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购房欺诈后,彭宏陵和美国的房地产公司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司法较量。这一较量将在2016年底进行终审判决。

  回顾这一案件的过程,彭宏陵感慨颇多。作为“司法模范生”的美国,其司法运转体系并非无懈可击。甚至,其中还有颇多让彭宏陵觉得不合理之处。

  随着华人群体在美国日益增长,越来越多的华人将来难免与美国司法体系打交道。彭宏陵的经历,可能再次上演。

  耗费颇巨

  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彭宏陵,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系毕业后曾移民日本经商,后在香港创立“宏马国际”公司,几经周转后决定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2007年,退休后的彭宏陵通过寇德维尔银行家不动产公司(Coldwell Banker,以下称寇德维尔)的经纪人在洛杉矶马里布找到一座占地5.1亩的托斯卡纳风格豪宅,并以1225万美元买下。

  入住后,他却发现实际居住面积竟然比地产经纪人承诺的少了三分之一。“在卖方经纪人提供的资料中,这座房产的面积达1.5万平方尺,但我实际测量后,发现只有9434平方尺。”彭宏陵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彭宏陵一怒之下将卖方经纪人及其所属的地产公司告上法庭。最终,加州法庭判处寇德维尔因“未保护(买方)代理人合法利益”败诉。

  寇德维尔不服原判随即向州法院提起上讼。谁曾想,这场纠纷将彭宏陵拖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七年抗战”,噩梦也随之而来。

  彭宏陵告诉本刊记者,寇德维尔是美国最大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其与客户之间曾发生过很多类似的案例,但都因客户方无力承担官司而不了了之。

  在美国打官司是一件耗费颇巨的事。

  最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控辩双方围绕着被告是否有罪问题进行了长达一年零四个月的漫长交锋。为审理此案,洛杉矶地方政府耗资900万美元;法庭证词长达5万页;证人出庭126人次;出具证据1115件;采访此案的记者超过1000人。此案因此被称为“世纪审判”。

  在彭宏陵和寇德维尔展开司法较量的同时,定居美国的华人方鲲鹏也遭遇了一场官司,他将在美国打官司的所有细节付梓成册《美国打官司实录》(2010年出版)。一个在他看来相当简单的离婚案件,历时5年、经历了三个级别的法院审理。

  陪审团可靠么

  实际上,在州法庭作出判决前,出乎他意料的是,彭宏陵在地方法庭遭遇了一场戏剧性的败诉。

  他告诉本刊记者:“我前后咨询了7名优秀的律师,没有一个人认为我会输掉这场官司。”

  原中国执业律师、现加州房地产经纪人孙景伟(Justin Sun)认为,关于经纪人是否需要对房屋交易过程中的不实描述负责问题,加州形成的是严格责任原则,即经纪人有义务提醒委托人房屋可能会存在潜在的问题,并且经纪人有严格的责任去检查、检验房屋。

  然而,现实是,最终陪审团审议结果为9:3,支持彭宏陵的为少数,彭败诉。

  这引起了彭宏陵对陪审团制度的质疑。

  美国奉行“陪审团制度”,在此制度下,法官只是指导程序,不作决定,相当一部分案件由法官指引、陪审员投票裁决。美国宪法为陪审团审判提供了保障,“一切罪行,除弹劾案外,应以陪审团审判之”。

  同样是辛普森杀妻案,控辩双方对于陪审团成员的甄选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争论,最终确定了12人名单,其中8人为黑人,2人为中南美裔人,1人为印第安人,纯粹的白人只有1人,而且是年仅22岁的年轻女性。

  有专业人士认为,12人中8人为女性、4人为男性,文化层次、职业大多为未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职员和工人。而这一陪审团的构成,显然比较符合辩方的理想,很多人甚至觉得,在陪审团就座的那天,辛普森就已经赢得了官司。

  多米尼克·邓恩在其《陪审团睡了——美国当代名案审判纪实》中这样评价辛普森杀妻案中的陪审团:在本案中,检方认为黑人女性会同情尼科尔(辛普森案被害女性),控方的“性别牌”显然输给了辩方的“种族牌”。

  法官是否缺乏监督

  除了陪审团,法官的角色同样值得注意。

  彭宏陵认为,他的败诉正是源于法官的错误引导。

  “法官的因素非常关键。”彭宏陵说,“正是因为法官给了陪审团一个错误的指引,说我应该告我的代理,而非卖方代理,尽管他们是同一家中介。”

  后来,他从非公开渠道了解到,当时的法官马上就要退休了。

  在美国有个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在法官岗位上年薪30万美元,而退休后在调解员的位置上可以拿到50万~60万美元的收入。

  “这些退休法官靠谁来给他生意呢?当然是类似寇德维尔一样的大公司。”他说。

  高级法官何帆在《美国法院如何配置“员额”外法官》一文中提到,根据美国宪法,联邦法官只要品行端正即可终身任职。对待退休法官,除了设立资深法官席位承担部分审判工作,还可以协助地区法官处理案件,进行协调工作。

  在彭宏陵看来,这也恰恰是美国法治的软肋。“美国的法官一样会腐败和犯错,那如何对法官进行监督?大多数律师认为,法官的监督机制(如司法惩戒委员会、弹劾制度等)大多流于形式,且几乎寥于使用。”

  方鲲鹏曾专门研究过美国的法官监督机制。在他看来,美国司法的潜规则很隐晦。他在书中写道,“美国崇尚法官独立办案,外界不得过问,而法院内部大部分的作业方式又不对外公布,于是司法系统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权力系统。”

  美国的司法系统如何处理投诉法官的事件?方鲲鹏查阅《司法行为和胜任能力1980年法案的执行报告》后发现,绝大多数的投诉是关于法官偏见和滥用司法权,但几乎所有的投诉案都被巡回法院的首席法官撤销了。“几乎所有的投诉案连走过场的调查也没有进行就撤销了。”

  市场震荡的压力

  进入司法程序至今,彭宏陵和寇德维尔的官司已历时7年,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目前,败诉的寇德维尔依然在寻找继续上诉的途径,要求加州最高法院驳回判决,案件将于2016年底进行终审判决。

  这意味着,耗资和耗时甚巨的司法较量还要继续。

  本刊记者邮件采访了寇德维尔公司,求证彭宏陵所控诉的详细细节,截至发稿时间仍未得到回复。

  这一案件得到了诸多媒体的关注,彭博社、《世界日报》、《纽约时报》、美国ABC广播公司均予以报道。

  美国彭博社关于此官司的报道中指出,此类并不很严重的豪宅问题已成为行业的潜在噩梦,这项裁决与行业现行的实际操作相差甚远。但如果原判仍成立,恐怕不会再有中介愿出任“双重代理”。

  而在孙景伟看来,一旦原判成立,“双重代理”的中介可能会被迫披露更多客户的保密交易信息,或终止许多正要完成的买卖交易。

  但据其助手邬锡坚介绍,未来的案件会更加艰难。如果彭宏陵的案件最终获胜,加州的公共政策就将重新改写,整个房地产业会引发震荡,至少有10万人面临失业。这或许也会成为法官的压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