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砚青2016-04-28

  这种方式可以避免上述“算账”的麻烦,对业主来说这部分能耗费用和能源管理成本可以固定下来,节能服务公司则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和动力,“最终能够实现双赢。”郜义军说。

  但是能源托管也并非“完美”。

  “托管出去之后业主方容易失去控制权,而节能服务企业的利益驱使难免会在服务质量上打折扣。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工厂说今天加班要用电,但管电的人要省电,用起来会不会就不那么自由?”张社蚕对本刊记者介绍,类似的矛盾在国外也存在。“比如德国的医院能源管理,有托管方式放出去的,也有放出去再收回来的。”

  在他看来,托管模式要运行好,用能单位自己至少要有懂能源管理的人,否则节能改造就完全受控于服务公司。而对于被托管者来说,则不仅要懂暖通空调、懂机电,还要懂商场、医院、写字楼等不同建筑的运营特点,“这对节能服务公司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对此,郜义军的感受颇深。“我们做药厂节能改造的前提是,对生物制药里面相关国家标准、生产流程、生产环境要求等等的了解,要和业主一样深刻,在环控系统专业方面须达到行业专家水准。”


  建筑节能的“互联网+”利器

  实际上,国内的能源托管已进行了十年左右,但目前市场仍然不成熟,“原因之一是运行人员的专业水平有限。”郜义军认为。

  在他看来,一个目前还没有被充分意识到的“怪”现象是,在建筑的能源管理行业,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一个空调维护工、管道工可以依赖自己的专业知识,保证建筑能耗系统的运行效率,并获得不错的回报。而中国的商场、酒店等大型公共建筑里面动辄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冷热源机房、照明等设备系统,“往往只是一些月薪2000元的‘临时工’在管理。”

  “我们的建筑能源管理,是靠大量人工三班倒、四班倒来日夜值守,这种粗放的运营方式仅能保障设备正常使用,很难做到提高能效、降低能耗。”郜义军说,由此产生的能源浪费和管理成本攀升,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痛点”。

  对此,徐珍喜对本刊记者介绍,同方泰德希望用“互联网+能源管理”的方式来解决这些“痛点”。

  具体的做法是,底层运用现场传感器实现对现场设备的实时监测,上层基于云计算搭建基于Web服务的“智慧运营云平台”,实现建筑设备或系统的远程管理,借助专家团队、专业队伍完成设备或系统的现场运行与维护,实现对多栋建筑设备运行的综合统筹管理。

  “可以拿100栋大楼里,最耗能的冷站的托管运营来做个说明。”徐珍喜进一步解释,“把100栋楼的冷站全托管以后,在每个里面安装传感器做能耗数据采集终端,数据全部上传到统一的能耗监测云平台,雇佣高水平的专家在家里就可以对这100栋楼的数据进行分析,并作出最优用能方案的指令,经过我们培训的专业的少量工人根据指令去执行就可以。”

  当这100栋楼扩展到1000栋或者一整片区域,不同建筑的能耗控制系统互联互通,就可以错峰控制、机动调配,赚取峰谷电价差,并最终实现真正的节能减排目的。

  实际上,网电盈科天坛项目正是这种“互联网+能源托管”方式的一种试点。“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取代传统人工抄表的能耗监测方式,把能源管理还原为只需要少量人来做的高技术含量的工作,人力成本大大下降,可靠性也得到提高。”郜义军说。

  基于这样的前景判断,行业内部有人猜测“BAT”也许将很快踏足,因为,“停车场的智能管理系统都已经很成熟了,随着无线传感设备、大数据应用等技术的进步,能耗管理这块也不难做起来。”不过,鉴于建筑节能的复杂性,“‘BAT’们也有可能永远不会进来。”徐珍喜说。

  无论如何,他还是希望这个目前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还显陌生的行业能引起更多的关注,毕竟无论哪个领域的节能,总归是需要全民的参与。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