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赛虎2016-06-09



  “机场、铁路客运站、港口客运站以及有条件的室内公共场所可以设置吸烟室”——近日,修订中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烟条例草案出现了这些表述,引发热议。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让无辜的受害群体暴露在致命的二手烟中,这是不能接受的,在任何一个公共场所允许豁免或存在漏洞——包括指定的室内吸烟室,都意味着无法保护上海人民免受致命物质的危害。

  在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前夕,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复旦控烟中心”)发布调查研究结果表明:室内吸烟室完全不能减少烟草烟雾对公众的伤害;九成以上的被访民众赞同上海实行更严格的公共场所控烟法规。


  吸烟室关不住二手烟

  早在2008年12月~2009年3月,香港卫生署委托香港科技大学专门组织了“吸烟房的技术可行性研究”。结果表明:一个容纳12人的室内吸烟房若要达到“完全无害”的条件,必须具有独立通风系统的、有两层自动关闭推拉门,并保持5个帕斯卡负压,每人每秒33升的新鲜空气通风量(相当于普通办公室的3倍)。

  “事实上,很多吸烟室,包括内地机场的专用吸烟室,基本没有独立通风系统,也没有形成负压,不密闭。”复旦控烟中心主任郑频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有人进出时,无法防止烟草烟雾泄露到其他房间,即使在吸烟已停止5个小时后,吸烟室内的烟草烟雾示踪浓度仍然非常高,吸烟室内残留的尼古丁水平也仍然处于高水平。”

  郑频频介绍,为证明“设立吸烟室并不能避免或减少二手烟对人们的健康危害”,复旦控烟中心采用室内PM2.5浓度指标,在2016年5月于上海主要的火车站和长途汽车客运站进行测定。

  结果显示:这些车站的专用吸烟室内部的PM2.5浓度值在592~2535微克/立方米之间,是中国目前标准的8~30倍(中国的标准是24小时不超过75微克/立方米的环境空气质量);按照世界卫生组织24小时不超过25微克/立方米的标准,则为25~100倍。

  吸烟室门口也是重灾区。本次测定浓度值在197~909微克/立方米之间,均达到污染甚至严重污染。由于吸烟室内烟雾弥漫污染严重,吸烟者在门外吸烟普遍,个别吸烟室,门外附近吸烟的人数多于吸烟室内吸烟人数,门口的浓度甚至高于吸烟室内浓度。吸烟室外5米的浓度普遍高于室外浓度,最高可以达到室外浓度的8倍。

  “吸烟室在里面,这里不能吸,往里走,往里走。”2016年5月16日下午2点,上海火车站唯一的一个吸烟室旁边,8号候车室书报亭的女老板一边用纸板扇眼前的烟雾,一边不停地高声提醒,但还是有人站在通往吸烟室的过道吞云吐雾。这位女老板坦言,人多时,过道里都会站满吸烟的人。

  这个专用吸烟室的门是敞开的,里面又黑又暗,七八位烟民正在里面吸烟,桌上的烟灰缸多数已经满了。

  当日下午室外空气质量指数AQI为53(良),仪器现场测定的火车站室外PM2.5平均值为14微克/立方米。而吸烟室门口处PM2.5浓度数值大多在每立方米100微克左右,当有人站在门口附近吸烟时,PM2.5浓度值一下子飙升至300以上,甚至一度冲上更高的数值,达到重度甚至严重污染的标准。

  “这无异于过失犯罪。”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控烟和媒体传播高级顾问潘洁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在餐馆、酒吧、酒店、宾馆、单人办公室、工作场所和机场设立吸烟区,就意味着每天在这些场所工作或出入的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会接触到这致命的二手烟。”


  室内禁烟是最好的办法

  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7.4亿不吸烟者遭受二手烟暴露的危害。其中公共场所二手烟暴露率最高。中国每年因吸烟导致死亡的人数超过100万,因二手烟暴露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10万。

  二手烟是最常见的危害儿童健康的污染物。通常,儿童会经历比成年人更高的环境暴露,按每磅体重算,他们比成年人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从而会吸入更多的污染物。再加上儿童好动、自我保护能力较差、免疫功能不健全等原因,使得他们最易受到污染物的伤害。

  据世界卫生组织评估,二手烟对儿童健康的危害主要有:引发儿童哮喘、幼儿猝死综合征、气管炎、肺炎和耳部炎症等。数据显示:二手烟的暴露导致20万到100万患哮喘病的美国儿童的发病次数增加,症状加重;约有15万~30万18个月以下的婴幼儿所患的呼吸道疾病都与二手烟有关。

  此外,二手烟极易穿透肺泡,经血液循环,进入你的五脏六腑,即便你从不吸烟。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们中心在实验室条件下得到的结果表明,二手烟的颗粒直径在0.107~0.255微米。它极不容易察觉,又极容易经过呼吸道进入肺部,穿透肺泡,进入血液循环,到达人体所有的器官,使人患上心脏病的几率增加25%。“最可怕的是,85%的二手烟是肉眼看不到的。” 

  2014年,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医学实验部就在卷烟燃烧释放物中检测到了金属镉。据吴宜群介绍,镉的半衰期最长可达3000年,在人体内的半衰期也可长达6.2~18年,是最易在人体内蓄积的毒性物质;2012年镉被列入美国FDA发布的烟草烟雾致癌物名单。

  接受本刊采访的专家表示,二手烟暴露没有所谓的安全水平,即使短时间暴露于二手烟之中,也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在室内环境中,无论是加装排风扇、空调还是其他装置,都无法避免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危害。唯一能够有效避免非吸烟者暴露于二手烟的方法,就是在室内环境中完全禁烟。

  施贺德也对本刊记者说,“实现无烟上海,意味着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实现100%无烟。”


  党政机关还需努力

  早在2012年5月,当时的卫生部(即现在的“国家卫计生委”)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证实,烟草烟雾中含有69种已知的致癌物,这些致癌物会引发机体内关键基因突变,正常生长控制机制失调,最终导致细胞癌变和恶性肿瘤的发生。这是中国第一部系统阐述吸烟危害健康的权威报告。

  2016年5月14日至5月22日,复旦控烟中心联合复旦大学传媒与舆情调查中心就上海市民对于二手烟危害的认知、态度等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发现,公众普遍知晓了二手烟的危害。“95.8%的受访者认识到二手烟对健康具有较大的危害,84.8%的吸烟者也认为二手烟有害。”复旦控烟中心副主任王帆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

  在北京,“史上最严”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至今已实施一年,中国控制吸烟协会2016年5月27日公布调查结果表明:受访者对《条例》的知晓率较实施前明显提高,由43.43%提高到87.16%;对控烟满意度由42.26%提高到83.5%;公众对《条例》和全面禁烟依然保持着很高的支持度,女性高于男性,非吸烟者高于吸烟者,15~29岁年龄段最高,50~69岁最低。

  尽管控烟机构不遗余力,普通群众对烟草危害的认知率在逐年提高,但某些政府机关还需要更努力。5月24日,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王本进接受媒体采访时候透露,北京市领导干部的控烟现状并不乐观,检查单位中,学校和医疗机构一直排名靠前,餐饮行业一直垫底。

  王本进介绍,从2015年6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从卫生监督所11个月执法检查的情况看,学校的合格率最高,达到了93%;医疗机构紧随其后,为92%;餐饮业合格率最低,为58%,但较2015年6月份的42%还是有了显著上升。党政机关的合格率为74%,这意味着,北京市仍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党政机关控烟不合格。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