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2016-06-09


  中国奶农可能正在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农业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5月,平均一头年产6吨的奶牛折合年收益只有240元,同比下降了95%。

  冰冷的数字背后,是奶农的眼泪。

  山东省的养殖大户邱胜明,将要放弃自己20年辛苦建立的养殖场。这个养殖场,从最初的150头奶牛发展成为今天1800头的存栏量,这份曾经令人羡慕的事业,如今却让他深陷泥淖。2014年至今的短短两年间,他已经累计亏损超过500万元。

  邱胜明只是中国奶农的一个缩影。

  规模化养殖企业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拥有8万头奶牛的北京首农畜牧发展有限公司,还有以“万头牧场”闻名的现代牧业,2015年起净利润都出现了严重下滑。            

  自上世纪80年代中国奶牛养殖业被政策激活后,奶农一度过着算得上体面的生活。在90年代的山东农村,一头奶牛一年大约可赚3000元,十头牛一年就能赚三四万块钱,“足够盖四间砖房”。

  尽管在2006年,由于奶牛养殖发展过快导致国内乳业市场供需严重失调,也曾出现过严重的危机,甚至出现奶农被迫倒奶、卖牛、杀牛的情况,但随着国内消费的快速增长,危机很快被化解。

  但从2014年起出现并持续两年仍未结束的这次危机,却有着更为复杂的原因。

  表面上看,这仍是供需之间的矛盾。因为包括中国在内,全球乳业都已经进入了产能过剩的时代。在2006年危机过后,中国奶牛养殖业仍在继续扩大规模,并且许多乳企一改往日与奶农合作的模式,开始自建奶源地,甚至出现了“万头牧场”这样超大规模的养殖基地。

  然而,加剧国内供需矛盾的另一个因素,是乳企纷纷去海外寻找奶源,甚至开始直接依托当地奶源兴建加工厂。其中有着简单的商业逻辑:国外奶源比国内便宜太多——新西兰的原奶收购价每公斤约为1.7元左右,国内原奶收购价在2014年高峰时能达到每公斤4.75元,约为新西兰的1.8倍。有谁会放着便宜的不要而选择贵的?

  正是借着本国的低成本奶源,欧美乳业巨头近年来已经在中国市场杀出了一片天地,国内乳企如果再坚持使用国内的高成本奶源,将会面临疲软的国内市场与来势汹汹国际巨头的双重夹击。

  而另一方面,在经历了“三鹿事件”后,国人对国产牛奶的信任仍未完全重建。借国外的奶源扭转这一颓势,成为众多乳企的选择。

  不“讨喜”的中国奶源,就要被放弃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目前中国乳业的奶源自给率在70%左右,但一直在下降。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也不知道,未来会降到60%还是50%。但他清楚,这个自给率是有一条红线的——未来中国乳业的自给率不能低于60%,一旦低于60%不少企业就要倒闭;如果低于50%,那国内奶牛养殖业就不行了。

  而当一个产业发展所需的基础完全依赖于国外之时,它就站在了生死线上。

  中国乳业,正向这条红线迫近。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