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琰2016-10-20

  “进神农架景区堵了两个小时,还是原地踏步,被迫返回”,“在山路上被堵了几十公里”,刚刚过去的十一假期,湖北神农架再次迎来巨大的客流。

  2016年7月17日,在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这个在国内早已知名的风景区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同时入选的,还有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

  神农架也成为中国第一个集生物圈自然保护区、世界地质公园及世界自然遗产殊荣于一身的地区。

  为什么神农架能够成为世界遗产?世界遗产的评定标准是什么?中国还有哪些遗产计划申遗?其中又有多少“潜力股”?

  政治化倾向愈发明显

  截至2016年,《世界遗产名录》共收录了1052项世界遗产,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也已达到50个,仅次于意大利,位居世界第二。

  意大利目前已有51处世界遗产。“包括意大利在内的一些老牌欧洲国家,国际社会对其历史文化宗教的熟悉程度很强,因此更容易获得认可。”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的曹永康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中国对申遗的规则、申报文本和整个流程的把握经历了一个学习和经验积累的过程,也慢慢得到了认可。”

  1972年1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第十七次大会上正式通过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1973年,美国最早加入《公约》。

  “当时国际社会对世界遗产并不像现在这么认可,最早加入《公约》的是美国、埃塞俄比亚,而不是‘遗产大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杜晓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杜晓帆曾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保护专家。

  目前,已有192个国家加入《公约》,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得到认可最多的公约。

  “现在申遗相关问题的政治化倾向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杜晓帆说,在申请世界遗产的过程中,有关国家考虑的可能并不只是其文化或历史价值,还需考量更多的因素,比如政治因素,因此一些遗产在某个阶段会被突出强调,有的甚至在短时间内就会进入申遗程序。


  至少符合十条评定标准中的一条

  按照《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规程》规定,要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该遗产必须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OUV),并至少符合十条评定标准之中的一条。

  十条评定标准为:

  Ⅰ表现人类创造力的经典之作;

  Ⅱ在某期间或某种文化圈里对建筑、技术、纪念性艺术、城镇规划、景观设计之发展有巨大影响,促进人类价值的交流;

  Ⅲ呈现有关现存或者已经消失的文化传统、文明的独特或稀有的证据;

  Ⅳ关于呈现人类历史重要阶段的建筑类型,或者建筑及技术的组合,或者景观上的卓越典范;

  Ⅴ代表某一个或数个文化的人类传统聚落或土地使用,可以作为出色的典范,特别是因为难以抗拒的历史潮流而处于消失危机的遗产;

  Ⅵ具有显著普遍价值的事件、活的传统、理念、信仰、艺术及文学作品,有直接或实质的连结(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该标准应最好与其他标准共同使用);

  Ⅶ包含出色的自然美景与美学重要性的自然现象或地区;

  Ⅷ代表生命进化的记录、重要且持续的地质发展过程、具有意义的地形学或地文学特色等的地球历史主要发展阶段的显著例子;

  Ⅸ在陆上、淡水、沿海及海洋生态系统及动植物群的演化与发展上,代表持续进行中的生态学及生物学过程的显著例子;

  Ⅹ拥有最重要及显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态栖息地,包含从保育或科学的角度来看,符合普世价值的濒临绝种动物种。

  每个国家在申报世界遗产时,会根据一定的评判标准,将不同项目的申报文件提交至对应的遗产评审机构。

  2015年,中国土司遗址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其满足了世界遗产标准Ⅱ和Ⅲ,以及真实性、完整性的要求。

  “但并不是说符合评定标准越多,入选的可能性就越大,还是要看特殊价值、稀缺性等。”曹永康说。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件要求,世界遗产的申报需要9个步骤,过程颇为繁琐。

  比如,2016年新入选世界遗产的湖北神农架,它的申遗工作于2013年12月正式启动;2014年9月,通过国家文物局的筛选;2014年11月,通过世界遗产中心预审;2015年8月,通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实地考察评估;2016年5月,世界遗产中心完成评估报告;2016年7月17日,在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从这个过程看,申报程序可谓“过五关”。


  2017年:鼓浪屿和可可西里

  根据世界遗产中心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2月22日,中国共有54个遗产项目被列入“世界遗产预备清单”之中,其中自然遗产14个,文化遗产27个,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13个。

  预备清单中,最早提出申请的是1996年的扬子鳄自然保护区、鄱阳湖自然保护区、桂林漓江风景区、海南东寨港自然保护区等四处;最新进入预备清单的是海上丝绸之路和古泉州(刺桐)史迹遗址。

  本刊记者获悉,已被确定为中国2017年申请加入世界遗产的候选者分别是:厦门鼓浪屿和青海可可西里国家公园。

  “一般都会提前一年多确定接下来要申遗的项目,以便有充足的时间准备申请材料和应对专家的考察评估。”杜晓帆说。

  据他透露,2016年7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已考察过可可西里,鼓浪屿也正等待接受评估。之后,专家会提交评估报告,有的报告会提出建议,比如再补充材料,有的甚至建议不列入名录。


  91项遗产进入“国家预备清单”

  对于中国的遗产项目来说,要想进入“世界遗产预备清单”,首先得进入“中国国家遗产预备清单”。

  具体而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负责组织审核世界自然遗产、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的申报工作,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则由国家文物局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住建部于2013年11月更新了《中国国家自然遗产、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预备名录》,其中自然遗产28处,自然与文化双遗产18处。国家文物局最近一次更新《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是在2012年11月,其中共列入45处文化遗产。

  据此计算,目前列入“中国国家遗产预备清单”的遗产项目至少有91个。而此前世界遗产大会中国代表团成员、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王凤武透露,中国具有“申遗”意愿的项目可能多达200个,根据一个国家每年最多只能申报两个项目且必须有一个为自然遗产的规定,中国完成所有项目的申报至少需要100年。

  2015年,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为首的咨询机构建议,限制缔约国申报数量,每年一个国家只能申报一项,且全球每年申报总数不超过25项。但该建议未能获得大部分缔约国认可,所以目前缔约国每年仍可以申报两项提名地。


  申遗是在还债

  1985年12月12日中国正式加入《公约》,1987年一年就有6个遗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都是耳熟能详的名胜古迹——长城、敦煌莫高窟、北京和沈阳的明清皇宫、秦始皇陵、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泰山。

  杜晓帆介绍,首批世界遗产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媒体和公众的特别关注,直到近几年,尤其是2004年苏州主办了世界遗产大会之后,包括新闻媒体、旅游业、地方政府、公众等各个方面才开始关注世界遗产。“这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人们的生活水平,文化教育程度等多重因素有关。”他说。

  也恰恰是在此后,“投入巨资”“门票涨价”“游客猛增”“保护不力”等质疑声随之而来。

  有媒体报道称,安阳殷墟申遗投入2.3亿元,广东开平碉楼花了1.36亿元,五台山光景区整治搬迁等费用就花了8亿元。到了2010年,“中国丹霞”申遗价码一路升高,共花了十几个亿。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7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