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戴闻名2016-06-30

 

  小保罗·巴蒂斯塔(Paulo Nogueira Batista Jr.)是巴西著名经济学家,曾任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巴西执行董事,在华盛顿工作8年。他于2015年7月接受了一项新任命——来到中国上海,出任新成立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以下简称金砖银行)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

  在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主办的“上海论坛”期间,巴蒂斯塔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说,2015年7月他刚到上海的时候,金砖银行只在浦东的陆家嘴有一层楼,“连秘书都还没有”。

  但不到一年时间,在五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下,金砖银行已经成立了秘书处,在2016年4月宣布了第一批贷款,很快还将推出第一只人民币债券。

  “我们希望这样的高效成为常态,避免传统多边机构的繁文缛节,同时也不牺牲质量。”巴蒂斯塔说。

  另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银行成立之时,英文名确定为“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突出了其中的“新”意。

  对此,巴蒂斯塔解释说,这个由五个发展中国家发起并主导的多边开发银行,将不同于二战后在华盛顿成立的老牌多边开发银行,会是一家“带来变化的新银行”。


  由借款国主导的多边开发银行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多年,你认为与老牌多边金融机构相比,这家由五个发展中国家发起的金砖银行有什么不同?

  巴蒂斯塔:与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比,金砖银行最根本的不同之处是,它是一家由借款国主导的多边开发银行。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是由发达国家,即非借款国主导的多边金融机构。

  由借款国主导的多边开发银行,理念将是完全不同的,会对借款国的真正需求更加敏感。

  而且,我们没有在政治和决策上干预借款国的想法和要求,没有所谓的“弥赛亚情结”(指幻想可以成为对方拯救者的情结),不会干涉其决策过程。

  未来成员资格开放以后,我们仍然要确保在这个银行中,至少80%的投票权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投票权不超过20%。

  《瞭望东方周刊》:与总部设在北京的另一家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相比,金砖银行有什么不同之处?

  巴蒂斯塔:首先在组织架构上就有很大区别。

  金砖银行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发起成立,五个创始成员国拥有相同的资本份额和投票权。经协商,总部设在中国,第一任行长由印度人担任,董事会主席来自巴西,理事会主席来自俄罗斯,在南非设立首个地区中心。

  未来我们会把成员资格向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开放,但创始成员国只有这五个。

  亚投行有57个创始成员国,来源要广泛得多,包括了所有金砖国家和很多发达国家。

  另一个跟亚投行不一样的地方是,金砖银行会是一个全球性银行,未来将向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开放成员资格,并面向所有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亚投行当然也在亚洲以外运作,但项目重点还是聚焦在亚洲。

  还有,如名称所示,亚投行的贷款重点将是基础设施项目,金砖银行除了支持基础设施项目以外,还将重点关注可持续发展项目,会是一家“绿色”银行。


  2016年将发行首只人民币债券

  《瞭望东方周刊》:金砖银行已经在2016年4月宣布发放第一批“绿色”贷款。能具体介绍一下相关情况吗?

  巴蒂斯塔:2016年4月15日,金砖银行在华盛顿宣布了首批总额为8.11亿美元的贷款项目,支持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的4个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

  这4个项目预计将催生237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每年减少排放二氧化碳400万吨。

  此外,还有一个俄罗斯的水电项目正在后期谈判中,希望可以在不久后提交董事会。

  2016年我们还将发行首只人民币债券,具体情况将很快对外宣布。

  《瞭望东方周刊》:未来会考虑扩容,覆盖更多行业吗?

  巴蒂斯塔:现在的架构稳定下来之后,金砖银行会逐渐向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开放成员资格。2016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的董事会上,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何时、以何种方式扩大成员国的问题,2016年7月的董事会上还将继续讨论。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将以谨慎的方式,逐步推进。

  贷款项目方面,我们的两大重点是传统的基础设施项目和绿色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同时特别关注项目的环境影响。

  《瞭望东方周刊》:你同时也担任了首席风险官,在你看来,金砖银行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巴蒂斯塔:我们需要学习怎么应对评级机构,这是非常重要的任务。中国国内评级机构已经对我们进行了评级,现在我们也开始和国际评级机构接触,他们会了解我们运作的整个过程。

  我们五个国家的政府,长期以来更习惯于跟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传统多边开发银行打交道,与金砖银行这家更为创新型的银行正在不断磨合之中。

  我们作为一家年轻的银行,未来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和证明。

  在金砖银行成立到运作的近一年时间里,中国的中央政府和上海市政府都给予了巨大支持和帮助。现在有两家国际多边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中国,这对于中国的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新”在哪里

  《瞭望东方周刊》:有评论认为,金砖银行是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挑战,你同意吗?

  巴蒂斯塔:我不同意。我们和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是并存的,起到补充作用,帮助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已经结成了伙伴关系,有很多东西要向他们学习。

  但与此同时,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也确实需要改革,需要认识到崛起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所扮演的更重要角色——正是因为这一点,金砖五国决定设立这家银行。

  我在华盛顿工作过8年,作为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巴西执行董事,从“金砖”概念提出伊始就参与了谈判过程。

  我记得是在2011年前后,金砖国家的决策者们意识到,期待华盛顿的多边金融机构发生变化会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应该成立自己的发展银行,向金砖国家提供贷款。

  因此,我们所做的工作不是为了重复其它银行做过的事情,也不是为了挑战现在的金融秩序,而是要建立一家不同以往的新开发银行。

  《瞭望东方周刊》:所谓“新”,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巴蒂斯塔:第一,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家由发展中国家主导的银行,能够有这样的国际性视野和影响力。

  第二,我们的组织结构简单,相对扁平化,因此运作效率高、成本低,避免了很多老机构的繁文缛节。

  “绿色”是另一个关键词——我们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可持续性发展项目,同时在社会环境政策、标准和采购方面都会有一系列新举措。

  我们也希望自己是一家年轻的银行,拥有一支更为年轻的队伍。我们的全球招聘工作已经启动,希望在2016年底可以拥有100名员工,很大一部分将是担任初级和中级工作的年轻员工。

  还有,我们会是一家“技术型”银行,发放贷款不会由借款国的政治特点决定,也不会因为政治原因否决贷款。


  “金砖”的共同基础没有发生变化

  《瞭望东方周刊》:有媒体曾撰文称,金砖五国由于经济发展减速或处于转型期,已经丧失了数年前迅速发展的势头,“金砖”已经“褪色”。对此你怎么看?

  巴蒂斯塔:我们需要区分短期的市场变化和长期的结构性趋势。

  确实,巴西目前面临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困难,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俄罗斯的经济数据不够亮眼,印度和南非也有自己的问题,但是“金砖”的共同基础并没有发生变化——这些人口多、面积广、GDP体量巨大的国家加在一起,仍然是超越短期市场波动、将长期影响世界格局、推进更具包容性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

  市场当然会不断波动,但大的趋势并不会变,五个国家对于“金砖”的承诺和决心也没有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