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骆晓昀2016-05-26


  停机坪上,几十架各种型号的公务机在阳光下闪烁。这里是上海霍克太平洋公务航空中心,2016亚洲公务机展正在四月的上海举行。

  对于当下中国顶级财富创造者而言,公务机使用已融入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北京、上海、深圳等随之成为公务机出入最为频繁的三个中国城市。

  那么,中国公务机消费的“第四城”是哪里?公务机市场这杯羹如何分而啖之?


  潜在的公务机需求总量为2173架

  民生金融租赁的独立展厅位于此次ABACE(亚洲公务机展)停机坪的一边,2016年4月13日,“胡润百富”联手民生金融租赁共同发布了《中国公务机行业特别报告2016》(以下简称《报告》)。

  胡润指着玻璃窗外的几十架公务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个航展是全球最贵的航展,几乎所有的品牌都来此参与,原因在于中国公务机市场潜力最大,是品牌的必争之地。”

  《报告》专项调研显示:目前中国拥有100亿元以上的人数为584人;拥有65亿元以上的为970人;拥有20亿元以上的为5631人;而78000人拥有1亿元以上的资产。

  据估算,拥有100亿元和65亿元的人群中,有50%属于购买公务机的潜力人群,每人平均拥有1.5架公务机;拥有20亿元资产的人群中有20%属于潜力人群,人均可拥有1.1架公务机。这几个阶层的潜在的公务机需求总量为2173架,而目前中国大陆公务机机队数量才刚刚接近300架。

  除了购买公务机的人群外,未来5年中,包机人数也将升至1.2万人,其需求达到每年27万小时。其中,拥有1亿元资产的人群中有10%的人会选择包机,每人对应时长为每年10小时。这个人群虽然购机潜力微乎其微,但为包机市场提供了相当大的支撑力。


  谁是“第四城”

  2012年9月,恒大地产的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将公司的湾流G450公务机贡献出来,让广州恒大球员赴沙特参加亚冠比赛。

  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也曾邀请马云乘坐公司的猎鹰7X公务机,直飞目的地黑龙江亚布力。

  在一张名为“企业家代表与他们的公务机”的图表上,不少耳熟能详的富豪名字赫然在列:北京的王健林、李彦宏、严彬;上海的郭广昌;杭州的马云以及广州的许家印。这些富豪们的财富聚集地,自然成为中国公务机起降的重镇。

  本刊记者从《报告》中获悉,北京以绝对优势成为中国内地停放公务机最多的城市,占了全部份额的35%;长三角(以上海为主)次之,占25%;珠三角(以深圳为主)紧随其后,占20%;其他城市的总和则仅占20%。

  《报告》显示,国内最热门的四大往返航线分别是,北京至上海、北京至深圳、北京至香港和上海至香港;境外短途起降最频繁的城市则是香港、日本、新加坡和首尔;而境外长途起降最频繁的城市中,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巴黎、伦敦和悉尼遥遥领先。

  境内公务机起降最频繁的中国城市依次为北京、上海、深圳。那么,谁是公务机频繁降落的“第四城”?

  在胡润眼中,三亚当仁不让。

  “亿万富豪年度假时间在20天左右,就国内旅游目的地而言三亚肯定是第一位的。”胡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发现,越来越多企业家喜欢去非大众的旅游目的地,比如长白山方向、贵州山区等地也都逐渐成为公务机的热门起降地。


  第四城需要哪些“魅力”

  实际上,公务机频繁光顾的“第四城”不仅指三亚,也是其所代表着的一批具有独特魅力的旅游目的地。两位拥有庞巴迪5000机型的“匿名”机主都明确表示:公务机的主要用途以商务出行为主,旅游度假为辅,而商务出行的主要目的地无外乎是北京、上海、深圳、香港。

  2016年除夕,西双版纳正遭受着百年难遇的寒流。西双版纳嘎洒机场工作人员向媒体爆料称,当日除正常航机外,数架私人商务机先后抵达,其中不乏湾流G550超远程型公务机,G450公务机等,停机坪场面十分壮观。

  以湾流G550公务机为例,其每架售价高达3.26亿元人民币以上。所以,就此次西双版纳机场的私人公务机数量和等级来看,机主们的身价至少是百亿元级以上。

  不愿透露姓名的万达工作人员称,近日确实有重量级客人下榻西双版纳万达国际度假区,春节期间度假区的酒店总统套房早已全部售罄。但春节期间并未有大型会议召开,此次公务机的版纳集结,应属私人度假性质。

  民生金融租赁副总裁乔凯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了公务机起降频繁的城市所具备的特点。

  首先是经济相对活跃的地区,目前除北京、上海、深圳以外,很多中西部地区日趋繁荣。在开发西部政策的推动下,西北、新疆、西藏这些地区,尤其是民航航班不便利的目的地公务机使用日益频繁。

  其次就是比较有特点的一些景区小机场,比如说像腾冲,这样的地方也是公务机使用的增长区。

  此外,“还包括一些矿产资源比较丰富的边远地区,有些企业家在那里有投资,当地公务机起降架次也会增加。”乔凯说。

  而特殊景区的公务机市场正日渐形成规模。比如,由云南省瑞丽市景成集团独资投建的德宏南亚通用航空有限公司,2013年11月获得经营许可,成为德宏州首家通用航空企业。目前这家公司运营瑞丽、芒市、腾冲、保山等周边地区的包机飞行等业务。


  节假日需求量大

  其实,早在几年前,上海虹桥机场就曾出现了公务机频繁光顾的场面。

  2012年9月末,由于中秋国庆双节的“叠加效应”,上海虹桥机场迎来出境高峰。据虹桥边检站统计,仅9月28、29日虹桥机场公务机出境数量多达10架次,较2011年同比增加超过120%,有部分时间段甚至出现数架公务机排队起飞的现象,其中航班目的地多为香港、台湾地区。

  据虹桥边检站工作人员介绍,9月28日,虹桥机场迎来了单架载客最多的公务机航班。当天早上10点,一架空客A319LR公务机准时从虹桥机场飞往尼泊尔,飞机搭乘45名旅客和9名机组人员。据悉正常情况下,96%的公务机航班载客都不会超过10人,能载运20人的已不多见,而单架载客54人的公务机多年来实属首次。

  《报告》专项研究表明,春节、暑假、元旦、圣诞节是国内使用公务机最频繁的时间段。另外,重大会议及活动期间公务机也异常忙碌,如每年2月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3月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和亚洲公务航空展以及9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

  一位拥有庞巴迪5000和湾流G650的机主在谈到公务机产权共享时表示:对于飞行需求量不大的客户,产权共享是更合适拥有公务机的方式。“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在使用时间上要调配好,像春节、圣诞节这种假日,大家的需求量都很大,就应该事先考虑如何分配使用,否则容易出现矛盾”。

  据GAMA《2014通用航空飞机交付报告》显示:2014年,全球公务机销售了722架,公务机在全球市场的总量达到39254架。其中52.3%被交付到北美卖家的手中,欧洲占19.5%,南美占9.4%,中东、非洲占7.9%,亚洲只占10.9%。

  不过亚洲却是最值得期待的市场,在过去的5年里,亚洲地区公务机总数每年增长了12%,其中大型、远程公务机占到了全球总销量的77%。

  出人意料的是,在亚洲,印度私人飞机数量已经比中国和日本私人飞机数量的总量还要多。预测显示,在接下来的10年里,印度的商务航空产业还将扩大3倍,并于2020年成为全球第三大航空市场。

  尽管中国在空域改革和政策方面仍需等待时日,但中国依然是全球最具潜力的公务机市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包机使用者向本刊记者表示,“虽然目前中国的空中管制和对公务机的开放程度仍有所限制,大家都趋向于更内敛和低调。但我觉得中国公务机的未来还是有很大市场,因为公务机交易对于国家经济的贡献巨大,同时也能提高公司效率。”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