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南平2016-09-08

  东亚峰会各国领导人的发言次序,由各国主动提出,主办方予以协调。在此前的历次东亚峰会上,中国领导人大多选择在“压轴”时段发言,以便对各方之前的发言一并回应。但这一次,李克强总理决定“主动出击”,在峰会开场不久后就进行发言,从三个层面论述中方对南海问题的原则立场。

  李克强说,首先,中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根据《公约》,缔约国有“首先选择直接对话协商方式和平解决争端”的权利。这意味着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所谓“南海仲裁”,正是在行使国际法和《公约》所赋予的权利。

  其次,中国与东盟国家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效维护了过去10多年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按其规定,“南海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方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单方面提起仲裁,引入第三方,违背了《宣言》精神,扰乱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秩序,损害了本地区和平稳定。

  更重要的是,中方与东盟国家正在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在争议解决之前管控分歧、化解矛盾。

  李克强就此强调:“这充分表明,中国和东盟国家完全有智慧、有能力处理好南海问题。希望域外国家理解支持地区国家做出的积极努力,而不是渲染分歧,扩大甚至制造矛盾。”

  此前,个别域外国家对中国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违反国际法”“威胁南海飞越航行自由”等,而李克强总理的发言,正是对这些批评的绝佳回应:中国始终在坚定遵守国际法赋予的合法权益,捍卫南海地区长期的和平稳定。

  英国《金融时报》《卫报》刊文称,李克强总理在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表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携手合作,排除干扰,妥善把握和处理南海问题,“这一表态也暗含对美国的告诫”。

  紧随发言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对李克强总理的发言给予了高度认可:“感谢李克强总理关于确保南海地区和平发展的承诺!”

  促进共赢:“南海问题绝不是中国—东盟关系的主流,‘合作’才是主流。”

  大多数参会国家都在发言中积极回应李克强的表态。文莱苏丹哈桑纳尔明确表示,南海地区的重叠主张“应当由当事国通过和平对话协商解决”。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直接反对“任何第三方介入主权争议”。越南、新加坡等国期待中国与东盟尽快完成“南海行为准则”制定工作。

  还有一些国家在发言中干脆未提及“南海问题”,而是将重点放在发展经济、改善贸易等方面。毕竟,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如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东盟各国更加紧迫的当务之急。

  而李克强总理此行中多次对推动中国-东盟合作共赢的表态,恰恰回应了东盟各国最迫切的诉求。中国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占东盟总贸易额近六分之一。就在东亚峰会召开的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称,中国贸易转型将对东盟的湄公河流域国家产生显著的积极影响。

  “加强中国-东盟关系符合各方利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7日举行的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表示。这场会议不仅决定推动中国-东盟经贸合作,力争在2020年使双边贸易额突破1万亿美元,还通过了《中国-东盟产能合作联合声明》,呼应东盟国家刚刚通过的《2025年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为双边经贸合作找到了务实支点。

  事实上,在系列会议中,中国与东盟10国的10+1会议率先召开,这一安排本身,就充分体现出东盟各国对中国-东盟关系的高度重视。

  正如李克强总理所强调的,南海问题绝不是中国-东盟关系的主流,“合作”才是主流。

  9月8日的东亚峰会上,尽管最后一位发言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坚持提及“南海仲裁”,峰会结束后奥巴马再次发表讲话称“南海仲裁具有法律约束力”,但随后公布的东亚峰会主席声明,与此前的东盟峰会主席声明一样,并未包含“南海仲裁”等相关内容。

  分析人士认为,东亚峰会、东盟峰会的主席声明,代表了东盟的最高立场,其中的表述意味着“南海仲裁”在东盟地区已正式“翻篇”。

  美国《华尔街日报》认为,东南亚国家已基本摆脱了“南海仲裁案”裁决带来的紧张局面,将焦点转向确保本地区稳定上。此次会议成果令中国满意,对美、日而言是一次挫折。

  美联社评论称,本次东亚峰会是中国在外交、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方面的重大胜利。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