院为例,其校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该校毕业生的平均工资约为每月3000元,只有极少数的学生毕业后能拿到每月5000〜6000元的工资。而2014年北京市的城市平均工资水平是每月5826元,2000〜3000元这一档的占比是24.1%。

  麦克思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高职高专生就业报告》也显示,2014年高职高专毕业生的月收入为3200元,而当年的大学毕业生月收入为3487元,其中本科毕业生月收入为3773元。

  前述北京某技师学院的校长还透露,职校生的流动性大,就业初期的离职率高,上岗不久便离岗的现象相当普遍。

  职教学生普遍较低的就业质量,直接导致职业教育吸引力下降。这也是近两年职业学校再度面临招生困难,招生规模和在校生规模普遍下降的主要原因。

  “2013年我们学校的在校生人数是7300人,到2015年夏季招生过后,在校生还不到5000人,两年下降了30%。”上述技师学院校长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坦言。

  教育部2015年7月发布的《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指出,2014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619.76万人,比上年减少55.00万人;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755.28万人,比上年减少167.69万人;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622.95万人,比上年减少51.49万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