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骆晓昀2016-06-09


  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传承,有不少鲜亮名片在身的城市,为何要构建“一天一好人”的传播模式?

  而如何界定好人,则是更难回答的问题。在南京市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曹劲松看来,这个问题不难回答。

  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的时候,曹劲松说,“好人,应该不是对一个人全面的评价,更不是一个盖棺定论。只不过是一个人的思想情操、道德行为,某个方面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可以成为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一个标杆”。

  在他看来,南京好人的推选不求全,只求在某方面的示范带动效应,“好人实际上就是在社会价值中有闪光点的人”。


  南京好人是有退出机制的

  《瞭望东方周刊》:南京为什么要推行一天一好人的模式?

  曹劲松:我们认为好人存在于大家身边,存在于每天的生活中,只是大家没有刻意去留意。原有的宣传模式是集中推出大典型,普通市民的感受度并不好,认为越是高大上的案例,离自己生活越远越没法学。恰恰是给大家提供一些身边的好人好事,群众反而觉得和自身关联度更紧密,可学性更强。

  《瞭望东方周刊》:南京好人是否有反馈平台?

  曹劲松:南京好人的公示和反馈都在一个平台上,当然也有人通过写信、电话、邮件反馈,只要有人提出相关问题,文明办就会核实。

  我们推出南京好人时是比较谨慎的,事迹的详细过程、见证人、受助人都需经核实。现在全国公安系统对16岁以上的成人信息联网,只要输入身份证号,基本上所有的犯罪信息和接受行政处罚信息都可掌握。通过媒体向社会公示南京好人之前,会先走完以上程序,以防止万一有不合适的情况出现。

  南京市现在每月公示10名南京好人;南京好市民每年评一次;南京市道德模范每两年评选一次。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管理南京好人?有退出机制吗?

  曹劲松:南京好人是有退出机制的,好人是动态的,他有可能犯错误。2016年南京市出台了《南京市道德典型关爱和暂行管理办法》就是用于管理好人的。办法规定:市级以上道德模范及提名奖获得者,榜样意识不强、放松道德修养、缺乏正确义利观,所属管理责任部门进行戒勉谈话,责令整改。以上三点问题造成恶劣影响或经戒勉警示仍不改正的将取消其道德模范荣誉称号、收回相关荣誉证书。

  此外,先进事迹造假、隐秘严重错误的;生产经营活动严重失信、违反环境保护、计划生育、民族团结等政策法规的;参与黄赌毒、封建迷信、非法宗教活动的;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发生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其他不宜保留荣誉称号行为的南京好人,都将退出好人体系。


  不回避干部

  《瞭望东方周刊》:在评选南京好人过程中有没有特意回避干部?

  曹劲松:没有,原则上基层干部、企业负责人都不回避,当然市管副局级以上的干部非常少。整个评选机制还是面向社会着眼于基层,意图把南京好人做成草根品牌。

  《瞭望东方周刊》:有没有人被推荐南京好人后,由于社会监督的压力而自己要求退出的?

  曹劲松:我这里没有听说过相关案例,之前举行道德模范座谈会议时,有道德模范提及自我要求非常高,社会对我们的期许要求也很高,因此自身压力也很大。有一位与会人员提及,他经常给别人做心理疏导,其实他自己也需要心理疏导。

  这个社会是需要道德标杆的,承受压力是道德模范的社会责任。道德模范大多很积极,他们勇于把压力转化为动力,带动更多的人做好事。


  打造“好人之城”

  《瞭望东方周刊》:南京是否计划打造“好人之城”的概念?

  曹劲松:南京文明城市建设的定位有四个:博爱之城、志愿之城、礼仪之城、美德之城。南京城市建设整体概念是注重道德风尚建设。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网络传播如此迅捷,建立好人平台时有没有考虑舆论风险?

  曹劲松:考虑过,舆论风险可能会认为做好人太傻。但社会舆论也是需要引导的,出现舆论风险有社会现实的原因,不能完全归结到人的道德滑坡,社会现实让人有了这样的经验认识,因此应当改变教育引导。

  也有个别人将评上好人作为功利手段。但我觉得无论是道德驱动、公益驱动还是价值驱动,鼓励大家去做好事的结果是好的,带来的社会现实效果是好的。

  《瞭望东方周刊》:打造好人平台,南京有基础吗?

  曹劲松:南京市有基础。南京博爱之城的定位源于孙中山,其中虽然带有西方基督教的宗教色彩,但是和孔子的仁爱也是相通的。

  在南京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充满着仁爱的精神。比如南京大屠杀期间,很多外国友人在当地建立起了保护区。

  在我们发掘好人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人并不需要被表扬和宣传,他个人没有这样的需要但社会有这样的需要,我们的工作就是建立起好人机制。

  南京打造好人之城,是让每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不论你是匆匆过客还是长居久安,都把最好的一面体现给这个城市,与城市相互共享。

  《瞭望东方周刊》:南京打造好人之城,这期间假如出现负面事件,如何面对相关质疑?

  曹劲松:好和坏本来就是对立统一,相互依存的。没有坏如何得到好,如果没有负面人物和事件的存在,好人好事就会成为平常事。

  我们希望好的人越来越多,坏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无法消灭它。每个国家都可以降低犯罪率,但永远无法降到零。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