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6-10-13

  张馨月硕士毕业10年了,她和同学相约于2016年国庆假期回南京相聚。

  在同学微信群里大家热烈地讨论了聚会的细节。可张馨月此次还有一个小心愿:带五岁的女儿去自己最喜欢的白鹭洲公园。

  她的记忆中,除了一大片平静的水面,这个季节,那里有结籽的香樟,渐开的桂花。可在南京工作的好友说,别去了,那里已不是当年的样子了,“破得很”。


  收费,还是免费

  半年前,南京媒体披露了南京一些城市公园举步维艰的情况,其中提及了白鹭洲公园的“破败”:公园中央的观景平台已经废弃了,通往那里的木栈道也长满青苔,部分还有松动迹象。木栈道的入口只是用树枝简单围堵了下,不断有人为了走捷径翻身进去,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落入旁边的水中。内秦淮河从园内穿过,但据说到了夏天,河水有时会散发出臭味。

  白鹭洲公园距今已有87年历史的公园,其前身是明朝开国元勋徐达的别墅,又称“徐太傅园”。前文提及的观景平台是这家公园一度引以为豪的赏景地点,能欣赏水上实景演出。

  实景演出多年前已经停止,破旧的观景平台后面,东园歌榭等也没落了。

  不止是白鹭洲公园。在实地考察中,当地媒体发现,一些老的城市公园,部分公共设施已破败。

  公园破败的原因,据说是“因为推行了免费,无钱维护”。而这,也正是一些城市公园拒绝免费的理由。

  据有关人士透露,五年前南京曾酝酿包括九华山公园等在内的城市公园免费开放。但如今,这些公园仍在收费。

  南京有关人士说,横在免费道路上的一座大山,是公园的管养维护费用问题。南京媒体曾以九华山公园为例,算了一笔账:“按一张门票10块钱计算,一年下来,九华山公园的门票收入仅为十几万元,而每年园林养护及设施维修的费用就要数十万元。”

  在山东济南,公园免费是济南人关注的话题,尤其是传统的济南三大景点要不要免费开放,一直是个热点问题。

  在不少济南人的期待中,除了趵突泉公园该免费外,大明湖、千佛山也是公园,也应免费开放。济南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说,一直没有免费开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是济南的核心旅游资源,是拉动济南旅游产业的马车,每年贡献不小的财政收入。“如果‘三大名胜’集体免费,不但会减少一块财政收入,还得另外挪出资金来维护”。

  2016年夏,原本免费的昆明瀑布公园及南滇池沙滩公园要开始收费的消息,引爆了当地舆论场。传统媒体和网络论坛对此立场几乎一致:收费,请拿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有当地媒体直接提出:“既然我们可以每年花费大量的财政资金反复折腾行道树,为什么不可以负担几座免费公园呢?”


  免费“扩容”期待

  免费是大势所趋。以北京为例,北京注册公园有403个,免费开放比例达到87%。

  上海、南京、济南等其他的城市中,也或多或少地保留收费的城市公园,其近乎相同的理由是,或属于历史园林,或为了控制人流,或为了降低管理成本。

  实际上,大部分城市公园的门票基本上都在10元以下,有的只有1元,而在人们心里竖起的是一道“门票”围墙。

  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师吕圣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公园自闭症”的症状之一是排他性。

  许多城市公园近年来一直有对部分人群免费的政策,较为普遍的做法是在固定节假日对特定人群免费。

  比如,为庆祝第32个教师节,济南市城市园林绿化局、市教育局研究决定,定于2016年9月10日、11日(星期六、星期日)两天,济南市市属部分公园免费向全市教师开放,教师凭本人教师资格证或工作证可游览大明湖风景名胜区、趵突泉公园、千佛山风景名胜区、动物园、植物园、五龙潭公园。上述公园都是收费公园。  

  在北京,有特殊人群常年享受免费的优惠。比如,残疾人、65周岁以上的本市老年人、现役及退休军人、武警官兵、离休人员游览市属的颐和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等10家收费公园,可免票入园。

  在上海,自2016年5月1日起,上海植物园、上海古猗园、世纪公园等15座收费公园对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免费开放。

  在吉林,同样从2016年5月1日起,全省65周岁及以上老人可免费进收费公园,此前的年龄限制为70周岁及以上。

  城市公园对部分人群的关照,自然获得了社会欢迎。当然,也会有人抱怨。湖北荆州市民说,“老年人可以免费,可中年人、青年人也需要到公园锻炼啊。”


  绕着走,还是穿过去

  2016年夏,有百年历史的上海中山公园正式实现24小时开放,成为上海第一个全天开放的综合公园。

  华东政法大学学生史昊(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山公园全天开放,对他来说意味着:晚上出门或者回校不用绕路走了。

  以华东政法大学长宁校区为起点,到达长宁路上的中山公园地铁站,有两条步行路线。本刊记者亲自体验了一下,从公园穿行的话,距离 “节约”几百米。因此,有穿行公园需求的人群不在少数。据中山公园方面统计,自2016年6月30日实行全天候开放以来,截至7月30日,中山公园每晚6时至次日凌晨5时,累计人流量已达19.22万人次。其中,到公园夜跑和借道穿过公园的本地居民约占70%。

  在“80后”宋静的记忆里,小时候只有在节假日父母才会带着她去公园游玩,一年逛公园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这种状态早已改变。

  吕圣东说,城市公园的使用人群总体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城市驻足人群,一类是城市穿流人群。“之前我们只看到了公园作为休闲驻足的作用,忽视了公园作为高效城市步行空间的意义”。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师张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公园在设计时,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公园的性质和功能定位。公园是交通性的,还是游憩性的?不同性质与定位的公园有着不同的设计方法。

  实际上,公园内部不适合穿行,也是“自闭症”的一个症状。

  以陆家嘴中心绿地为例,虽是免费公园,但园内道路以环形为主,如果人们想穿过公园,进入对面的街区,需要在公园里走完几乎半个环形。

  吕圣东告诉本刊记者,不止是陆家嘴中央绿地,很多传统的封闭式的城市公园,并没有考虑与城市道路交通的融合,在出入口与流线的组织上,更多是出于管理上的入口数量与位置考虑,也多是基于自身道路完整性的环路式设计。

  这些公园园内道路迂回曲折,穿行公园意味着绕远路。

  在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无界景观工作室设计师王欣看来,历史悠久的伦敦海德公园和肯辛顿公园是“穿行”设计的典范。

  她撰文说,其公园的内部道路充分考虑了周边市民的步行需求,园内斜向和南北向穿行道路联结了公园周边的数个地铁换乘站,人们可以选择最短的步行距离穿越公园上班和回家。


  不方便抵达,不方便进入

  吕圣东认为,“公园自闭症”的症状还有,可达性差、游人不方便进入。

  造成这样的原因在于,大多数城市公园是由收费公园转为免费公园的,而传统的城市公园为封闭式管理,公园入口将公园内外空间区隔开来,主要考虑买票、检票等功能。开放的城市公园在出入口方面,需要更高的包容度。

  现实的情况是,一些城市公园虽然不收门票了,但在管理上还不够开放,公园大门进入仍然不便。

  有些城市公园只供游客步行游园,为防止非机动车进入园内,在入口设置了迷宫般栏杆式出入口。

  《福州日报》曾报道,晋安河公园建成后,晋安中路的入口设计一度引起一些市民不满。这个公园在入口设置回形栏杆,由于栏杆过窄,孕妇通过会蹭到肚子,婴儿车也无法进出,出现栏杆屡修屡坏的循环。

  无独有偶,青岛的海泊河公园入口也有类似设计,游人需要穿过S形曲线铁栏才能进入,有人开玩笑说,入口像是一只笼子劈成两半。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