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雪梅2016-10-13

  2016年的中秋已过,但网上仍有人争论:北京赏月哪里好?

  答案各异,可公园却是北京市民赏月的心仪之选。香山公园、景山公园迎来大批游客登高望月;陶然亭、紫竹院、玉渊潭公园,游客泛舟湖上,尽享“烟笼秋水月笼纱”的意境;天坛公园、北海公园、颐和园游客络绎不绝……

  不仅是中秋等节假日,在车水马龙、常住人口超过2000万的北京,公园作为城市水泥森林中的诗意空间,早已成为北京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北京公园总数有1100多个

  如果按照建造时间来划分,北京城市公园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以皇家园林为主,经过改造后向公众开放,如颐和园、圆明园、北海公园等。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新中国成立后由政府投资兴建的“现代城市公园”,如红领巾公园、团结湖公园、紫竹院公园等。

  近年来,以2008年奥运会为契机,北京加快城市中心区集中绿地建设,又推出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菖蒲河公园、皇城根遗址公园等一批建在城市居民密集区和闹市区的公园。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主设计师、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胡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目前是北京市内最大的公园,总面积7平方公里。

  而在此之前,最大的公园是朝阳公园,总面积约3平方公里。在皇家园林里,最大的是以杭州西湖为蓝本的颐和园。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薛晓飞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作为首都,北京公园的系统性还是比较好的,公园建设往往能够结合当地的特点。

  “北京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有很多历史遗迹,像陶然亭公园,把历史和现代都结合得比较好。”薛晓飞说。陶然亭公园是新中国成立后首都北京最早兴建的一座现代园林,公园中心的陶然亭是中国四大名亭之一,清代工部郎中江藻取白居易诗中“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陶然”中“陶然”二字为亭命名,也是公园名称的由来。

  本刊记者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获悉,目前,北京市各类公园总数已达到1100多个,其中注册公园有403个。在北京6个主城区中,区属公园的数量分别是:东城区24家,西城区25家,朝阳区44家,海淀区40家,丰台区24家以及石景山区10家。薛晓飞说,考虑到市民的使用方便性,北京公园在各区分布上比较均匀,布点也比较合理。


  免费开放的公园占87%

  在薛晓飞看来,公园的“公”字,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由政府出钱来维护,二是对普通老百姓免费开放。”从广义上来讲,大到综合性公园,小到街头绿地小广场,室外的公共开放空间都可以理解为“公园”。

  “北京大部分的公园不收门票,像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紫竹院公园,早上6点开门,晚上9点、10点才闭园,行人完全可以自由穿行,不受影响。”胡洁说。

  就公园的免费开放情况,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2006年7月1日,北京市政府决定对12家公园推行免费,包括紫竹院公园、万寿公园等。7年后,东城区的柳荫、青年湖公园也实行免费。

  目前,北京市403个注册公园中,免费开放的公园达到87%。尚未免费的公园中,绝大部分是历史名园。

  据本刊记者了解,此前北京市免费公园大多以带状类和街旁类公园为主。而上述这些从收费变为免费的公园,基本上位于居住区附近,是属于绿地面积较大的城市公园。

  公园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乃大势所趋,公园免费后,更加方便市民休闲娱乐和锻炼游览等。以紫竹院公园为例,其游客量从免费开放前每年200万人次,增加到目前的每年约1000万人次,公园里不仅有晨练的市民,还有了午间、晚上锻炼的市民。

  就收费公园而言,北京执行低票价政策,以10元以下票价为主。如玉渊潭公园,成人票每人2元,学生票价每人1元,月票每人4元。

  此外,北京推出公园年票,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其中,50元、100元面值的公园游览年票适用公园有19家,涵盖了颐和园、天坛、中山公园、北海公园、陶然亭公园等市内主要公园。

  和其他城市一样,对于推出公园年票之外,某些特殊人群也享受相关优惠。比如,残疾人、65周岁以上的本市老年人、现役及退休军人、武警官兵、离休人员游览市属的颐和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等10家公园,可持本人相应证件,免票入园。


  是否需要拆除围墙完全开放

  “作为一名中国的园林设计师,不能完全照搬欧美园林经验,得根据人群使用的需求来做公园设计。”胡洁说。

  在他看来,中国一般是家庭式游园,爷爷奶奶大人小孩,有时候还会推着轮椅,而公园主园路一般5米宽,这样一家人就可以把路占满。“如果想在主园路上健走,基本上走不起来,只能跟着人流慢慢往前走,中间再有穿插、逆行的话,整个道路就会非常混乱、拥堵”。

  因此,在设计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以下简称奥森公园)主园路时,胡洁提出建议:主路7米,再加2米的健走步道,即宽度达到9米,“健走步道可以让跑步健走的人把速度提起来,7米主路上可以散步,也可以慢速走,杵着棍走,推着轮椅走”。

  奥森公园开园后,人流量比预期增加了近一倍。“当时我们预计平时人流量在6万人以下,现在达到10万人以上,也没有觉得堵塞。”胡洁说。

  在胡洁看来,目前城市公园的尺度,首先是不能让私家车进出,公园内的道路不能向城市公共交通开放。

  薛晓飞认为,北京公园对于行人穿行来说,“基本上不成为一个问题”。北京市区内的公园很多建得较早,当时北京市的人口和交通问题不像现在这么突出。随着时间更迭,城市不断发展,道路也在不断变化,比如林业大学北路,以前根本就不存在。

  对于公园是否需要拆除围墙完全开放,薛晓飞认为要根据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刀切。

  据本刊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已有相当一批公园不设围墙,比如明城墙遗址公园、皇城根遗址公园等,有的公园已拆除了墙体,用一排低矮的绿篱取而代之,如古城公园、石景山雕塑公园等。

  胡洁说,像奥森、紫竹院等综合性大型公园尽管不收门票,但是公园的围墙、大门、管理处还是有必要存在,主要的理由之一是保证安全。“皇城根遗址公园没有围墙,完全开放,这和其面积较小有关,加之公园两边就是大马路,晚上非常明亮,没有隐蔽的空间,不存在安全隐患。”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